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大汉狂徒小说、大汉狂徒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9 17:03 编辑:烟客 指数: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小说、大汉狂徒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4-02 10:49

字数: 2,155,502

状态: 已完结 69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大汉狂徒小说简介:他本来是一个摸金校尉,在一次倒斗中意外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大汉王朝。

穿越在太平年代,他本想着讨几个美媳妇,生得一群子女,卖弄一下自己偷来的才学和见识,过上美滋滋的生活。奈何他太优秀,被举荐入朝为官,一不小心成了朝廷红人,皇帝亲信。

最后他发现飞将军李广,大将卫青等根本不存在,封狼居胥的霍去病,不过是小卒,唯一能够让匈奴闻风丧胆的人叫陈汤。

而他就是陈汤。

大汉狂徒小说预览

第一章做完了花园的事情之后,陈汤在乐家又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两天,二小姐这个小萝莉并没有因为“调戏”她的事情继续找陈汤的麻烦,陈汤也乐得清净。

据说那个大小姐还没有回来,陈汤为了让大小姐看不出花园的变化,这两天他努力地照顾这些鲜花。期间,乐瑶也来过一次,只是看一看就离开。

除了二小姐乐瑶,杨文山对陈汤的表现也是足够满意的,这天他又来给陈汤称赞了一番后,说道:“陈汤,我们老爷要见你。”

乐家的老爷,叫作乐子泽,陈汤来了乐家也有几天,对乐家的重要人物也有几分了解,他知道乐子泽在扬州是一个大人物,只要他跺一跺脚,整个扬州城都会震一震。

听到乐子泽要见自己,陈汤愣了一会才说道:“老爷他找我有什么事?”

杨文山突然带有点阴沉地说道:“见了老爷你就知道,跟我走吧!。”

乐家老爷要见自己,陈汤也不会推脱,再说自己是护院的领头,好像还是一个挺高的地位,见一见老爷也是正常,于是就跟杨文山而去。

杨文山带着陈汤到乐家大院的东侧,这里有一间类似于道馆,但又不太像道馆的房子。房子只有一层,青砖碧瓦,很是普通。屋子旁边是围墙,围墙上爬满了藤蔓,藤蔓竟然有一半干枯了。

在这庞大的大院里,这个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当陈汤第一次看到这屋子,他就觉得奇怪,这次杨文山要带自己到这里来,显然乐子泽就在屋子里面,作为扬州城的大人物,怎么会住在如此的屋子里面?陈汤又是奇怪。

在奇怪之余,杨文山已经轻轻地敲门,门后有人说让陈汤独自一人进入,杨文山只是在外面等着,陈汤犹豫了一会,在杨文山突然变得热烈的目光之下,走进了这个奇怪的屋子里面。

一进入里面,外面的杨文山马上关上门,这时候陈汤已打量这屋子,屋子的窗子全部都封起来。

外面还是阳光明媚,可里面是阴暗的,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这种感觉陈汤很熟悉,就像是在古墓里面。

突然想到古墓,陈汤还将自己吓了一跳,心想这里根本不是古墓,是自己心虚。他的目光继续往前看,首先进入陈汤眼中的是挂在墙上的道家祖师爷的画像,在画像两边的地面上,各摆放着七盏摆放高低不一的油灯,灯正在燃烧,火焰微弱,没有照亮这阴暗的环境的能力。

除了这些,陈汤还注意到他脚下的地面,有一个五星形状的图案,星形是由红线交织连接而成,油灯正落在星形红线之内。

这些东西,马上将这气氛衬托得诡异起来,陈汤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于是他将目光在诸多物件中收回来,再次往前看。

在道家祖师爷画像之前,有一张红木桌子,桌子旁坐着一个人——乐子泽。

乐子泽四十来岁的年纪,身材还是不错,特别是双目,在阴暗的环境里面竟然闪烁着光芒。

看到了这里面奇怪的布置,还有乐子泽的目光,以陈汤做摸金校尉的经验,马上就能判断这个乐子泽不是普通人,恐怕整个乐家都不是普通人家。

如此,陈汤忍不住淡淡地一笑。

“看够了?”前方有声音传来,说话的人是乐子泽。

“老爷……”陈汤弯腰说道。

“过来,坐!”乐子泽说道。

在乐子泽对面,还有一张椅子,他让陈汤坐下,陈汤也不会客气。

“老爷,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陈汤说道,这个老爷很神秘,让陈汤也严肃起来。

“一江水有两岸景,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等陈汤坐下来之后,乐子泽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听到这句话,陈汤差点就从椅子摔下来,他奇怪地看了一眼乐子泽,然后才稳妥地坐在椅子上,又偷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也是在看着自己。

这一句话,是倒斗盗墓的暗语,作为专业的摸金校尉,陈汤自然能够听得懂,大概的意思就是:虽然各在一方,相距甚远,却毕竟都是同行,敢问你是哪里盗墓,活动范围是什么?

在这个不存在的历史中,竟然也有倒斗。

“老爷你在说什么?我不懂。”陈汤只能否认自己听得懂,盗墓摸金,无论古今,都是缺德的事情,陈汤打死都不会承认。虽然乐子泽说出了暗语,陈汤还是不敢相信乐子泽。

“你会不懂?你又何必否认?”乐子泽说道。

陈汤很无奈,就刚才他的动作就告诉了乐子泽自己是听懂了,他说道:“老爷开玩笑了,我真的不懂。”

乐子泽轻轻摇头,叹息说道:“也是,盗墓一行,本来就是极损阴德,为人不耻,给谁也不会承认。”

“盗墓?”乐子泽还直接说出这两个字,陈汤知道自己否认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尴尬地说道,“老爷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乐子泽说道:“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意思?”

陈汤摇头说道:“我真不懂。”

乐子泽说道:“你刚刚一进来,就将我这里的布置看了许久,可看出了什么?”

陈汤眉头又轻轻地皱起来,心中揣摩乐子泽话中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是要坑自己还是……嗯!乐子泽是如何看穿自己的身份?

通常盗墓的人,身上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气,有的人说是从古墓带回来的死气,也有人说是什么晦气,陈汤的身上是有这种气,如果是行家可以一眼看出来。但是乐子泽的身上,并没有如此的气,可见乐子泽也不是做这一行的,他是如何看出来?难道乐子泽是深藏不露的倒斗高手?

另外,乐子泽似乎早已经知道自己是摸金校尉,才会接见自己,他又是怎么知道,是老杨?杨文山和乐子泽一样,没有类似于陈汤身上的气质。

还有这地面的星形红线,两边各七盏的油灯,都诉说着这个屋子里面的诡异。

“怎么样?你还不敢说出来?”乐子泽的话从陈汤的对面传过来,将还在沉思的陈汤给惊醒了。

“死就死!”陈汤心想,他看了看附近,鼻尖轻轻一跳,震惊地说道:“这油灯……这味道……这是长明灯,以鲛人的油膏为灯油。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其油能燃,这油灯竟然……”

初始陈汤只以为这是普通的油灯,突然闻到了灯油的味道,他猛然想起曾经在一处古墓见过这种长明灯。而在古墓里面的长明灯,通常都是用这种鲛人的油膏而造成,虽说长明,在古墓这种环境下,也只能燃烧几百年,或者是上千年,最后也是油尽灯灭。

但一头鲛人的油膏,少之又少,南海的鲛人更是难寻,一个古墓里面能有燃烧千年的长明灯,这墓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鲛人油膏,长燃不灭,这十四盏油灯的灯油,大概有三十年未曾换过,现在快尽了。”乐子泽淡淡地说道,从他的语气当中,似乎还有丝丝忧伤,他继续说道,“除了这些,你还能看出什么?”

看到乐子泽如此,陈汤觉得乐子泽没有什么恶意,他说道:“南海鲛人,虽是传说,未必是假,要捕获鲛人,难于登天,非常人能做到。有如此能力的人,也只有皇宫贵族,这里的灯油,我猜是从古墓里面得来,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说道:“你说的不错,我这灯油,正是从古墓而来,老杨说你可能是一个人才,果然不错。”

原来又是老杨,怎么什么事都和他有关系。

乐子泽继续说道:“鲛人的油膏,得来不易,我乐家也只有如此一点,也只能燃烧三十年,眼看灯油就要枯竭。”

能有如此灯油,更能燃烧那么久,也是奢侈,听乐子泽的语气还不满意。

于是陈汤就说道:“老爷应该知足。”

“知足?”乐子泽摇摇头说道:“我还不能知足,你再看看我的长明灯是用来做什么?”

陈汤跟师父学过许多风水之术,用来勘测墓穴,或者是作为其他用处,他学的不精,但眼界还是有的,他一进来就看穿了这木屋的布置是有什么用的。

“这地面的红线,应该用朱砂浸泡过,朱砂聚阳,以红线朱砂摆放一个星形,为的就是聚集阳气。”陈汤说道,“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乐子泽目光突然变得闪亮,然后大笑一声,说道:“对!”

陈汤微微一笑,他已经豁出去,也就不怕多说什么,目光落在油灯之上,说道:“十四盏油灯,分布的位置各有不同,却落在红线之内。油灯的摆放,虽然高矮不齐,但两边的油灯都是三处高,四处矮,灯油又是长明的鲛人油膏,我猜是用来保留这聚集起来的阳气。”

停了停,陈汤再看一眼乐子泽,只见乐子泽的目光已经变得炽热,陈汤就知道自己说的不错,他继续说道:“朱砂聚阳,油灯锁阳,阳聚灯明,阳寿无疆,所以……”

陈汤又停下来,因为他注意到乐子泽满脸紧张的,双手都握成拳头,陈汤又说道:“所以,是用来延长寿命的。”

摆一个延长寿命的风水阵能不能延年益寿,陈汤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一半是真实,又有一半是骗人,真真假假,难以琢磨。

看乐子泽如此,陈汤知道乐子泽坚信这个延寿的方法。 第二章“延长寿命,延长寿命,哈哈!”乐子泽突然就笑了起来,似乎是笑得太厉害,他的身体竟然在颤抖。

“老……老爷,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陈汤试探地问道。

“对,你说的很对,你果然不是一般人,是高手、是人才,老杨并没有看错人,哈哈!”说着,乐子泽又兴奋起来,仿佛陈汤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被乐子泽这样一称赞,陈汤的心中还是有点得意,不过他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等于告诉乐子泽,自己就是干倒斗的,还是一个倒斗的高手。

现在陈汤已经不怕身份问题,因为他觉得乐子泽虽然不是同行,但是乐子泽和倒斗也有渊源,而乐子泽用这个方法来延长寿命,一般是做了极损阴德的事情后弥补方法。

所以说乐子泽不一般,这个乐家也不一般。

“老爷你客气了。”陈汤说道,“不知道老爷你要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乐子泽说道:“有何用处,等会我就会告诉你,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能不能看出来我这个风水阵是给谁延长阳寿?”

给谁延长阳寿,这个真的是难倒陈汤,他只不过是半桶水,怎么能够看得出来?只能够轻轻摇头。

“怎么,你看不出来?”乐子泽略带失望。

“老爷你太看得起我,嗯……”陈汤在思量之间,突然想到什么,他说道,“这屋子处在院子的东方,按照书上的说,清晨的太阳充满天地灵气,而东方又是阳气充足的地方。方才我看外面的藤蔓,已有一半枯萎,现在不过夏天,还没入秋,藤蔓怎么枯萎?阴阳失调,阴盛阳衰。可在这东方的位置,阳气本来就是充足,怎么如此?”

“哈哈!”乐子泽又笑了起来,他用力一拍桌子,激动地说道,“不错,说的都不错,你继续说下去。”

陈汤继续说道:“那个宅院当中,阴阳失调,阴盛阳衰,因此才会摆阵聚阳,延长寿命。阴者,女子,应该是给女子延长寿命。”

说完,陈汤有点忐忑,他是半桶水,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然后听得乐子泽说道:“给女子延长寿命,你果然能看出来。”

陈汤松了一口气,他这半桶水真的说对了,他说道:“这个,也不过随便说说,老爷你不要当真,而且风水术很奇怪,半真半假,不能完全相信。”

乐子泽说道:“不!这个绝对是真的,看你也是倒斗的人,我也不怕告诉你一个关于乐家的秘密,我们乐家就是做倒斗出身,直到我父亲那一辈,才金盆洗手,虽然我从来都没有涉足过倒斗,但是我知道的一点都不比你少。”

果然是真的,乐子泽虽然不是同行,但也脱离不了关系,陈汤也想不到乐家也是依靠倒斗发家,怪不得会看穿自己摸金校尉的身份。

“做倒斗这一行的人,身上都免不了带着一种死气,是经常下墓穴沾染的,老杨第一眼看到你,就看出你身上的死气,才会将你带回来,也将你留下来。”乐子泽这才说出其中的原因,“老杨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我们情同兄弟,我会的他也会。”

“果然是这样。”陈汤说道,“老爷和我也算是同行,我承认我就是做倒斗的,想不到我穿越……我在扬州,也能遇到同行。”

乐子泽说道:“你终于都承认了,我还是奉劝你以后都不要做这些事,损阴德,否则等你成家之后,就会像我这样无奈。”

陈汤不太懂乐子泽的话,他问道:“老爷为什么无奈?”

乐子泽说道:“你知道乐家为什么要摆如此阵法来为家中女子延长寿命?就是我的祖辈做这些事做多了,以至于我们后辈遭殃,祸及我乐家的女子,没有一个人能够活过二十岁。在三十年前,我最后一个姐姐刚好二十岁,她去世了,然后我父亲金盆洗手,并且在此安排一个阵法,就是希望给我的女儿,以及乐家以后的女眷延长寿命。”

“什么?”陈汤在以前也听师父说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师父都花甲之年,膝下无子女,才收了陈汤和陈以天两个徒弟,陈汤说道:“真的是报应?”

乐子泽说道:“真的是报应。”

陈汤想了一会,摇头说道:“我觉得不会是报应,这个可能是遗传……病,这个是什么病,老爷你应该不懂,但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我觉得不是报应,老爷你请大夫来给两位小姐看病吧。”

如果乐子泽说的是真的,最后“报应”就落在大小姐乐萦和二小姐乐瑶的身上,大小姐陈汤不认识,不过二小姐还年轻,那么年轻就去世,真的可惜。

陈汤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现代的医学昌明,类似这种报应之类的说法,其实就是遗传病,不过陈汤想跟乐子泽说遗传病也不知道怎么说。

还有,如果要说是报应,恐怕也有理由,就屋子附近枯萎的藤蔓,像是阴阳失调所致。陈汤还听师父说过,那些倒斗的人,基本都孤身一人。

“病?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病。”乐子泽摇摇头,即使真的是遗传病,这个年代也没有医生能够检查出来,更不用说治愈,乐子泽说道,“我已经给她们姐妹找过很多大夫,没有病。”

这一下陈汤也无可奈何,他又不是医生,更没有现代社会那些医学设备,怎么帮忙?

“你来了乐家也有一段时间,应该知道乐家十五月圆夜不能外出。”乐子泽继续说道,“那是因为乐家的所有人,在这个晚上,都要在房间为乐家祈福,为乐家积功德。如果不是这样,乐家早已经没了。”

原来还有这个原因,怪不得陈汤那个晚上看不到什么人。

“我虽然会一些风水术,但这些报应这类的我根本不懂怎么化解,老爷你这次找我来也无济于事。”陈汤说道。

“你且听我说下去。”乐子泽说道,“今年萦儿已经十九岁,很快就是二十岁,我这里的长明灯,不足一年就要熄灭,所以……”

还没等乐子泽说完,陈汤就知道乐子泽要说什么,陈汤说道:“老爷是想让我去古墓找长明灯?”

乐子泽直接说道:“不错,我已经确定了一处古墓的位置,本来我想自己亲自动手,想不到就遇到了你。明年萦儿就二十岁,所以我想求你帮忙,去古墓取出长明灯灯油,为萦儿延长寿命,我可以将我的一切都给你,包括这个乐家。”

他这样说,还真的豁出去,一定要救大小姐乐萦。想到杨文山说的,乐家有四成生意都是大小姐经营的,想来乐萦在乐子泽心中的地位一点都不低,为了她竟然可以如此求陈汤。

陈汤说道:“老爷你刚才也说过了,倒斗是损阴德,你何必让我为难?我就是倒了一个不应该倒的斗,所以才会到这里,否则就我的能力,何须来老爷你这里做护院?”

在乐家稳定下来后,陈汤也想金盆洗手,再也不碰倒斗这类活。两位小姐现在的情况,可能不是报应,是遗传,这个年代的医学技术根本就治疗不好这样的病。还有的是,遗传是一个很奇怪的病,上一代可能被遗传,下一代可能不会。

乐子泽听到陈汤要拒绝,明显就在他的意料当中,他说道:“你真的不愿意?我求你,等你将灯油取回来,我一定会给你立一个长生牌,给你祈福。”

还长生牌,陈汤就一个凡夫俗子,如何承受得起,他连忙站起来说道:“老爷我能不能拒绝?”

再次听到陈汤要拒绝,乐子泽仿佛老了许多,刚才他已经站起来,这时候无力地坐在座位上,热烈的目光这时候也变得暗淡。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缺德,想来你已经得到其中的报应,你不想去我也能理解,也不能完全怪你,唉!”乐子泽也不打算继续劝说,“这件事我自己来做吧。”

陈汤说道:“老爷……多谢老爷你的理解。”

乐子泽说道:“你不是一个寻常的人,我希望你能继续留下来,就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你现在可能还会拒绝,等你看到萦儿之后,或许会改变注意,萦儿天姿国色……”

听他这样说,似是还想将乐萦许配给自己,也有可能是乐子泽的套路,但是陈汤真的想留下来,他说道:“多谢老爷,我决定不做这些事,就真的不会去做,请老爷原谅。我不需要老爷的挽留,也会留下来。”

来了古代一段时间,陈汤也知道一些古代礼仪,乐子泽虽然有求于自己,作为下人的陈汤必须要遵循下人的规矩。

乐子泽说道:“我看你也是铁了心,算了吧,你先下去吧!”

“多谢老爷!”陈汤再次对乐子泽表示感谢,然后就离开。

才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等候的杨文山。

“怎么了?”一看到陈汤,杨文山就激动地问道,他也想知道结果如何,他显然知道其中的问题。

“也没什么,我不答应。”陈汤说道。

“怎么可能不答应,你……”杨文山激动地说道,突然他又找不到陈汤必须答应的理由。

“老杨,算了……”也许是听到杨文山的话,屋里面的乐子泽无力地说道。

陈汤对杨文山和乐子泽说了一个抱歉,就回去他的花园里面,给花适当地浇水,陈汤又要开始他的悠闲生活。

可能是听了乐子泽的话,陈汤突然就心事重重的,似是怜悯两个小姐,也可能自己就是摸金校尉,心中有点感触而已。

觉得心中的沉闷没办法祛除,陈汤想出去走走,缓解心情,正要走出去就被人叫住了。

“坏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陈汤的身后传过来 第三章陈汤一回头,就看到了二小姐乐瑶急忙地走过来,差点就撞到陈汤的身上。

“二小姐……有什么事走得那么急?”看到二小姐这个样子,陈汤也是好奇。

“走,你跟我走……”乐瑶才稳住自己的身体,就拉着陈汤往外面走。

“呃……二小姐你先别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汤连忙说道。

“我让你帮我去打一个人,你去不去?”乐瑶凝重地说道,且看她的脸上,似乎带有点忧伤,看似遇到了什么事,难道还是被别人欺负了?

“打人?不太好吧?二小姐你也知道我陈汤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人,打人这种犯法的事情从来不会做。”陈汤拒绝说道,就是二小姐被欺负了,也不应该打回去,而且报官。再说了,乐家二小姐谁敢欺负她?

“我呸……你这坏人还敢说自己是好人。”乐瑶大叫,“我现在问你,你要不要去帮我打人?如果你不去看我以后怎么弄死你!”

“打人真的不太好,我没记错的话,二小姐你好像也练过武功,你自己动手就好,打不过还可以放狗咬。”陈汤说道。

“你到底去不去?”乐瑶说道,说着还用那种让人发毛的目光盯着陈汤,让陈汤心寒。

不过陈汤注意到二小姐的美目当中,隐隐有泪水,陈汤眉头一皱,心想不会真的是被欺负了?

想起乐子泽说的话,二小姐应该也活不过二十岁,这二小姐也挺可爱的,除了放狗咬人的时候,所以陈汤又有点不忍。

“去,我当然去,我就要去看看谁敢欺负我乐家的二小姐。”陈汤突然改变主意,“二小姐你带路,看我怎么揍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好,本小姐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快点给我走,晚了就出事。”乐瑶一说完就快速走出去,看起来真的有什么大事发生。

看到乐瑶走得急,陈汤应了一声连忙追上去。陈汤从电视剧看到的,一般富家小姐出门都走马车、轿子坐,可乐瑶大步往前走,走的速度一点都不慢,陈汤不得不再次感叹电视剧骗人。

走过了好几条街,乐瑶终于在一家客栈面前停下来,陈汤从客栈的门口往里面一看,让他怪异的是客栈里面没有任何客人。

“快走……”只是停顿了一会,乐瑶又招呼陈汤走进客栈,客栈里面的小二似乎都认识乐瑶,连连叫二小姐,最后乐瑶带着陈汤走上客栈的二楼。

在二楼有好几个人,除了客栈的小二、掌柜等人,还有四个年纪不大的男子,陈汤一看对方的衣着就知道是富家公子,心想该不会是这些富家公子欺负了二小姐?

乐瑶和陈汤两人才走上客栈,就被四个富家公子发现,其中一人突然大喜,冲乐瑶说道:“小妹你终于回来了。”

这个人叫乐瑶做小妹,陈汤只是一想就明白这个富家公子是什么人,是乐家唯一的少爷,乐子泽的儿子乐桓,乐萦的弟弟,乐瑶的哥哥。

陈汤来了乐家这段时间,也只是听说过乐桓,见面还是第一次,再看乐桓长得还不错,一个小白脸的样子。

“哥,我们不怕,我把人找来了。”乐瑶气势汹汹地走过去,乐桓听到自己妹妹的话,腰板一挺直,冲着另外一边的三个男子冷哼一声。

“哈哈……”一看到乐桓的动作,那三个男子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很很是放肆,更是目中无人。

“竟敢在乐家少爷和二小姐面前放肆,他们到底是谁?”陈汤心里面嘀咕,又是疑惑地看着那些人。

一听到那三人笑声,乐桓就有点心虚了,刚刚挺直腰板的他又怂了,这一下那三人更是放肆地笑,乐瑶看到这里,气得连连跺脚。

“乐桓,你姐姐不在扬州,没有人给你撑腰,你竟然将自己的妹妹推出来,可笑!哈哈……”三人当中的一人笑道,另外两人似是以他为首,看到他笑了起来,那两人也跟着笑了。

“朱立心,你不要欺人太甚。”乐瑶指着刚才那个说话的人,陈汤也知道这人就叫朱立心。

看起来朱立心的后台也不小,竟然能对乐桓和乐瑶如此。

“欺人太甚?我从来不会做,不过我今天只讲究公平,为了公平而来。”朱立心说道,“都说愿赌服输,我这次就是来收帐的,乐桓他……”

“小妹,你不是找了人来帮助?人呢?”乐桓大急,他打断了朱立心的话,似乎不想朱立心说出什么。

“愿赌服输?”陈汤心中无奈,他早已经听说过乐家少爷不学无术,经常出去惹事,这次朱立心敢这样,只怕也是乐桓惹祸了。

“对啊!陈汤,你快点给我滚出来。”乐瑶想起了陈汤。

“来了!二小姐、少爷,我来了。”陈汤连忙走上前。

“打,给我狠狠地打他们。”乐瑶指着朱立心三人说道。

朱立心三人一听,又是大笑,他们笑的不是乐瑶,而是陈汤,因为陈汤一头短发,又穿着护院的衣服,显得不伦不类,让他们看了就觉得好笑。

看到对方这样笑陈汤,乐桓才打量一眼陈汤,他自己都差点要笑出来,他说道:“我说小妹,你……你在哪里找来这个怪人?”

乐瑶本来就生气,看到自己的哥哥也这样轻视自己找来的人,她大叫:“你给我住嘴,回去再教训你,陈汤打死他们。”

这个乐桓也太没骨气,而陈汤也太气恼这些人,竟然取笑自己,不就是短头发,陈汤心中已经臭骂这些人头发长见识短,不过陈汤并没有马上动手。

“二小姐,真的要打人?打人可是犯法的。”陈汤突然说道。

他不说话还好,他一说话那三人就笑得要趴在身边的桌子上,乐瑶听他一说,差点就气晕。

“你叫陈汤?还好你不动手,打人真的是犯法,你知道我是谁吧?我叫沈玉山,我爹是扬州太守。”在朱立心身边一人说道。

“我爹是杜青天,扬州都督,我叫杜和正。”另外一人说道。

“嘶……”听到他们的自我介绍,陈汤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突然变大,全部都是“官二代”,只怕那个朱立心的来头也不小,他还怎么打?

“陈汤,你打不打?不打我回去就打你。”乐瑶又是大叫。

陈汤很无奈,眼前的人他根本就惹不起,不过二小姐他更惹不起,他说道:“二小姐,打人我不敢!”

乐瑶说道:“怕什么?我乐家给你出头。”

有这句话陈汤就放心,他说道:“打人我就不敢,不过呢……”

陈汤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提起脚往身边的一张桌子踢下去,“啪”的一声响起,那张桌子被陈汤一脚踢得四分五裂,那三个人本来还想笑的,这时候的笑容也僵硬在脸上。

“打人我不敢,打桌子我还不成问题。”陈汤笑嘻嘻地说道。

三人听到陈汤的话,才醒悟过来,朱立心惊慌地指着陈汤:“你……你要做什么?”

陈汤说道:“没做什么,我只是打桌子,又不是打你们,所以我不犯法对吧?”

“嘻嘻……不犯法……哈哈……”乐瑶看到那三人的举动,忍不住就笑了,她对陈汤这一脚还是很满意。

朱立心说道:“不犯法?哼!这家客栈现在是我朱家的,你一个乐家护院竟敢在我家的客栈打坏我家的桌子,还不犯法?”

“你放屁!”乐桓说道,“客栈是我们乐家的。”

乐瑶说道:“谁承认客栈是你们朱家?真的不要脸。”

朱立心哈哈一笑:“沈兄和杜兄都可以作证,乐桓和我们打赌输了,将客栈输给我朱家,今天我特意来收回我的客栈,所以这客栈是我朱家的产业。”

听到这里,陈汤已经猜到是什么原因,原来乐桓将乐家的客栈输给了这个朱立心,今天朱立心是来收客栈的,怪不得客栈里外都没有客人,而乐桓真的够败家。

被朱立心这样一说,乐桓又怂了,竟然不敢开口反驳,乐瑶恨铁不成钢地推了乐桓一把,她说道:“朱立心,你们一群人一起欺骗我哥,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什么愿赌服输,我呸!”

沈玉山不屑地说道:“大小姐不在,现在就要二小姐给你出头,乐桓你真没用。”

乐瑶愤怒地说道:“你们够了,有我在就足以对付你们,客栈就是乐家的,谁也抢不走。”

陈汤终于明白乐子泽为何要央求自己救这两姐妹,就乐桓这个窝囊的样子,怎么支撑这个乐家?

朱立心说道:“今天我就要将客栈的地契拿走,我就看看谁敢阻拦。乐桓,赌约是在秋荷姑娘面前下的,你应该要愿赌服输,否则你在秋荷姑娘面前永远都抬不起头。”

说完三人又是大笑,又恢复刚才肆无忌惮的样子。

“又是秋荷那个狐狸精,陈汤……”乐瑶又大叫陈汤的名字。

“到……”陈汤应了一声,突然就往那三个人走近两步,那三人刚才已见识过陈汤的厉害,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陈汤目光突然一变,冷冷盯着那三人:“就你们还敢欺负我家二小姐,活得不耐烦。”

顿时陈汤变得杀气腾腾,他本来就是摸金校尉,经常进出古墓,他身上可以说是沾染着死气,再加上他故意放出的气势,三人如何见过这些,一时间被震慑了。

就是乐瑶和乐桓,这时候也不敢说话,瞪大眼看着陈汤。

朱立心咽了咽口水,说道:“我就不信你敢打我?”

陈汤淡淡地说道:“你敢欺负二小姐,我就敢打你!”

这种纨绔子弟陈汤以前见多了,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只要陈汤凶一点,他们就不敢对陈汤怎么样,不过陈汤现在凶过头。

客栈的二楼,马上变得安静,甚至是空气的温度都降低,陈汤已经慢慢往朱立心走过去,朱立心马上后退,沈玉山和杜和正也是如此,

“谁敢在我乐家的客栈打打杀杀?”这时候,一个柔弱的声音从楼梯的方向传来。 第四章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很好听,很轻柔,二楼上的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都忍不住往楼梯处看过去,好一会才看到一个女子从楼梯走上来。

看到这个女子,陈汤都愣住了。

只见这女子约莫十八九岁,一张瓜子脸,眉毛弯弯,双目如明珠一般,容貌甚美。再看她一身翠绿色的衣服,映衬她雪白的皮肤,长发披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有一种严肃的感觉。

咋一看,女子和二小姐乐瑶还有几分相似,就是一个长大以后的乐瑶。

看到这里,陈汤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目光凝聚在女子身上,久久不能放开,心中已经大叫:“美女……古装美女……”

穿越了那么久,陈汤还是真正地看到一个古代美女,乐瑶只是小女孩,还不算美女。

“姐姐……”乐桓和乐瑶两人连忙地往女子走过去,原来这个女子就是乐家的大小姐乐萦。

乖乖!乐家大小姐原来那么漂亮,陈汤心想,他再看看二小姐,又想二小姐还小,长大之后和大小姐相比,绝对不会逊色,在乐家做护院也不亏、不亏。

乐萦一出现,就将陈汤的目光给吸引过去,朱立心三人再也感受不到来自陈汤身上的气势,他们全身一松,随后也往乐萦走过去,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大小姐。”

在乐瑶和乐桓面前,他们三人还肆无忌惮,可面对乐萦,他们惧怕乐萦,不敢在乐萦面前造次。

乐萦并没有理会陈汤的目光,更不理会朱立心三人,而是冷清着脸对自己的妹妹和弟弟说道:“你们俩,我不在家一会,就没人管你们,胡乱惹事是不是?还要打人。”

乐桓和乐瑶都是明白乐萦的人,他们都知道乐萦生气了,乐桓都不敢说话,乐瑶说道:“姐姐,不是我们惹祸,而是别人欺负都我们头上,就是这个朱立心。”

听到乐瑶的话,乐萦终于都看了朱立心一眼,朱立心忍不住脸上一热,他说道:“二小姐说错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敢欺负乐家。”

看得朱立心害怕乐萦,乐瑶的胆子也大了,她说道:“他说谎骗人,他们还想来抢我们的客栈,姐姐你不要相信他的鬼话。”

“呃!我们也不是抢。”朱立心尴尬地笑道,“乐兄,我们和乐兄打赌,结果乐兄输了,而我们的赌注就是客栈。不过我们都是闹着玩,不能当真,哈哈!不能当真。”

在大小姐面前说的话,和在二小姐面前说的完全不一样,陈汤都鄙视朱立心。

“对对对,闹着玩……”看到朱立心如此说话,乐桓马上将朱立心的话接过来,然而还没说完就被乐萦打断。

“住嘴!”乐萦冷冰冰的,乐桓真不敢说话,乐萦又说道,“朱二公子既然是闹着玩,这个赌注就是假的对不对?”

“假……假的,是假的。”朱立心说道,“我们朱家和乐家,早晚都是一家人,听说大小姐还和家兄一起去金陵,等大小姐进了朱家的门,这客栈就不分彼此,今天就这样作罢!”

乐瑶说道:“我呸!你们朱家的人,怎么配得上我姐姐?再乱说话我就让陈汤打烂你的嘴。”

“瑶儿,女儿家说什么打打杀杀?”乐萦说道,“我是自己一人去金陵,并没有和大公子一起,二公子你就不要乱说话,既然没事,三位公子还请回吧,我今天刚回扬州,就不送三位。”

“是!大小姐好生休息,今天是我们的不对,特此道歉。不过大小姐,立心多说一句话,你家这个奴才,还欠缺管教,回去要好好教训他。”朱立心看了看陈汤,说完又对乐萦等人嘻嘻一笑,就离开了客栈。

陈汤当然知道朱立心说的奴才就是自己,他已经将朱立心的全家都问候一遍。

等那三人都走了之后,乐桓和乐瑶才松了一口气,乐瑶说道:“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幸好你回来了,朱立心那个王八蛋真的不是人,我差点就让陈汤打残他。”

一边静静等候的陈汤很无奈,他又躺着中枪。

“瑶儿你胡闹,女儿家怎能这样说话,还有乐桓你……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乐萦说道,“全部都给我回家去,等会我就惩罚你们。”

“姐姐……”乐瑶拉着乐萦的手轻轻摇晃。

“回去……”乐萦冷冷地说道,乐瑶连忙撤手低下头不敢说话,不过她还偷看一眼陈汤。

“走吧!”乐萦继续说道,转身盯了陈汤一眼,就往楼下走,到一楼的时候乐萦看到客栈的掌柜,说道,“张伯,客栈还请你帮忙看管。”

掌柜张伯连忙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乐萦点点头,就走出客栈。客栈门旁有一辆马车,乐萦三人登上马车,陈汤和几个家丁丫鬟只能够在马车旁跟着,往乐家而去。

到了乐家之后,乐萦马上带着乐桓和乐瑶到乐家的账房,竟然还要带上陈汤,陈汤只能够无奈地跟上去。

在乐桓和乐瑶被乐萦带入账房的时候,作为护院的陈汤只能够在账房外面等着,大概等了一个时辰乐桓和乐瑶才走出来,乐瑶说让陈汤进去。

终于都到陈汤去训话,陈汤只能够走进账房,乐萦正坐在账房正中央,看到陈汤进来,若有深意地看着陈汤。

“大小姐!”陈汤一个弯腰说道。

“你就是陈汤?”乐萦淡淡地说道。

“原来大小姐你也认识我。”陈汤觉得惊讶,不过想到二小姐,肯定是二小姐将自己的名字说出来。

“方才瑶儿提到好几次你的名字,我想不知道也难,你也挺厉害的,来了我乐家也没几天,就攀附了乐家二小姐。”乐萦的声音还是那样淡淡的,很轻柔、很好听。

“没……没有吧?”陈汤心里叫苦,哪里是自己要攀附二小姐,是自己和二小姐成了仇人。

“没有?”乐萦轻轻摇头,“我不敢相信,你作为一个护院,就要知道自己护院的身份,有些事情你应该做,有些事情你不应该做。”

陈汤连连点头:“是的,感谢大小姐你的教诲。”

他哪里会听教,只是想离开,随口打发乐萦而已。乐萦虽然漂亮,陈汤看着也赏心悦目,不过他看得出来乐萦是一个女强人,带刺的玫瑰,这种女人陈汤可不会撩。

乐萦说道:“你还很会说话,只是我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知错。”

陈汤就纳闷了,怎么是自己错了,他说道:“知错?敢问大小姐我的错在哪里?”

去客栈打人,明明就是二小姐拉自己去的,和他没有关系,怎么是自己的错?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大小姐总不会知道自己毁了她的花园。

想起花园,陈汤又想希望大小姐不要知道花园的事情才好。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错。”乐萦眉头一皱,“你知不知道朱家?是扬州城中仅次于我们乐家的大家族,还有沈玉山、杜和正都是惹不得的人,你竟敢要对他们动手?”

原来是这样,陈汤明白了,乐萦是要将这个黑锅给陈汤背上,这下子陈汤就不满了,他说道:“我说大小姐,我都没动手打人,只是恐吓他们一下而已,你就说我错了,我觉得我错的很冤枉。”

这还是第一次有下人敢如此对自己说话,乐萦迟疑一会才说道:“你说你冤枉?我就想看看我怎么冤枉你。”

在客栈听了乐瑶和朱立心他们的吵架,陈汤已经知道事情的大概原委,他嘻嘻一笑,说道:“根据我所知道的,少爷和那个什么朱公子打赌输了,先不说他们赌的是什么,就我们少爷的……呃!不对,是那个朱公子他们,肯定是骗了少爷。二小姐知道少爷被骗,应该不敢告诉老爷,就找我去帮忙,我只不过是恐吓他们,而且我这样做,都是为了我们乐家而已,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做错了。”

乐萦并没有马上反驳陈汤的话,轻轻点头,一会后才说道:“你说的不错,但也不是你一个护院可以做的,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就是护院而已。”

“护院怎么了?护院就不是人?”陈汤很不满,大户人家真的不把平民百姓当作人来看,陈汤说道,“我也是为了乐家才这样做,大小姐你就说是我的错,明显是要给我背黑锅,不过我没所谓,背就背,只是其他人知道了会心寒。”

“果然是牙尖嘴利。”乐萦说道,“你这样说,别以为我不敢惩罚你?”

“惩不惩罚,随你便,反正我不在意,即使你赶我走我也不在乎。”陈汤也不跟她客气,而陈汤也知道她不会赶走自己,就因为乐子泽,乐家的老爷都有求于他。

终于,乐萦都有点气恼,她说道:“你一个新来的护院,还真的不识好歹。”

陈汤说道:“我不识好歹?哼!我还说你不识好歹罢了,我为了你乐家,都得罪那些官二代、富二代,最后他们要报复,肯定会报复在我身上,而你们一个大家族居然都保不住我,真是可笑。”

乐萦说道:“这样看来,你是死不悔改,好!我们乐家也是有规矩的,我这就用家法侍候你。”

“姐姐……不要啊!姐姐!”突然账房的门被推开,乐瑶快速走进来。

大汉狂徒小说预览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

大汉狂徒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大汉狂徒小说、大汉狂徒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小说、原来三国可以这么读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