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正文

小狐仙女友小说、小狐仙女友小说无广告

2020-10-18 11:10 编辑:山猫 指数: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小说、小狐仙女友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6 15:48

字数: 211,295

状态: 已完结 10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小狐仙女友小说简介:月倾城,一生坎坷与勇气并行,在逆境中成长,在颓废中崛起。当傲视修真界时,才发现,真正的无敌还任重道远,茫茫银河系的那头,还有着平行宇宙中的自己,等待着另一程人生之旅开启……

小狐仙女友小说预览

第一章程家全只比月倾城大了两岁,在甄栀眼里还把他当个孩子看待。

他蹲下身子来给甄栀捶腰,甄栀虽然觉得有点别扭,可是推脱之后,程家全还是在后面跟着轻轻捶。

甄栀因为觉得舒坦,就慢慢的接受了。为了避免尴尬,她问道:“你们寨子要那么多芥汗草做什么用呢?”

“姐,我们族长用这炼制金灵丹,一直给我服用,帮助我提升力魄的魄能。”

甄栀不禁有些皱眉,就转过身来,追问道:“你力魄到了什么级别?”

“现在还没有达到色级,不过我感觉已经快了。”

程家全很自豪地回答,但他不敢去看甄栀的脸,深深低着头,面色通红。

甄栀不禁乐了,于是半开玩笑地说道:“哟,说个话怎么还害羞了呢?”

程家全扭头就往山下跑去,边跑边回头大声喊道:“姐,我喜欢你,等我力魄达成色级了,我就娶你!”

甄栀只当是儿话,无奈地摇摇头,一声苦笑。

但是月倾城却从程家全的话里听出了天大的危机。

他下山之后,赶紧的去程塬寨把药材卖掉,然后一路小跑回到张家寨,来到族长的家里。

他跑的满头大汗,累的气喘吁吁。

“怎么了孩子?有什么急事慢慢说!”

族长正坐在树阴下翻看着古书,见月华城慌慌张张的跑来,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于是,他用扇子一边给月倾城扇风,一边急问道。

“族长,金灵丹是什么?”月倾城好半天才缓过气来,问道。

“金灵丹是三品灵药,用于修炼魄能。怎么了,是不是程塬寨里有人炼制?”族长紧张的坐立不安。

“他们大量收购芥汗草就是为了炼制金灵丹的!”

族长闻言,当机立断,他加派人手四处寻找张家寨在外采摘芥汗草的人。然后把他们所采的药全部拿去喂了牲口。

危机如大山一般压来,程塬寨素有野心要征服张家寨,把张家寨变成他们的附属寨。

一直以来,两个寨子的实力相当,所以相安无事。

可现在不一样了,程家全觉醒了力魄,而且就快要达到红色级,到时候他凭一己之力就能平掉张家寨。

更何况,程塬寨还有那么多壮力。

当务之急,得送张小咖和习秀娟去坟山派。

这是甄仙子的法旨,坟山派断然不敢拒绝。

这一天的晚上,月倾城愁的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他忽然隐约听见有人敲院门,三更半夜的,又没有约人,谁会来呀?

他不禁胡思乱想,难道是程家全?

月倾城清楚地记得,程家全那天在山上说过,他喜欢甄栀,还要娶她为妻。

这让月倾城一直耿耿于怀,现在的程家全觉醒了力魄,再一旦修成了色级,必将无敌。

到那时候,他真要强行娶妻,月倾城觉得凭自己之能根本阻挡不了,那就得叫他一声“爸爸”,这是月倾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的。

他从床头拿起木矛,穿好鞋子,来到院里。

敲门声还在继续,月倾城紧张的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颤抖着声音问道:“谁?”

“月倾城,你干什么呢?我都敲了半天了,你怎么才来开门?”

门外传来是习秀娟的声音,月倾城的心一下子放回肚子里,他赶紧藏起木矛,打开院门。

“秀娟,你怎么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月倾城高兴地说道。

“我明天就要走了……”她一语未尽,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月倾城出于护花心切,急忙攀住习秀娟的肩膀,“快告诉我,你怎么了?”

习秀娟还来不及回答,就情不自禁地扑在月倾城怀中,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月倾城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第一次跟女孩零距离接触,他紧张的要死,双手伸的直直的,不敢去抱。

习秀娟哭了好大一会儿,哭的累了,才慢慢停下,把月倾城抱的更紧了。

月倾城也慢慢适应了这样的氛围,放大胆子将手揽在秀娟的背上,感受着暖暖的温度。

“是不是你明天就要去坟山派了?”

“嗯。”

“这是好事,你去了抓紧修炼,也觉醒个什么魄,将来我们就不用再怕程塬寨的人。”月倾城尽量克制住不舍的情绪,强作淡定地安慰。

“但是,我爹,还有族长,他们都给我安排了同一件事……”习秀娟才说到这里又哭的不能继续说下去。

月倾城很想知道族长和她爹到底交待了她什么事,才至于她哭成这样。

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忘记了双腿的酸痛。

一直相拥到东方泛起鱼肚白,月倾城才将睡着了的习秀娟叫醒,送她回家。

等再次回到床上时,天已经大亮,月倾城仍然无法入睡,想不出来族长和她爹到底跟她交待了什么事。

吃过中午饭之后,寨子里响起集合哨,月倾城随着他妈妈来到族长家门口。

这里已经聚满了人,中间摆了一个临时的高台,习秀娟和张小咖一人戴了一朵大红花。

张小咖高兴的冲着人群连连抱拳,而习秀娟则完全是另一种情景。

她的眼睛有一些虚肿,神情低落地扫视人群,直到找到月倾城才露出欣喜的笑意。

长长的欢送鞭炮摆了一百多米,放的震天响,把东边程塬寨的也吸引不少人来看热闹。

族长故意这么做,好把张小咖和习秀娟进坟山派的事传出去,让程塬寨的人不敢侵犯。

月倾城随着马车护送习秀娟,一直走到天黑,他才将僵绳交给张小咖,然后徒步折返。

等回到寨子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他刚走进寨子,遇到不少乡民,这个自然要打招呼的。

可是他发现,别人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他。

这让月倾城很不解,同时,他走了一夜的路,也犯困的很,就加快脚步,急着回去睡觉。

等到了家门口时,他发现有七八个人各挑着一个担子,排队在外面。

再看担子里的东西,无论是鸡蛋、咸鱼还是馒头,都染上喜庆的大红色。 第二章在当地的习俗中,订婚的彩礼都是这么挑担子的。

月倾城不禁纳闷,没有听妈妈说自己要跟谁定亲,怎么要给人送担子呢?

他发现自己的院门紧闭着,显然是从里面插上了。

他拔开众人,来到门前,“喂,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长的天然黑的大汉,他放下手中的扁担,冲月倾城笑着说道:“我们是程塬寨的,受族长指派,代表程家全向甄栀提亲。”

月倾城因为习秀娟的离开,心情正是不爽的很,现在有人居然向他妈妈提亲,他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挥起一脚,“哐”的一声就把最近的两个篮子踢翻。里面的鸡蛋长了腿似的,骨碌碌四散滚开。

黑脸大汉一收和善的笑容,露出不屑的表情,说道:“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程家全的力魄已经修炼到红色筑基阶段。他想要娶谁,绝不是你一个小屁孩能挡的住的!”

月倾城一瞬间脑子短路,他完全不顾后果,挥脚又踢翻几个篮子,大声吼道:“少在这威胁我,老子不怕!”

他这么一折腾,挑担子的人很尴尬,也不便多说什么,就各自挑起担子转身走开。

一直溜在一边的几条狗狗,见外人走开,立马飞奔过来,一顿狼吞虎咽,把地散落的食物吃个干干净净。

月倾城心绪难平,一直带他长大的妈妈,他从来都觉得是属于自己的,才不希望嫁给别人。

但是,一会儿冷静下来之后,他又顾忌起程家全的本领。

思来想去,凭他月倾城的聪明劲,居然也无解。

他就蹲在门口,背倚着自家的门,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当天夜里,族长找来月倾城家里,他倒是希望甄栀嫁给程家全,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化解双方武力悬殊的矛盾。

不待甄栀表态,月倾城抢先说道:“族长,我今晚就带我妈妈走,出去乞讨,不在张家寨呆了,这样总应该可以了吧?”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以大局为重呢?”族长叹道,“再说了,我不是在这跟你们好好商量这事,也没有强迫的意思呀!”

月倾城不想多说,直接走到房里开始收拾自家的东西,说走真就要走。

甄栀夹在中间搞的也很尴尬,她急忙追到房里,“倾城,这是在咱家,你快出去跟族长好好谈话!”

月倾城就是不听,简单收拾一些东西后,拿床单包起来,然后往肩上一背,抓起他妈妈的手就往外走去。

族长也不好继续强求,就起身在后面说道:“你们娘俩没必要这样治我难堪,既然你们决心不嫁,我想最近几天之内程塬寨肯定会来攻打我们的寨子。现在最要紧的,我们得抓紧做好防御事项。”

月倾城就被村长叫走,整个张家寨的男丁连夜动手,首先在寨墙上布置好机关。

第二天中午,月倾城正在家里吃饭的,就听到外面响起紧急号角声。

月倾城不禁心头一怔,他虽然心理早有准备,但是事情真正到来时,他还是忍不住紧张的浑身颤栗。

他扔下饭碗就往寨门跑去,寨墙上已经排好了人,个个手持家伙,盯着寨外,目光如炬,观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

月倾城找到自己的位置,手拎着木矛。

看前方,程塬寨的大队人马,足有五百多人。为首的是一顶八人抬的大红轿子,轿子的右侧是程家全骑着一匹枣红大马。

他们很快来到离寨二十米外的地方,然后在程家全的一声令下,五百人齐刷刷地停住脚步。

这时,程家全一马当先,来到距寨墙十余米的地方,高声喝道:“张家寨的人都给我听着,我的力魄已经修炼到红色级,你们识趣的话就打开城门,让我迎娶甄栀。否则我杀进城去,连你们的灰仙也照斩不误!”

月倾城一听,这分明是在瓦解己方的军心,因此就要开口骂战。

哪知道他旁边的张老金却抢先呛道:“姓程的那小子你听好,我张家寨的寡妇只嫁我张家寨的男人,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好了。识趣的话,你就赶快滚开,否则我下去打得你找妈妈要奶吃!”

张老金长的人高块头大,一脸虬须,看着就像一个很厉害的人。就连说话的声音因为胸腔体积太大,导致嗡声嗡气的。

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年轻气盛,他不顾族长的命令,毅然攀下寨墙,拿着一把裁布刀,来会程家全。

月倾城见识过程家全的厉害,他有心阻拦张老金,却奈何良言劝不回该死的鬼!

程家全跳下马背,一手牵着缰绳,向张老金一勾手指头,轻蔑地说道:“快来受死吧!”

张老金一刀劈下去,他把吃奶的劲都掏了出来,就想着一刀解决战斗。

哪知道程家全一挥手,精准无误地捏住刀尖。然后他稍一用力,刀子就被他固定在空中。

任由张老金怎么使劲抽刀,他就是抽不回来。

这一幕让寨墙上的人看的心惊肉跳,大家也真正见识到觉醒力魄的人的力量有多恐怖。

程家全玩的腻了,就把刀头沿着圆的方向使劲一带,裁布刀高速旋转着就剖开张老金的躯体。

程家全重新跨上马背,再一次冲着寨墙上喊话:“我再给你们张家寨一次机会,明天的这个时候若还不交出甄栀,我就要杀进寨里。”

然后,他转过身对抬轿的人一招手,“快把柳仙请过来!”

八个大汉就把大红轿子抬到张老金的尸体旁,其中一个人挑开轿帘。

由于轿门正对着张家寨,月倾城起初以为轿子里是他们的族长。

等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彻底傻眼了。

原来轿子里面盘着一条赤炼蛇,它的身子盘成锥型,足有半人高。

深红间或黑色的斑纹,非常恐怖的一组色彩组合。

它吐着长长的蛇信子,当轿帘打开后,它探头爬了出来。

这正是程塬寨的守护仙——柳仙,最近刚刚突破橙仙境,由于体能耗费过大,它急需补充营养,就被程家全带来战场。

柳仙的尾身仍在轿子里,三角形的头颅已经探到张老金的尸体上,然后张口缓缓吞下。 第三章一般说来,只要是有上百人居住的部落就会有仙家守护。

仙与民众是互利共生的,仙需要人们祈祷时释放的愿力增加修行。

张家寨的守护神是灰仙,一只善良的大老鼠。

以前,大老鼠的仙力与程塬寨的柳仙法力相当。

随着时间的推移,程塬寨的人口越来越旺盛,而张家寨一直在走下坡路。

保护的人口多了,受到的祈祷当然也变多,柳仙已经晋升到橙级仙,比大老鼠高出一个级别。

这令月倾城极其担忧,只要大老鼠能稳坐阵,它就会执行仙法仙规,保护大家。

柳仙已经比大老鼠高出一个仙级,万一大老鼠被杀,张家寨十税户以下的税户将不再受保护,那时只能生死由人。

赤炼蛇的出现,粉碎了月倾城和所有张家寨人心头最后一线希望。

程家全领着大部队走了,留给张家寨人一夜的反冲时间。

月倾城同他妈妈回到家里,心情特别沉重。

在张家寨没有人是程家全的对手,目前除了交出甄栀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妈妈是自己的,别人可以无所谓,月倾城却不行,他决定拼到底,就算战死也不屈服。

甄栀夹在抉择的中间,一边是整个张家寨的安危,一边是儿子的倔犟,她根本没法自己做决定。

今夜,寨子里的狗也很配合人们的心情,不再汪汪乱叫。整个寨子寂静的只剩下偶尔传来的蝉鸣声。

月倾城睡不着,他妈妈也睡不着,月倾城就来到他妈妈的房里,轻轻点上煤油灯。

“妈妈,我们连夜走吧?我怕到了明天,程家全真会攻破寨子,硬把你抢走。那时候,我可一点办法都没有!”

甄栀穿着单薄的麻布衫,手撑着床坐起身。凭她一张巧嘴去找程家全,如果动之以情的话,或许真的就能化解掉张家寨的危机。只可惜她是一个女流之辈,又是一个寡妇,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她更在意的是儿子的感受,不想让月倾城心里受伤。

虽然她不想多说什么,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知晓。

她对月倾城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已经走出去了,就不应该回头。现在若想再走,已经是不可能的啦!”

甄栀的面色很凝重,她不知道今夜具体会发生什么,但她能猜得到结果。

有些事,她必须要对儿子做些交待。

十多年来,她一直以妇人之仁教导儿子,不求月倾城能有多大出息,只愿能平平安安活到老。

以眼下的情势来看,她的这份心愿注定要被打破。

因此她说道:“倾城,你是不是也想修魄炼魂,变成很厉害的样子?”

这是月倾城梦寐以求的事,只可惜苦于没有门道。

月倾城听他妈妈问的话中有话,难免不激动,就扑到他妈妈的腿上,急切的说:“妈,难道 说你有办法?”

甄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说道:“修行的方式分为三种,天魂术、地魂术和命魂术。最长见的是命魂术,包含气魄、力魄、中枢魄、精魄和英魄,先用觉醒丹觉醒这些魄,之后再以灵气填充。地魂术也很常见,人们的祈祷生成愿力,诅咒也生成怨力。得到千万级数量的愿力成为仙,得到百万级数量的怨力成为魔。至于天魂术……”

说到这里,某些事深深触动了甄栀,她情不自禁地咬住下嘴唇,努力压制住情绪。

“天魂术?”月倾城皱起鼻子,“妈妈,你不要欺负我年少无知,我可是第一次听说这个。”

“第几次听说不打紧,主要的是我能帮你的就在天魂术。这是上古时代的上乘修行法,到了近古已经很少有人知晓,而现在基本上已经绝迹。”

“比程家全的力魄修行还厉害吗?”月倾城越听越入戏,插话问道。

“程家全不过是土鸡群里个子高一点的那一只罢了,他修的是地魂术,在天魂术跟前不值一提。”

“啊!”月倾城惊讶。

“其实,我是下乾洲的人……”

“下乾洲在哪?”月倾城不禁好奇地问道。他知道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叫做乾洲,从来没有听说过哪还有一个下乾洲。

甄栀正要说重点,一下子被月倾城打断话题,甄栀从腰间撤出右手,食指点在月倾城的脑门上,削葱的指尖像是带有电荷,令月倾城有些酥麻的感觉。

月倾城伸手握住甄栀的指头,塞在嘴里当棒棒糖,“妈,你快说呀!”

“以火星的地壳为界,乾洲的下面就是下乾洲。我曾经是下乾皇的一个侍妾……”

“啊?”月倾城惊讶的张大嘴巴,甄栀捏了捏他的脸,他才缓过神来,继续说道,“一个侍妾都长的这么绝世好看,那么妃子娘娘得有多漂亮!”

甄栀气的一白眼,伸手捏住月倾城的嘴巴,似怪非怪地说道:“我说话的时候,你不许再乱插嘴!”

月倾城没法再说话,使劲地点点头。

甄栀这才又说道:“下乾皇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一个天魂残片,正往地核赶去,大概是要去借助地核的热能修炼。下乾皇就冒着被核火烧死的危险,成功将天魂残片带走。可是,据甄仙子说,天魂残片居然是一套完整的天魂修炼术,下乾皇从而引来四处高手追杀。最终,下乾皇没有幸免。不过,他在临终前已经做好安排,将天魂残片封印进我的体内,然后派亲信从火山口把我送到地壳外。出来后,那个亲信告诉我,惟有下乾皇的后人与我发生男女之事,才能解开天魂残片的封印。”

甄栀说到这里,面色有些绯红地看了儿子一眼。

月倾城限入了深思,想了一会儿后,他想不明白,就问道:“妈妈,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下乾皇的儿子?”

甄栀轻叹一声,先是摇头后又点头,“我出了地壳来到乾洲时,被乾皇抓住,十天后他死了,临终前告诉我说,若是个男孩就取名叫月倾城。到现在我也弄不清楚你到底是下乾皇的儿子,还是乾皇的儿子。”

地表上的人注重礼义廉耻,但是地幔的人由于奉行的是公狮生存法则,女人的思想更倾向于亲者恒亲。

甄栀的双手缓缓探到月倾城的背上。 第四章月倾城觉得他妈妈的手像是星星火种,慢慢在他后背上燃烧起来,一直烧透到他的胸膛。

月倾城紧紧抱住他妈妈的腿,但是仅此而已,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院子里的大黑狗大声叫起来。

月倾城完全昏了头,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响。

甄栀觉得不对劲,急忙要推开儿子。

月倾城抱的正紧,哪里肯轻易松开?他妈妈越推他,他反而抱的越紧。

“好一对不知廉耻的贼母子!”一个女人的声音从窗子外传来,紧接着有人破门而入。

一位肥头大耳的少妇,长着一副门板脸,带着三个男人,凶神恶煞一般来到床前。

胖女人不由分说,一把抓起甄栀的头发,把甄栀拽的上半身离床。

“贱女人,放着男人不愿意嫁,我当你有多高尚,原来就为了偷自己的儿子!”

胖女人名叫黄金花,是白天被程家全打死的张老金的妻子,带着几个张姓人来找甄栀撒气。

月倾城这才回过神来,居然有人闯到自己家里闹事,是可忍孰不可忍?他随手抓起枕头,狠狠地砸向胖女人。

月倾城使出了吃奶的劲,棉花籽的枕头也沉的很,突然的砸出去,正中黄金花的脑门。

一瞬间,黄金花昏头转向,两只手在空中乱舞。月倾城救母心切,上前抱住甄栀的脖子,重新抱上床。

“你们还愣着干嘛,等着看老娘的好戏吗?”黄金花终于摆脱掉枕头,然后转身冲着三个同来的男人吼道。

这三个人都是张老金的堂兄弟,被黄金花叫来收拾月倾城母子的。

大家都是同一个寨子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尤其是男人更重情义些,他们随同黄金花闯进来,但是到真正动手时,总是狠不下心,所以犹犹豫豫的。

这让黄金花很恼火,她忍不住破口大骂,“吖吖的,你们也不想想,你们兄弟是怎么死的?还不是这个小贱人不肯嫁给程家全,才惹怒了人家,来我们寨子杀人的!”

三个男人被骂的狗血淋头,这才把心一横,咬紧牙关,过来围殴月倾城。

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三个成年人的对手?

战场在床上,几个人一翻剧烈的打斗之后,月倾城被其中一个人从背后勒住脖子,牢牢控制住。

而甄栀从来都是好脾气,不善与人争执,更别说是打架。三下五去二,她就被黄金花压制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

月倾城和他妈妈就这么单衣薄衫的被黄金花一帮人押往族长家。月倾城做为一个男人,衣服少点倒也无所谓,倒是他妈妈,一向是个内敛的人,就这么露着雪白的胳膊和优雅到无瑕的双腿。

月倾城拼命地挣扎,想要脱身去保护他妈妈。他甚至连嘴巴都用上了,咬向对方。

很快,他们娘俩就被押到张氏祠堂。黄金花在族长面前一口咬定说甄栀勾引儿子,做下有悖伦理的事。

在黄金花的坚持下,寨里的人最后都认定月倾城母子的事是铁板上打钉,绝对的假不了。

出了这么大的丑闻,族长非常震惊,就连夜招集寨里有头有脸的人来开会商量。

最后,族长下令,把无耻到极点的月倾城实施浸猪笼的处罚。

这种酷刑一般都是用在女人身上的,甄栀虽然是主犯,但是她是程家全指定的新娘,索性就把重刑颁给了从犯。

时间紧迫,因为第二天中午就是程家全迎娶新娘的时间,必须要赶在这之前处理好月倾城的事。

月倾城被五花大绑在祠堂内,整整一夜,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第二天一大早,族长的院里就热闹起来,黄金花带人纺织竹笼子,想着要处罚仇人,她高兴的哼起小曲。

三个小时不到,猪笼子就编织好。有半人高,呈篓状,有个连体的盖子,还带有锁扣。

竹片之间的缝隙几乎密的不透光,以防月倾城能抠开逃脱。

“放开我,我和我妈妈是清白的,不是黄金花说的那样!”

月倾城被人拎往院子里,当他看到猪笼时,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于是做垂死的挣扎。

一个瘦弱的孩子,面对一群大人,所有的不甘都是徒劳的,他被绑住手脚,塞进猪笼里。

“你们这帮畜牲,我变成鬼也一定会回来把你们一一杀死,祖孙三代杀个干干净净!”

到了这个境地,月倾城知道求饶反而会被他们笑话,只有诅咒才会使他们心悸。

黄金花和许多妇女,每人抓来一把米,都丢进月倾城身上,“倾城呀,你死了变鬼之后好好数米粒,这样你就顾不得出来害人了!”

月倾城直接无语了,她们连鬼都不放过,再想想平时总是管她们婶子嫂子奶奶的叫,现在竟然这般无情。

月倾城不竟落下眼泪,后悔、绝望、自嘲,反正没一样是好的。

族长特意拿来一把新锁,封上盖子,上好锁,然后一招手,就过来两个壮汉,用一根扁担抬起猪笼子朝大海走去。

猪笼子被人撑着小船,带到离岸很远的地方抛下。由于缝隙太密,进水很难,一开始时就漂在海面。

将死之人,月倾城漂在海面上,心理备受煎熬。索性一下子沉下去,死的快点来个痛快,何苦像这样折磨人呢?

月倾城在有限的空间里实施有限的跳动,这样竹笼子就吃水快些。

先是一寸一寸地下沉,等笼子吃水吃的深了,进水也就越来越快。二十几分钟后,水已经漫到月倾城下巴。

他透过斑斑的光影,最后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再见了妈妈,再见了秀娟……”

他又仔细想了想,还有和谁值得说再见呢?

“哦,对了,还有我家的大黑,那只活了八年的大黑狗,是除了妈妈之外陪我最多的玩伴,也不知道它现在在哪,可有人给它喂饭吗?”

月倾城流下两行泪水,带着他满腹的不舍和憎恨,汇入海洋。

一个浪花接一个浪花地打来,浪尖已经探到他的鼻子,他一个不小心,吸进去不少咸水,呛得要打喷嚏。

不由自主的刚张开嘴,海水就钻到他的嗓子眼。

死亡,说来就来,毫不迟疑。

小狐仙女友小说预览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

小狐仙女友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小狐仙女友小说、小狐仙女友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绝世武帝小说、绝世武帝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