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18 11:02 编辑:珠沙华 指数: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5-29 10:06

字数: 435,253

状态: 已完结 21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简介:因为欠下恩情,所以她处处忍让,但总有忍无可忍之时,他,注定是携手相依之人,且看在这浮沉中,她如何攻破男神心房……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预览

第一章是啊,她林浩菲是没有心,有的只是这副行尸走肉般的躯壳!

她,这一辈子,跟陆铭只能是无缘无份。

高傲而冷漠的仰着头颅,犹如一只孔雀般从男人的面前经过,决绝的态度没有一刻的迟疑。

林浩菲的离开让陆铭的怒气达到了顶点,带着阴森的气息来到柳潇的面前,黑沉着一张脸,质问道:“林浩菲的事情是你让人做的?”

除了她,他真的想不到是谁会这么大胆,在这个宴会上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

“什么?”

柳潇心虚的避开男人直入灵魂深处的目光,装傻充愣的想要蒙混过关,心中对林浩菲的做法很是不耻。

看见柳潇的心虚,陆铭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主凶是谁,紧绷的下颚让他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半晌,紧抿的薄唇溢出一句冰冷到极点的话来,“不要在我面前故弄玄虚,你若是不承认,那我也没有必要再给你父亲留情面,直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别……是我叫人做的,可也只是小事一件,又没有对林浩菲造成什么伤害,至于叫警察来吗?”柳潇眉头紧皱,脸上满是不满,对陆铭的态度感到十分的不高兴。

“小事?”

语气微微上挑,任谁都看得出此时的陆铭已经在震怒边缘中徘徊了,若是哪个不长眼的上前惹恼他,会被虐得连渣都不剩。

陆铭对林浩菲在乎的态度让柳潇很嫉妒,都说嫉妒会使人面目全非,柳潇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连最基本的判断都失去了,龇牙咧嘴的喊着,“不是小事是什么?她算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宝贝,况且你别忘了,此时的你已经是订婚了,难道还要去管别的女人的事吗?”

话音落地,温度瞬间下降,男人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英俊的脸颊阴翳一片,“看来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刚想转身离开,手臂就被一只柔嫩的小手给拉住了,脸色阴沉,刚想甩开,身边响起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柳小姐上了这么多年的名校,难道名师没有教过你东西是不可以形容人的吗?又或许柳小姐其实就是一个东西。”

原本她是不想出面掺和这些事情的,忍一时风平浪静,况且陆铭在场,她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和他有什么牵连了,可她若是不出面,指不定会让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她的名声不但会因此而受损,还会被人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待,只因大家都知道,陆铭和许娇已经订婚了,若是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出来,会对许娇造成不好的影响。

柳潇脸色顿时难堪一片,眸光凶狠的瞪着林浩菲,“我不过就是一时口快,林小姐还死死咬住不放是几个意思?难道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吗?”

“她为什么要有,更何况要看是对什么人!”心中虽然是对林浩菲刚才冷漠的举动感到生气,但到底还是有感情的,一看到她被人欺负,就会忍不住替她遮挡住伤害。

男人护犊的行为让柳潇很妒忌,双手攥紧搅动着,咬着粉唇,死死的盯着林浩菲,像是要把她戳出一个个洞口来似的。

“躲在男人身后算什么意思,你有种就跟我来单挑。”

给林浩菲下了战书,就是想要好好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柳小姐在这般无理取闹,你父亲那边我也不必留什么情面了。”这已经是他陆铭最后的底线了,若是柳潇还不就此助手,那么抱歉,他会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的,到时就别说什么没有绅士风度,这些虚的东西,在心爱的女人被人欺负面前,什么都不值得一提。

“你……”

柳潇被陆铭的话给吓到了,咬着唇不甘心的跺了跺脚,愤恨的离开。

从始至终被陆铭保护在羽翼下的林浩菲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愧疚,这一份情,对她来说,是没有办法去应承和回应的。

因为许家对她的恩情让她左右为难,也让她十分之煎熬,在爱情和恩情面前,似乎都无法做出选择,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会让自己后悔莫及的。

“今天谢谢你了。”

林浩菲垂眸掩饰掉眼中的情绪,头顶上的灼热的视线让她压力倍增,心脏不安分的狂跳着。

“一定要这么生疏?”

陆铭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对自己百般防备和疏离,明明他们已经是有过肌肤之亲了,跟那些亲密关系的情侣一样相处不好吗?

而且自己也给过她做决定的机会和权利,如果她不想自己跟许娇订婚,那他会立刻马上宣布退婚的,如今订婚已过去好几天,她都不曾开口提起过这件事来,那无所谓的态度让他觉得她对自己十分的不在意。

他也承认,在宣布订婚的时候也是带了赌气的成分,就是想让她收回要求,让自己不娶许娇。

“陆铭,我们之间还是生疏点比较好,我只想过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想别人过多的关注。”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想要活成的样子,经历过生死的人,总会格外的看得开,若是没有许父当初挺身而出救了她,现在的她早就在泥土地下挣扎了。

许家就是她和弟弟的再生父母,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在她和弟弟陷入困境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将他们从泥泞当中拉了起来,这份恩情是这一辈子都无法偿还的,更何况是爱情这种飘渺的东西。

她这一辈子最为愧疚的人就是许父,因为他救了自己却失去了生命,这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只恨自己当初的无能为力,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让许家的每一个人都快乐幸福的生活着,这是她要做的,也是该做的。

陆铭,对于自己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沉默半晌,男人的情绪似乎已经平复下来,他转身没有再去看她一眼,毫不留情的离开。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林浩菲的情绪再也绷不住了,眸中凝聚着泪水,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滴落在脸颊上,她咬着嘴唇,强迫着自己开心起来,在心里安慰着:这样也好,他们总归不是一路人。 第二章宴会结束之后,陆铭似乎已经接受了林浩菲的请求,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不带任何情绪的处理着工作,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让人感觉昔日的总裁已经回归。

一个重要的JK项目招标会,公司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每个人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完成上级所给的任务。

陆铭和林浩菲的关系进入了僵点,两人虽是同在一个办公室,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会互动之外,其余都如陌生一般冷漠。

其实林浩菲同陆铭一样,表面上装作无所谓,内心中犹如小猫挠抓一样的难受,一个是拉不下脸面,一个是不想多生事端,就这样,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借着出差的机会,陆铭有了借口可以带林浩菲一起去F市谈判,希望可以以此来缓解僵硬的关系。

林浩菲脸色纠结的看着低着头认真批阅文件的男人,咬着嘴唇,双手搅动着,半晌,才开口道:“那个,去F市能不能换成别人?”

虽知道自己所说的话有点儿超越了职位所拥有的权利,但她还是想要去争取,跟这个男人单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还说不一定。

话音落地,男人的手顿住,垂下的长睫投下了一片阴影,让人摸不透情绪。

“理由?”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传递出了男人冷漠的情绪,他没有抬头,却让人莫名感受了巨大的压力。

“我……”林浩菲说不出自己拒绝此次去F市的理由,难道要自己说,就是因为他,她才不想去的吗?

她敢肯定,如果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男人会当场震怒的,她不想看见这样的场面。

“既然没有理由,那就执行命令,我不喜欢说两遍。”

林浩菲紧抿粉唇,看着男人不悦的脸色和语气,知道若是在说下去,会闹得尴尬收场,只好默默的退了下去。

很快来到了去F市的日子,就算林浩菲百般不愿,也得遵守上级所给的命令,跟着陆铭一起搭上了飞机。

坐在头等舱,林浩菲看着豪华的配置以及空乘人员的热情,再一次感到了有钱人的奢侈生活,从这里去F市,左右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是这几小时,可是花了几万块钱的大洋,这钱相当于是她两个月的工资了。

“这位小姐,请问您是需要什么饮料?”打扮得当的空姐,笑意盈盈的站在林浩菲面前,询问着她。

“给我一杯温开水就可以了,谢谢。”朝着空姐展露一笑,客气而礼貌的回答着她的话,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空姐微笑了下,随后转头看向陆铭,得体的笑意带着娇羞,双手交叠放在腹部前,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前后的态度一经对比,就能看出差别来,林浩菲侧头看了一眼空姐和陆铭,眸子微闪,心中只觉得有些好笑,却也没有说什么。

谁让她只是一个小职员呢?要是她跟陆铭一样,那不用她多说什么,这些带有色眼光的人也会来到她面前恭敬着。

拿起了旁边配置的蒸汽眼罩,遮挡住视线,干脆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一杯温开水。”冷沉的话响起,落在了林浩菲的耳中,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弧度,心中的那一点郁闷也消失殆尽。

有人欢喜有人忧,空姐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心中忍不住有些怀疑陆铭是不是男人来的,怎么对她这种美女的讨好而无动于衷。

怀疑的同时也恼怒于陆铭没有给她留下一点情面,这是她第一次拉下脸面,用讨好的话来跟一个乘客说,原以为这个男人会和其他男人一样,对她笑脸相迎,哪知……

碍于自己空姐的身份以及职业修养,只能重新扯着一抹笑意,恭敬的退了下去。

空姐退下,机舱内一片寂静,只剩下交织在空中的呼吸声,气氛瞬间变得暧昧不已。

陆铭转头看着已经睡着过去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冷沉的脸色也逐渐好转。

飞机很快降落到F市,下了飞机,立马就有八个保镖和两个身穿西装外套的绅士男迎面而来,脸上无不带着恭敬的神情。

两个男人大老远的就伸出双手,嘴角咧开了讨好的弧度,“陆总,辛苦了,这边已为你准备好了下榻和用餐的地方,您请跟我来。”

说话期间,陆铭裤兜里的手不曾移开过,那两双僵在半空中的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进退两难。

气氛有些微妙,站在男人身旁的林浩菲眼尖的察觉到了陆铭的不屑,为了落人口舌,上前一步,伸出手握住了两双无处安放的手,歉意的说着:“抱歉,陆总手前些日子受伤了。”

一个解释让气氛不至于那么尴尬起来,两人互看了一眼,都是聪明人,知道林浩菲是在给他们台阶下,以至于让他们的脸面不那么的难看。

“哦?严不严重,要不要去这边的医院看一下?”顺着林浩菲的台阶下,两人满是担忧的看着陆铭插在裤兜里的手,那一副着急的模样,让人以为是他们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大问题,陆总有些儿累了,不知您们可否带下路?”林浩菲的声音带着台湾那边的腔调,软软糯糯的,让人感到没有什么攻击力。

陆铭此时阴沉着一张脸,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林浩菲的两只手,心中恨不得把对面那两只王八羔子的手给砍掉,那双手,除了他以外的男人,都不许碰。

话落,两人偷偷的瞥了一眼沉着脸的陆铭,心中叫苦连迭,暗骂自己的领导给他们吩咐这等苦差事。

“这边走,这边走。”两人点头哈腰的伸出手在前面引路,一行人顺利的坐上了商务车,车子平稳而快速的来到了落塌地点。

车停在车库里,行李早就被保镖给送到了酒店上去,而林浩菲以及陆铭两人则是在两人的引路下,乘电梯来到了相对应的房间。

看着两人站在一间房间门外,拿着张房卡在滴着门锁,林浩菲有些儿反应不过来,对着他们说道:“请问只有一间房间吗?”

两人疑惑的看了林浩菲一眼,对她的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往都是一间房间的。” 第三章以往出差来到这边,都是陆铭一个人来的,所以他们准备的都是一间房间,这一次没有提前说还多一个人,导致他们以为就只有陆铭一人。

“麻烦你带陆总到房间里,我去前台看看还有没有房。”说完,人就匆匆忙忙的朝着电梯而去。

陆铭看着那道身影在拐个弯就不见了,眸色瞬间冷沉下来,“马上立刻把这里的房间都给包下。”

“啊?”

两人有点儿懵逼,微睁圆着眼睛看着突然之间脸色阴沉的男人,此时恨不得插上翅膀逃离现场。

“嗯?”阴森的语气微微上挑,像是森林中的猎豹,用着睥睨天下的眼神来俯瞰众人。

谁也不敢怀疑这个男人没有这个本事!

“好的好的。”两人中总算有一个没有那么的愚笨,反应过来后,手脚麻利的从裤兜中掏出手机,一个电话过去,向前台表明了身份,随即包下了酒店所有空闲的房间。

做好一切,讨好的朝着陆铭笑了笑,打开门禁卡,伸手请他进去,“陆总,已经包下了剩余的酒店,舟车劳顿,您先请进去休息。”

陆铭看了他一眼,脸色也稍微有儿好转,在他们的迎接下进入到了总统房中。

门关上的那一刻,门外的两人如负释重,伸手揩去了额上的冷汗,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轻松的深情。

“沈哥,那位爷到底是做什么生气,明明前一刻脸色还没有什么变化,怎地下一刻就变得这般恐怖?”一个较为年轻的男人手肘捅了一下旁边儿还在呆愣着的沈哥,脸上满是不解。

沈哥睁大着眼睛把他拉到了一旁,不放心的往那扇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随后转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说道:“小林啊小林,不知说你傻还是笨,那位爷明显就是因为那姑娘要去重新让前台开多一间房间才生气的,要不然怎么在她走没十秒的时间,情绪就来了?”

小林闻言,觉得十分在理的点了点头,“你这一说还真的是,确实是在那个秘书走了之后才生气的,她在的时候也不见他的脸色那么难看。”

看来,他们要讨好的目标得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单啃陆铭这一块硬骨头,都不知道要啃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说话间,电梯来到了相应的楼层,两人也不约而同的在开门时停住了话题,安静的等待着电梯门的打开。

林浩菲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听到有人叫她,她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见到来人,眸中泛着光亮,着急上前一步,问道:“冒昧打扰一下,不知这附近除了这家酒店还有其他的酒店吗?”

人生地不熟的,在这里也不方便出去找酒店,就算找到酒店,也不知道是否安全,这对林浩菲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世纪难题。

“有……”

“没有,这里附近的酒店都是不安全的,这家酒店是这附近酒店中最为安全的,不知您还有什么疑惑?”沈哥打断了小林的话,心中暗骂他的迟钝,明明前一刻还在说陆总他们之间的事情,转眼间就忘得一干二净。

两人的话总让林浩菲感到怪异,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耷拉着肩膀,沉重的叹了一声哀叹声,嘴里嘀咕着:“没事没事,当成木头就好了。”

“今天真的是劳烦你们了,真的很感谢。”嘀咕完也不忘了客气两句,在这外面,秘书的行为举止都跟公司所挂钩,一个职员的好坏和礼貌都能看出公司的风气是什么样的,她深知这一点。

沈哥和小林职业笑的回以林浩菲,让开了一条道,可以让她过去,等到林浩菲离开,两人乘坐电梯离开了。

胆战心惊的来到总统套房门前,虽然一遍一遍的跟自己说,把陆铭当成木头人就好了,可心中的害怕紧张还是没来由得升起。

经过之前一系列的事情,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跟他保持适当距离的话,那他们之间会做出逾越的事情。

陆铭已经跟许娇订婚了,而自己是寄养在许家的人,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存在,若是自己跟他在发生什么,那她就是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

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更何况是人这种有思想的动物,怎么可能会当破坏人家庭的第三者呢?

抬手按响了门铃,双手不安的拉扯着衣服,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着的,就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放轻。

此刻的林浩菲心中无比的期望这扇门不开,这样自己就可以有借口去到别的酒店落塌,就算是不安全,她也认了。

咔擦。

门的声音应声而开,男人打开了房门之后,看都不看站在门口的林浩菲一眼,转身往宽敞华丽的客厅走去。

看着男人的背影,她眸中满是复杂的情绪,一方面又是在为男人的决绝而感到落寞,一方面又在庆幸着他能这么做,两种复杂的情感在撕扯着她的内心,没有人知道,把自己喜欢的男人拱手让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低垂着头颅来到客厅,看着男人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发梢上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低落在脖颈上,水珠顺着修长的脖颈一路来到宽阔的胸膛上,如同爱人的手,轻轻的撩拨着,她不由得看痴了眼。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眸子微动,攥着报纸的手不由得收紧,捏出了一条条皱痕,紧绷的下颚让他的侧脸更加的迷人。

“好看吗?”沙哑富有磁性的嗓音溢出,那一张一合的薄唇,像是有着极致的魅力,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品尝一番。

许是他的声音带着蛊惑,竟让呆愣着的林浩菲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她点了点头,“好看。”

话音落地,她惊觉自己说出的言语,脸霎时间爆红,捂着脸颊逃也一般的冲进了就近的卧室,门随之也关上。

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多日来的郁气随之消散,陆铭的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意味深长的看着那紧闭的房门,他记得,那房间可是他现在住的卧室,这算是在无言的邀请他么?

林浩菲站在门后,捂着蹦蹦直跳的心脏,脸上满是懊恼,懊恼自己的大意,就这么的被男人给套出了心里话,糗死了! 第四章半晌,她这才看到房间里的装饰以及搁置的行李,瞪大着眼睛,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抬手惩罚性的揪了揪自己的脸颊,嘴里暗骂着自己:让你不长记性,让你多嘴,让你毫无防备。

直到脸颊揪红了一片,她才肯罢休,深吸一口气,抱着死就死的心态,伸手颤巍巍的拧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口不见陆铭,心中的紧张感消散了些,小碎步来到客厅,看见男人神色不明的坐着看报纸,长睫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猜不透情绪。

“那个......酒店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我问了沈哥他们,说是这里附近的酒店都不安全,我跟你住一间套房的话又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想我还是出去外面找酒店落塌。”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要搬出去住的,要不然跟陆铭在一起住,两人虽是没发生什么,可让有心人看见传播出去,到时说都说不清。

“你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男人从报纸上抬起头来,深邃的眸子扫视了一遍林浩菲的全身,薄唇蹦出了让人咬牙切齿的话来。

这是被嫌弃了?

林浩菲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铭,从男人的脸上她看出了嫌弃的神情,这对身为女人的她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耻辱,就好比,你是一个女人,却没有女人的象征。

“是吗?刚好我也对你不感兴趣。”气疯了的她口不择言的说出了违心的话来,说完,立马就后悔了自己的冲动。

丢下这句话,林浩菲强撑着巨大的压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关上门后,她的脚开始打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床边,手扶着床躺了下去。

夜晚来临,月亮高挂。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林浩菲是被食物的香气给诱惑醒的,烦躁的从床上爬起,伸手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耷拉着头颅,无精打采的。

叩叩叩。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林浩菲掀开了被子,赤足来到了房门后,开门探出一颗毛茸茸的头颅,警惕的看着外面的男人,小声道:“怎么了?”

陆铭看着女人探出的头颅,只觉得十分的可爱,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整天跟只猪似的,吃了睡,睡了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我老板。”

嫌弃的语气砸落在林浩菲的耳中,一下子勾起了她的怒气,两眼冒火的瞪着男人,龇牙咧嘴道:“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叫嚣的模样让陆铭感到十分好笑,此时的林浩菲跟之前那个什么事情都逃避的样子大有不同,似乎这样的她更加的有生气。

“还不出来吃饭,等着我抱你吗?”陆铭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跟林浩菲计较,丢下话高冷的离开。

男人的话噎得林浩菲反驳不了,偷偷的瞪了他一眼,随后进入房间穿了一件外套出来。

来到餐厅,还没有见到美食就已经闻到了美食的香气,胃蠢蠢欲动,咕噜咕噜的闹腾着要上前去品尝,声音之大,落入了他人的耳中。

陆铭意味深长的看了林浩菲肚子一眼,眸子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一顿晚餐,两个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却格外的温馨。

翌日,清晨。

闹钟响起,林浩菲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洗漱完,穿了一身职业套装出了卧室。

来到厨房,从冰箱中拿出了简单的食材,冷藏的青菜以及面条,煮沸水,下面条下青菜,打了一杯豆浆,早餐很快做好。

看着餐桌上的早餐,林浩菲的眸子闪过一抹满意,伸手绕到身后解开围裙,搁置在一旁,来到沙发上落座,给自己倒了一杯温开水饮用起来。

开门声响起,林浩菲不由得紧绷着身子,脸上的神情开始有点儿僵硬,手中的水杯下意识的攥紧。

男人走到餐厅,看见桌上摆放的早餐,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心中犹如灌了蜜一般甜蜜。

其实他要的真不多,就只是希望她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不再逃避,她一逃避,就会让他感到十分的难受,若是她能够正视自己内心所想要的是什么,那他也不会在继续纠缠下去。

“你醒了?”

餐厅中尴尬的气氛让林浩菲坐立不安,她抬眸对着陆铭扯着一抹僵硬的笑容,眼睛无处安放。

“嗯,你做的?”陆铭看了她一眼,而后转头看向桌上的早餐,微抬着下颚,询问桌上的早餐是谁做的,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早餐是谁做的,他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跟她说话的机会。

“对,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看见冰箱里的食材,所幸做了面条,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现在可以出去外面帮你买点早餐。”说着,她蹴鞠放下水杯,从沙发上起身,拿起了一旁的外套,一副‘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立刻马上就出门’的模样,让陆铭有些忍俊不禁。

陆铭来到餐桌上落座,拿起了桌上打好的豆浆轻抿了一口,“挺好的,不用出去买了。”

听到男人的回答,林浩菲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她放下外套,小碎步来到离男人一米处落座,拿起了桌上的筷子,小口小口的吃起了面条。

早餐吃完,两人收拾完毕出门去跟谈项目,这个项目对他们现在的公司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若是赢得下来,那对公司以后的发展会越来越好,反之,若是得不到,公司可能会如温水一般,淡然无味。

在商场上,很多事情都是残酷的,若是你放慢脚步,停滞不前的话,分分钟会被人碾压在脚下,只有努力的去追求更好的,你才有可能站在顶端去俯视众人。

两人搭着电梯来到了酒店的前台,沈哥和小林早就一旁儿等候多时,休息了一晚后,精神也饱满起来,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陆总,林秘书,早上好。”沈哥毕竟是老油条,眸子在陆总和林秘书之间扫视了几眼,而后上前关心着问候着,“昨晚可睡得好?”

“挺好的,多亏了沈哥和林哥,这才能在下飞机后睡一个舒适的觉。”林浩菲跟沈哥客套着,脸上一直带着微笑。

沈哥笑着点了点头,而后又想到什么,对着陆铭还有林浩菲道:“对了,不知陆总还有林秘书吃早餐了没有?”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预览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攻心72计:男神超给力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