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位面法师小说、位面法师小说无广告

2020-10-18 11:08 编辑:念伊人 指数: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小说、位面法师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6 14:57

字数: 1,100,469

状态: 已完结 35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位面法师小说简介: 英雄联盟的光头法师雷兹,在使用空间传送卷轴时意外传送到了地球,他如何利用两个世界不同的知识和产物?

在地球他朋友们眼中的神奇人物。而回到魔法世界他建立起无人可以撼动的帝国,如何使帝国人民安居乐业?

.....

拭目以待!

位面法师小说预览

第一章雷兹的常识不够用,却不代表他学的不快,甚至当他会用拼音输入法的时候,准确率比身旁的刘梅还要高得多,快不起来只是因为不熟练而已,要知道他可是靠法术把字典硬背下来的人呢。才过了一会儿的时间,雷兹就学会了打字,并且逐渐熟悉着电脑上的种种功能。当然这一切都是刘梅与雷兹做了一个“交易”的结果,就在半小时之前……

“你怎么这么烦人呀,我还要玩游戏哪~你说怎么赔我吧。”因为对方是帅哥,所以刘梅的抱怨听起来像是在撒娇。

雷兹从脑子里扯出了一句话:“我请你吃饭。”

刘梅眼睛一亮,带着笑意的嘴唇一撇道:“吃饭呀……那你先请我上网!你请我上网,我就教你怎么上网,吃饭的话再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可以。”

“那你去收银台给我的机子加钱吧。”

雷兹把这个当成一场交易,给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机子上加了10块钱网费当作酬劳,然后刘梅就喜滋滋地开始教雷兹上网了。雷兹学得快,用不了多久就掌握了基本的操作,并且迫不及待地开始在百度上搜索魔术视频,一个个点起来看。刘梅教完之后就专心玩游戏了,偶尔扭头一看发现雷兹在看视频,也没有多关注,心里还在等这个帅哥啥时候请自己吃饭呢。

在网络上,魔术师刘谦的视频量最多,点击也是最多的,雷兹一个个点起来看的时候确实觉得对方的骗术很高超,主要是利用障眼法来欺骗视线,但也有其他的一些方法和技巧,不过和自己的魔法差别还是很大的。接着雷兹又搜到了一些国外的魔术视频,用剑刺进箱子里人的身体,箱子打开后发现根本没事;把人的脑袋装在箱子里和身体分开又放回去,用锯子把人的半身切开再合起来,雷兹差点以为那是死灵法术,但显然又是某种障眼法,不过这种障眼法实在太惊人了,以至于后面雷兹又看到本来空空的箱子里用布一盖就跳出来一个人时都没那么惊讶了。

雷兹在看视频的时候除了观察魔术师的表演动作和言语艺术之外,还特意观察了观众们的反应,确实和卓雷想象的一样,那些观看者明明知道魔术不是真的,却依旧对魔术的神奇非常热捧,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雷兹对这样的反应有所了解之后,也知道了自己如果用魔法的方式来诠释魔术,或许那些观众们并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雷兹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卖力气过日子,更不可能用魔法随随便便为了掠夺而进行杀戮,因此运用自己的特长来挣钱就是雷兹的打算。他有别于这个世界人们的能力无疑是魔法,如果以魔法来模仿这个世界的魔术,将是一个还不错的职业途径。在看了魔术视频之后,雷兹决定模仿这个世界上已有的魔术套路,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发现他这个是独一无二的魔法伪装魔术。

雷兹在心里并没有魔法比魔术高明的想法,反而对于这个世界的“科学”力量如此发达颇感敬畏。在魔法世界里也有“科学”,这是无疑的,因为科学的定义包含了太多东西,在他的世界里,不会用魔法的凡人也是必须借助“科学”来更好地生活,就算是魔法师们也不是事事都可以用魔法解决,魔法填饱不了肚子。

当务之急就是从这么多的魔术视频中找出简单而且可以用魔法来模仿的那些,雷兹一刻不停地观看着视频,几乎忘记了时间,而在他身旁坐着的刘梅则开始感觉到肚子饿了,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不知不觉已经在网吧待了一整天,除了中午吃了随身带的零食之外,就只喝水了,而现在手上连瓶水都没有。

刘梅还只是个学生,贪玩并且囊中羞涩,每个礼拜的零花钱只能支持她抽时间上个网,要是多玩玩就只有把生活费拿出来了,肚子饿了就四处蹭蹭饭吃省钱。今天刘梅能玩这么久还要感谢雷兹赞助她的十块钱,现在上够了网,她又盘算起吃饭的事情来了。对于把蹭饭当本事的刘梅来说,怎么蹭到饭地心理建设早就都做好了。

“肚子好饿啊,你吃晚饭吗?”

“哦。”雷兹用鼠标暂停了视频,看了看时间,发现确实已经到了一天中第三餐的时间了。又看了眼身边的这个女人,他觉得自己可以用这个女人的反应验证自己魔法模拟魔术的效果到底如何还有合不合适,因此:“你要吃晚饭吗?”

刘梅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就是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雷兹看,等着男方显露他们的“大方”,然后她就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对方请客的“要求”了。正好雷兹也要反过来利用一下她,所以见她不开口,就再次说道:“那我请你吃饭吧。”

刘梅心里顿时松了下来,但是脸上还是摆出了一个思索的姿势,然后掩饰一般地说:“就只有吃饭而已哦,不许有别的。”雷兹还真不知道别的是什么。

刘梅:“叫餐过来吃还是出去吃?”

雷兹看了看周围:“这里除了上网也兼营餐馆吗?”

刘梅想想也是,这个帅哥刚来网吧时连机都不会开呢,更别说在网吧里叫餐吃了,反正她今天也上网上够了,坐到餐桌前面好好吃一顿好了。因此在两个人结账下机,在刘梅的建议下朝一家中档的餐馆走去,在她想来两个人吃个四五十块的地方很合适。

这还是雷兹第一次上餐馆吃饭,之前在沙县小吃里啃的两个茶叶蛋和一碗扁食汤根本不算正式吃饭,然后接下来三餐都是泡面的生活嘛更算不上吃饭了,因此他对点菜什么的完全就是一片空白,干脆全丢给对面的女人了,倒是让刘梅喜滋滋的,觉得他有“绅士风度”。

刘梅点得很快,三菜一汤两碗饭,还问了下雷兹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见他摇头后就对服务员说:“就这样吧,对了,我不喝酒的啊,你要叫的话只能你自己喝了。”

法师都是忌酒的,虽然不是严格到滴酒不沾,但只有听说过酗酒的士兵甚至将军,但没听说过有酗酒的法师,太多酒绝对能废掉一个施法职业者。

“喂,你还没问我叫什么名字呢~”

说实话,刘梅长得不差,当然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好姿色,不过像现在这样打扮打扮,街上一半男人的视线都会往她身上飘过去,刚才进店里的时候好几桌等饭菜的男客就直接盯着刘梅足有七八秒。因此她对于这个帅哥一路上不问自己名字感到有些奇怪,都请自己吃饭了,连名字都还没有交换,不是很奇怪吗?一路上刘梅没有主动提起就是在等雷兹先开口,一直等到菜都点完了还是没动静,刘梅只能怪对方太有耐性,自己先打破这个僵局。

其实雷兹哪里是不想提,分明是不知道该不该提,现在他给自己的行动准则就是多看少说,他怕自己贸贸然询问对方或许就触到了某些他所不知道的常识,让对方觉得他很怪,而雷兹现在最不想的就是有人觉得他与周围格格不入。

“哦,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梅啦,你咧,不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李雷。”

“李哥~然后咧,你是做什么的啊?”刘梅一边问着,一边拿起桌上的茶壶,给雷兹和自己倒了杯茶。

雷兹盯着刘梅手上的茶杯,点点头有点没底气地说:“嗯,魔术师。”

“嗯?什么?”

“就是,魔术师,变魔术的?”

刘梅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哦~怪不得看你一下午都在看魔术视频啊。”心里却想原来是个卖艺的,不过看他这么年轻又长的比刘谦帅气得多,人也高高大大的,不知道变魔术的技术怎么样:“那你能现在给我表演一个吗?”带着一脸期待的表情。

雷兹的心里也暗暗点头,果然自己观察的没错,这个世界的人们对魔术这样把骗术当职业的技巧都比较热衷,而且对魔术师都比较追捧,自己只是透露了一点点,对方就非常想看魔术,看起来自己选择当魔术师为职业是个比较合适的选择。

“好吧,我给你表演一个把冷水加热的魔术吧。”

刘梅满脸期待地连连拍手,然后叫来服务员让他送一杯冷水过来,等服务员拿了一杯冷水过来后站一旁想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她却把人赶走了,为的就是万一这个李雷魔术失败时,不至于太尴尬。说实话,这杯水还是服务员准备的普通冷水,刘梅还真担心对方变不成。

“可以开始了吗?” 第二章“嗯,你先试一试这个水是不是凉的。”雷兹回忆着自己看过的魔术表演,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让观众检查道具,证明是没有动过手脚的。

刘梅把手伸进杯子里,然后点点头说:“是凉的。”

“我之前是没有碰过这个杯子的吧?”

“对,都没有碰过。”

“那你现在可以检查一下我的手,手上没有东西吧?”

刘梅故意拉住雷兹的手,在上面握了握捏了捏,还凑过去闻了一下,好像很亲热的样子:“嗯,没有东西。”

“那我现在用手轻轻地盖住这个杯子,一会儿这杯水就是热水了。”

刘梅立刻说:“不可能,我不信!”其实她只是在配合,因为对方说的这么确定,这个魔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那我开始了。”

雷兹伸出左手盖住了水杯,悄无声息地开始调动魔法元素。对于加热一杯水,对于一个法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因为消耗实在是非常小,把魔法元素变成杀伤力很高的火球是法术,加热水连法术都算不上的。在卓雷房间里吃泡面的时候,因为饮水机出来热水的热度只有六十度左右,为了把面泡软,雷兹就常常自己再把水煮沸。因此这个魔术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样要等多久啊?”

“半分钟就行了。”

才一会儿过去,雷兹就感觉到罩住杯子的左手被蒸腾而起的水蒸汽弄湿了,于是他把手移开,拿开时一股淡淡的蒸汽从水杯上冒了出来。

“哇!”刘梅惊叫一声,立刻就伸手去水杯上晃了晃,然后一脸惊奇地说:“真的是热的啊。”还有些不信地把手指伸进杯子里,烫地立刻缩了回来:“你怎么做到的啊?”

“这就是魔术嘛。”雷兹觉得魔术师准则中不得向普通人揭秘魔术的条款非常好。

魔术有一个好处就是观众都知道这是假的,但就是不明白怎么做到的,只明白它肯定用了某种方法欺骗了自己,因此不会穷根究底把它当超能力来看。就算大卫科波菲尔把自由女神像变没了一会儿,大家也只会认为那是某种光影效果,以及电视台配合欺骗了观众,就算现场的观众也被怀疑有可能是请来演员,却不会有人怀疑大卫科波菲尔是超能力者。于是就算任何魔术师都没办法像雷兹这样半分钟加热一杯水,也绝不会有人怀疑到魔法上去,只会用“他肯定用了某种方法”来笼统的解释这个魔术,看过了惊奇过了就丢到脑后去不再多想。

刘梅就是这样,仅仅惊奇了不到十秒钟就恢复了,毕竟魔术对现代人来说已经见得多了,这个小魔术比变硬币之类的把戏高明一些,但还不至于让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刘梅更关心的是雷兹的工作情况。

“好厉害啊,那你在哪里表演魔术啊?”

雷兹想过怎么应对这样的问题:“我刚出师不久,刚来这个城市,正要找一个表演的场所呢。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刘梅一听就脱口而出:“当然去酒吧啊!”

酒吧是刘梅这个中专生去的不多的“高档场所”之一,首先她肯定不可能自己去,毕竟她又不是衣食无忧去酒吧里等人搭讪的某些女白领;其次她所交往的圈子里没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孩,动不动就请她和她朋友上酒吧,她唯一去过的两次酒吧还是在朋友过生日的时候,朋友的男友带她们一起去酒吧坐了一会儿,让她对里面的消费水准印象深刻。除此之外她还能记起的就是酒吧里的表演了,雷兹一问她魔术该上哪里表演,刘梅自然立刻就想到了酒吧。

酒吧里的表演多是唱歌跳舞,不过都不是闹腾的类型,想闹腾的直接去迪吧。酒吧里让表演魔术吗?刘梅不清楚,雷兹就更不知道了,于是雷兹又让刘梅给建议去哪个酒吧里自我推荐比较合适,刘梅自然就说了自己去过的那个酒吧,雷兹说今晚去试试看。刘梅希望雷兹可以带她一起去,雷兹想想这个女人看起来就不像个聪明到可以发觉他有所不同的人,正好可以当做学习常识的对象,便答应了。

这一餐其实吃的很普通,但雷兹还是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饭馆里的菜口味一般都重,调味料使劲往里面添,味精和盐跟不要钱似的丢进菜里,正好迎合了雷兹平淡的味蕾。一个连方便面都能当美味佳肴的异界人士,自然吃的比对面坐着的刘梅开心得多,她只觉得这是餐正常的,比学校食堂好一些的晚饭而已,根本没发觉对面坐着的人是个去她们学校食堂都会吃得很开心的怪人。

吃完饭结账60块钱,雷兹开始觉得自己手里这个世界的货币数目下降的比较快了,如果不尽快开始谋生的话,他就要在铤而走险和流落街头中做出选择了。

“刘梅,在酒吧里表演魔术的话,可以挣多少钱?”

这事刘梅也讲不清楚,于是她敷衍道:“雷哥,这得看你的本事啊,要是变得好受欢迎,酒吧当然会给你多一些,至少一个晚上也得两三百吧。”

雷兹倒是比刘梅对自己的“魔术”有信心得多,他在看魔术视频的时候已经选择了一部分用法术可以完美模仿的魔术,从视频中观众们的反应来看,那些可不是平庸的魔术师可以变得出来的。可以在视频中出现的一般都是魔术大师级别的,雷兹可以模仿他们的魔术,担心自己做不来就大可不必了。

一个晚上两三百元对雷兹来说也不少了,毕竟一箱碗面能吃三天,一天就能赚十天左右的口粮,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不过雷兹也知道这种表演不可能是每一天都有的吧,他也不可能每天都表演同样的节目。不过,总之先用上这个谋生技能在这个世界扎下根来,今后再想其他的谋生办法。

吃完晚饭,雷兹让刘梅带着他去酒吧试一试,但刘梅说这会儿酒吧还没怎么开始营业,还是等一等,到晚上八点之后再去比较好。其实刘梅只是吃完晚饭又想上网了,就怂恿着雷兹又去了原来的那个网吧,让他又掏了20块钱充进她的账号里。雷兹倒是无所谓,对于这种程度的支出他都可以计算到学习的成本里,从刘梅的口中学习这个世界的各种常识也算是一项重要的学习了。

等到了八点,刘梅也知道如果自己再拖时间,或许今后就从雷兹身上蹭不到好处了,于是主动下了机子,带着还是在看魔术视频的雷兹一起去了叫“9号公馆”的酒吧。在路上雷兹从刘梅的口中得知了一些这家酒吧的大概情况,不过最主要的就是消费水准吧,刘梅也知道那些小型的酒吧根本不可能请人来表演魔术。

到了“9号公馆”外面,门面确实气派,且不说那大大的招牌和装修精良的大门,就说门前广阔的停车场就不是那些小酒吧可以望其项背的,“9号公馆”每个字估计都有一个人大,远远地看过去非常醒目。时间才是晚上8点多,客人根本没几个,不过站在店门面外的迎宾一下子就看到了步行而来的两人。

表面上是迎宾的职位,其实也可以算是酒吧维持安保的人员,叫阿肖。毕竟有些来消费的人里也有不是善茬的,官面上的人物老板自己去搞定,这些下九流的人物来消费的话又不能推出去,便只好请一些“江湖”上比较有“名望”的人坐镇,万一出了点小摩擦,他们上去圆个场就能把事情解决了。阿肖就是这样的人。

开店最怕客人闹事,客人一闹事就算赔了杯盏,整体算起来还是亏的,因此表面上是迎宾内里是安保的人这时候就起作用了。阿肖在店外假装迎宾其实是在观察来的人里有没有可能会惹事的人物,如果有这样的人,或许待会儿酒吧里的管事还要上去敬杯酒送个果盘什么的,希望能留下个好印象,真要闹起来也好上来陪个笑脸把人劝走,事后再看要不要算账。

在阿肖的眼里,来的这两个人都不想会惹事的样子,女的一看就是个穷学生妹,身上的穿着自以为新潮其实都是便宜货,模样还可以,就是妆化的差了点,要是会化妆再加上穿些好一些的衣服,不比店里常来的那些女人差。

至于那个男的个子挺高而且身材匀称结实,戴了顶鸭舌帽,帽子下面似乎是一个光头,等对方走近了之后,迎宾隐隐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阿肖向来相信人是有气势这种东西存在的,有的人没有气势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是小心翼翼的类型,没有发号施令的机会,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气势;而有的人譬如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身上的气势不像是官员,更像是军队里的那种迫人威压,尽管他不是怒目圆睁的表情,但仔细感受就有一种不要妄想跟他动手的威压笼罩在对方的身边。 第三章阿肖一惊,第一反应这人会不会是警察,但立刻转念又想自己的酒吧里就是个正规酒吧,没有脏污纳垢,哪里怕警察来。而且他也不是没见过警察来酒吧里消费的,因此倒是没怎么担心,见雷兹走过来,还对他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动作,说不清楚为什么,阿肖也知道自己平常很少做这个动作,似乎是下意识觉得对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雷兹和刘梅根本没有太在乎这个人,径自走进了酒吧里。

9号公馆酒吧里的装修算得上高档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并非大众庸俗化的金碧辉煌或者暧昧艳俗,酒吧里的风格很统一,各种细节方面都做的很到位,不会有漂亮的吧台上放着一个印着雪津啤酒字样的塑料烟灰缸那种煞风景的事。当然雷兹和刘梅都是暂时没办法欣赏到这种细节的,他们只是扫了一眼仅坐着寥寥几个人的座位群,就走到了一个服务小妹的旁边。

带雷兹来的刘梅这时候反而怂了,盯着他看意思是让雷兹说话,于是雷兹开口了:“你们这里有魔术表演吗?”

服务小妹有些摸不着头脑:“魔术表演?对不起客人,我们这里没有魔术表演。”心里却在想这个客人真奇怪,看魔术表演怎么会来酒吧呢?

雷兹觉得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没有魔术表演就表明有空白可以填补,但也或许表明这个酒吧并不接受这种表演。这是雷兹魔术视频看多了,觉得这个世界上魔术师不少,但其实这个世界上以魔术谋生的人群甚至远远比不上魔法世界的法师数量,可以说现代社会里表演魔术混口饭吃的人比他雷兹这个低级战斗法师在魔法世界还要稀有。

“那我可以在这里表演魔术吗?”

服务小妹有些惊讶,因为酒吧里也有客人进行表演的,不过都是有一定水准的才能上去,唱歌啊、吉他啊、小提琴钢琴都有,但喝醉的客人想要凑到麦克风前面唱爱情买卖还是敬谢不敏的。这位客人难道也是个业余魔术爱好者,学习了几手魔术就想到酒吧里来秀一下吗?

“这个我不清楚,我帮你问一问我们经理吧。”

“好的。”

“请稍候。”

服务小妹离开后,刘梅就老老实实地坐着,原本在外面时候的活泼在这里完全收敛住了,仿佛是被这个地方震慑住了一般,又或者是比照之下觉得自己的衣着和自己的气质跟这个酒吧格格不入。刘梅的穿着和气质确实更适合那些更热闹的酒吧,不过雷兹的衣着与这个环境也不是很融洽,无辜的民工卓雷的衣服还是为了找工作而准备的一身比较好的,虽然不合适但也要看穿在谁的身上,雷兹身为一名法师的气质抵消了自己衣着的劣质。

雷兹并没有像刘梅一样坐守一杯递到她面前的矿泉水,而是冲着一个飞镖靶子走去。对于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画上那么多花花绿绿的圆圈是引起雷兹注意的原因,而当他走近之后就发现了飞镖,拿起一支观看,再看了看靶子上的一个又一个洞,雷兹立刻就反应过来这跟军营里的箭靶一样,都是拿来瞄准射击用的。手上这种小小的飞镖应该是种武器而后退化为玩物吧,拿起飞镖之后他不禁想起了自己过去训练指向性施法的时光。

在魔法世界,不是每一个法术都有指向性的,也就是说不是每一个法术都有自动追踪能力的,这个功能需要法师自己加上去。法师们首先要学会施法,然后学习最简单的将你的法术送到你要送到的地方,其严格超过军队训练弓箭手很多,仅次于神箭手的训练,因为每一个打不中的法术都是彻底的无用功。此时的法术指向性指的是由法师制定的一条法术线路,不一定是直线。

随着法师的成长,他们要还开始学习非指向性法术,但不等于范围攻击范围伤害法术,例如制造一堵火墙,敌人是否要通过火墙的选择权不在法师手里,这就是非指向性法术。除此之外非指向性法术还包括绕体爆发的魔法元素风暴,不论敌人战友闪不闪的开也与法师无关。

最后就是高级的指向性法术了,现在雷兹还没有学会,因为高级的指向性法术是有追踪功能的,各种追踪能力各有不同,有的需要法师自己的视野不被遮挡,有的就全靠法术自己飞行,有的可以被遮挡掉,有的可以无视遮挡命中。不过这些离他都尚还遥远,雷兹目前只会最基础的指向性施法。

雷兹一直觉得自己的准头不错,在战场上可不能随便乱丢法术,误伤率太高的话可是会被士兵憎恨的,将来万一遇到险情或许就会看到他们裹步不前眼睁睁看着你死。为此雷兹经常训练指向性施法的准头,他很勤奋并且也知道在训练场上越稳,战场上哪怕失去点准头也不会歪的太离谱,否则在训练场上都打不准,凭什么到战场上就能命中敌人呢?

拿起手上的飞镖,雷兹不知道该站多远,他一直退到自己觉得可以丢中的极限距离,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快站到大门旁边去了。另一位服务小妹赶忙走了过来,面带歉意地说:“这位客人,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雷兹略显诧异,看了看手上的飞镖说:“这不是拿来玩的?”

“是给客人玩的,但是标准距离有条线在地上的,请跟我来。”

“这不算远,我可以丢中的。”

身为法师的自信在这个时刻占据了上风,不过雷兹并不想显示太多的不同之处,刚要跟随小妹迈步的时候,门口的迎宾阿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走了进来,叫住了服务小妹问清楚了什么事,然后带着客气的微笑走到了雷兹的面前。

“这位客人是要在这个距离丢飞镖吗?”

“是的,你们划的线太近了。”

“好的,没问题,您不介意我在一旁观看吧?”

“当然不介意。”

雷兹觉得这个世界的个人武力水平应该有点低,他只不过站得稍远一些就有人大惊小怪的,在魔法世界站那么近往别人身上丢投掷武器,一下子就会被人近身捅死的吧。于是他轻轻松松随手一丢,就把飞镖远远地丢空了,不过这只不过是尝试罢了,第二记飞镖直直地飞向了标靶,并且牢牢地插在了上面。而这只是雷兹没有用法术便使出来的效果。

阿肖原本看了第一记飞镖的时候还想说些什么,等第二记飞镖之后就换了口气:“手劲不错啊,这么远都能丢到靶子上。不过飞镖主要是玩精准度的游戏,能把飞镖稳稳地丢到想要的分数框里才是意义所在。”

刘梅看到雷兹丢中之后也走过来了,高兴地说:“哇,你能不能丢到最中间的那个圈?”

阿肖瞧了眼刘梅,嘴边带上一丝嘲讽的笑容:“小妹妹,别为难人家,世界级飞镖高手在这么远都丢不中的,这都快有二十米了吧。”

雷兹却点了点头:“不远,可以丢中的。”说完手一抖,第三记飞镖带着看不见的魔法元素飞向了瞬间就被雷兹所标记的标靶中央小圆圈里,深深地插进了靶子里。这是一个战场上很少能起到作用的技巧,因为只要有一点点干扰就无法进行标记,在无干扰的条件下则效果显著。

阿肖隔的太远看不是很清楚,觉得似乎确实是插到靶子的最中间了,就大步走了过去,还没走到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切实地看到了靶子正中间的小圆圈里结结实实地插着一支飞镖,那感觉就像是用手使劲插进去似的,根本不像普通飞镖那样带着弧线飞到靶子上之后斜向下插着的姿态。

“厉害。”阿肖扭头向雷兹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把飞镖拔下来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就对雷兹喊道:“能不能再来一个?”

雷兹笑了,二话不说随手又飞了一支飞镖过去,没有空中飞行的弧度,直直地像子弹一样击打到了靶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连标靶都颤动了起来。只要他的标记还在,无论从他手上飞什么东西过去都是这个效果,这就是魔法的力量。

阿肖就站在标靶的旁边,眼睁睁看着一支飞镖像子弹一样打到靶子的正中央,第二次!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但事实上一切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这时候就连一些坐在椅子上看热闹的客人也都走过来了,观看一个能从二十米外将飞镖直直丢到靶子正中央的人。

“丢得不错。”

在雷兹身后传来一个声音,等他转头后,看到的是刚才离开的那个服务小妹,以及她带过来的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男人。

服务小妹:“客人,这位是我们的王经理。”

“哦?你就是要在这里表演魔术的客人啊,这是怎么做到的?”

雷兹朝他点了点头,举起起手上最后一支飞镖:“这就是我的魔术。”扬手一扔,远远传来一声脆响,以及众人的惊呼声。 第四章事实上雷兹并没有事先把飞镖当魔术玩的计划,但是将一切法术都解释成魔术却是他的打算,一时心血来潮玩了下玩具居然用上了魔法,有人问起时只能解释成魔术了。不过这倒省了他向面前这个中年经理解释的时间了。

“魔术?这就是你要表演的魔术?这个魔术不需要道具吗?”王经理显然对此很感兴趣,连连发问,与此同时几个客人听到这是魔术之后,也围了过来纷纷发问。

“你怎么把飞镖丢那么远的啊?”

“好像看你都没怎么使劲,怎么一下子就飞过去了?”

“这魔术怎么变的啊?”

因为这些人有可能就是自己今后的观众,所以雷兹解释了一下:“这就是魔术,但我不可能想你们透露怎么变这个魔术,这涉及到魔术师的保密原则。”

对于怎么变的这个魔术这些人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因此又有人发问:“你还会不会变一些其他的啊?”

“当然会其他的,我会不少魔术的,今天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向这位经理展示一下,看看他是不是要请我在酒吧里表演。”

那位王经理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不是想来表演的客人,而是个毛遂自荐上门推销自己的魔术师。如果是刚才的话,他肯定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因为9号公馆酒吧的风格比较舒缓,朋友们过来坐着喝酒聊天,也可以看一看电视玩一玩桌球什么的,听听音乐或者自己表演音乐,集中的都是这样的人群,也只有是这种品味的人群才接受得起相应的高消费。

原本魔术在王经理的印象里就是那些古老的把戏,从帽子里抓出个兔子来之类的,电视上看得多了客人们谁又愿意看这些呀?客人自己表演的不算,酒吧花钱请一个魔术师来真的没有必要,更何况没有需求。不过在看完这个魔术师的一手后,王经理倒是起了兴趣,因为这跟他看过的魔术差别很大,而且比他想象中的新鲜,看其他客人们的反应也很好,大家都很好奇这个魔术是怎么变得,侧面证明了这个魔术的效果很好。

王经理对雷兹说道:“如果还有其他魔术的话,可以现场表演一下,毕竟只有一个魔术可凑不起一场表演。对了,忘了问你的名字是?”

雷兹点点头,模仿着视频上那些魔术师的做派,面向他的观众们说道:“我叫李雷,和我的名字一样,我最擅长的是与雷电这类能量有关的魔术。诸位谁有抽烟的?”

一个客人饶有兴致地拿出了一包烟问道:“这个可以吗?”

雷兹:“什么烟都可以。不,我不碰你的烟,你自己抽出来一根放到嘴里,我来空手为你点烟。”

那位客人如雷兹要求的一样把烟叼到了嘴上,雷兹则招呼大家走近一点观看:“这个魔术是近景魔术,不论你怎么观察都可以的,现在我要用手指来为他点烟,你们要检查一下我的手指和袖子吗?”

王经理带着微笑说:“我来检查一下。”捏了捏雷兹的袖子,又摸了摸他的手指,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还把自己的手闻了闻,没有闻到沾上什么奇怪东西的味道。“似乎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我开始了,大家注意看。”

雷兹将右手半握成拳状伸到那根烟的下方,做了一个用大拇指打打火机的动作,然后肉眼可见地,那根烟的烟头部分很快就烧焦了,叼烟的客人吸了两口,这根烟就凭空被点燃了。围观的人们都惊讶地发出“哇”的声音,因为这个魔术师根本没有用肢体去触碰这根烟,但是烟自己就点着了,真是不可思议。

“你们不会是串通的吧?这根烟会不会是道具啊?”立刻就有人这么怀疑了。

雷兹笑着说:“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用你自己的烟,我来为你点一次,这里的大家谁都可以尝试。”

既然魔术师都这么说了,几个有烟的客人包括王经理在内都纷纷掏出了自己的烟,近距离看着雷兹为他们一个个凭空点上烟。在一片烟云弥漫中,客人们已经将雷兹围成一圈热烈讨论为什么会这样了,雷兹并不解释任由他们自己猜,但显然他的这个魔术,或者说魔法,已经征服了这几位客人的挑剔心理。

“哎呀,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魔术呢,太高明了太高明了。”

“这魔术跟超能力一样,真有意思。真的不能说怎么变的吗?我想跟你学一下啊。”

“对啊,能不能教一下啊,太有趣了,如果学会了的话,等朋友聚会的时候,哈哈哈,那就太好玩了。”

“人家魔术师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怎么能随便教给你,是吧?”

雷兹点点头:“是的,我就是靠魔术谋生的。”

“还有没有其他的魔术?让我们再见识一下吧?”

雷兹回应道:“今天我过来主要是准备来看看酒吧是不是要聘请我进行表演,我还有很多魔术,要不要继续表演得看王经理的意思。”

刘梅这时候也赶紧插嘴道:“是啊是啊,李哥的魔术非常厉害的,比网上那些魔术师还厉害呢。”

王经理这时候才注意到她,问道:“你是他的助手吗?”

雷兹这时候才想起魔术师似乎都有一些助手的,就插口说到:“她可以算是我的助手。”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刘梅就对他投来感激的一瞥,显然无论真假,魔术师助手的身份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社会地位上的提升,否则她就只是一个没几个钱的中专学生妹罢了。

王经理点点头,心想这个魔术师的助手还真是不怎么样的感觉,太嫩了不够美艳,不过想必这种四处跑场子的魔术师也没多少钱请好的助手估计,便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把注意力集中到魔术上。

“那这样,你再表演一个不一样点的魔术,只要能得到这些客人们的认可,咱们就去里面继续谈。可以吗?”

“好的,那么谁有百元钞票,一张就够了。”

几个客人都掏出了钱让雷兹选,雷兹选了一张比较新的钞票,但也并没有拿到手上,而是向王经理要了一支笔和一把小刀。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请你先用笔在这张钞票上做个记号。”

“做什么记号,随便都可以吗?”

“只要是你自己认得出来的都可以。”

于是那位执笔的客人就兴致勃勃地在百元大钞的正中央写下了自己的英文名Jackson,并且让大家都看了看。

“然后呢?”

“然后把这张钱交给我。”

雷兹将做上记号的纸币折了两次,合掌将其按在手心里,对它释放了“抵御破坏”法术。这个法术是战场上常用的法术,一般都是用在军官的盾牌上,避免他们的盾牌被对方的法术一下子炸得粉碎。抵御破坏法术持续的时间不长,但足矣坚持一阵激烈的战斗,在法术作用的时间里,盾牌不易碎而且会将部分伤害自动修复。而且物体越小修复的完成度越高,像纸币这样的就非常简单。

“好了,现在我把刀给你,你可以将这张钱尽量整齐地切开,最好切成四份同样大小的部分。”

听到雷兹这么说,立刻就有客人插嘴道:“那待会儿你要把它变回来?”

“没错。”

听雷兹这么说,大家都拿起那张纸币来翻来覆去地看,很明显不可能被掉包,就是原来那张。

拿着小刀的客人还有些犹豫:“那我真切了。”

旁边的人却比他还急:“快切,快切。”

仔仔细细地先把钱对折,然后按紧,用小刀整齐地切了一半下来,然后再把分成的两块再叠起来折一遍,又用小刀整齐地切了一刀,一张百元大钞就这么整齐地变成了四个部分。拿刀的客人又把它们拼了起来,上面自己的Jackson签名恰巧被分成了四个部分,拼到一起时严丝合缝。

“都切成这样了,这还能变回来那就神了。”

雷兹摊开手掌将这四块纸币缓慢地一块一块整齐叠放到自己的手掌上,然后煞有介事地问大家:“现在是否再确认一下这被切成四块的纸币是不是你之前做记号的那张钱?”

“没错。”

“那张钱是从你自己的钱包里拿出来的吧?”

“对。”

就在客人说对的那一刹那,雷兹将放着钱的手掌猛地一抓,再猛地放开,微笑着对客人说道:“你看看是不是这张。”

客人目瞪口呆地从雷兹的手上拿起那张折叠状态的百元大钞,将它缓缓摊开,纸币上自己的签名Jackson赫然在目,显然就是自己原来那张钱。

“哇~”

“这怎么做到的!”

就连王经理都被吓了一跳,他刚才可是全神贯注地盯着魔术师手上的钱呢,一眨眼的功夫这钱不知怎么的就被掉包了,真是厉害。等那张钱传到手上之后王经理还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发现这张钱上有什么问题,搞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位面法师小说预览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

位面法师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位面法师小说、位面法师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诡战小说、诡战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