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2 11:09 编辑:栀璃鸢年 指数: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18 16:15

字数: 2,998,870

状态: 已完结 98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简介:乱世之初,作为一名后世的特种兵,罗阳来到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或许,活下去,才是罗阳最先要解决的问题! 只要能够活下去,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如果你不让我活下去!那我就让你活不下去! 士兵?抢!军队?抢! 城池?抢!名将?抢! 美女?抢!国家?抢! 天下?都抢了那么多了,这天下也是不抢白不抢!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预览

第一章看着黄叙的模样,罗阳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现在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如今黄巾军围困南阳,还不知道能不能守住呢!就算是能够守住,那华佗云游天下,罗阳恐怕有生之年都不见得能够碰得到他,更不要说是找他来给黄叙看病了。

当即,罗阳轻轻地拍了拍黄叙的头,笑了笑,却是没有回到自己的房内去休息,而是转身离开了黄府。倒不是罗阳在生黄忠的气,而是对于城头上,罗阳还是不怎么放心,所以决定前往城头巡查一下。

如今罗阳在南阳城内也算是一个名人了,这半个月以来,城内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兵都知道,若是没有罗阳,恐怕南阳城早就被城外的贼兵攻破了。在黄巾军围城之前,就有不少难民逃到了南阳城内,从那些难民口中,大家都知道那些贼兵攻破城池后的所作所为,所以罗阳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感恩的对象了。在大街上,那些百姓见到罗阳都是恭恭敬敬地朝着罗阳行礼表示自己的谢意,甚至还有几个愣头青跑到罗阳面前,要求加入守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看着那些半大孩子,罗阳也是一脸无奈,若是城内还有能够作战的壮丁,只怕早在半个月前,就被褚贡给征到守军当中去了。剩下这些半大的孩子也不过都十一二岁,要是也征入了军中,打仗的时候上不添乱已经算是万幸了!

应付了那些热情的百姓之后,罗阳径直走上了东城头,这里之前是由黄忠负责把守的,同时也是四个城门中损失最严重的。对于这一点,罗阳也是感觉十分的无奈,要论武艺,黄忠让罗阳一只手,罗阳都不见得是黄忠的对手。要论机智,黄忠也不是个笨蛋,时不时也能够弄出些个计谋。可问题就在于黄忠的这个脾气,太容易上当了,本来黄忠若是踏踏实实地守在城头,这守军的损失绝对会降到最低。偏偏黄忠就是不肯安分,原本城内守军的数量就不多,可是再也经不起黄忠这样消耗了。

见到罗阳上了城头,那些本来都在城头休息的官兵一个个都是站起来,朝着罗阳行礼。这些天来,罗阳可是救了他们不知多少次了,他们心中对于罗阳那也是万分感激的。

罗阳只是摆了摆手,便是朝着其中一名低级军官问道:“怎么样?将士们的伤亡如何?”

那名军官低头抱拳回答道:“回禀罗大人!城头上原本有两百余人,经过今日一战,折损了三十名兄弟!还有十三名兄弟身负轻伤,虽然有些影响,但还能够上阵杀敌!”罗阳听得那军官的话,却是注意到在他的胸口的铠甲内,却是露出了一条白色的布条,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迹。想来,在他口中那些身负轻伤的人,就包括他自己吧!

听得军官的汇报,罗阳却是不由得一阵阵心疼,虽然只是损失了数十人,但这数十名官兵在和黄巾军的战斗中,那是可以发挥出相当大的助力啊!罗阳所负责的城头,这半个多月以来,总共折损的,也只有二十多人而已,今天黄忠一天就损失了这么多人,难怪历史上南阳虽然有黄忠这样的猛将,却是抵挡不住黄巾军的攻击。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罗阳暗暗下定了决心,朝廷派遣大军还要等到四月份,而大军打到南阳却是要等到六月份。照着这样的消耗下去,恐怕就算没有张曼成这些不安要素,南阳城也守不住!罗阳必须要想个办法,将黄巾军给退去,要不然,等到南阳城被破,那罗阳也没命了!

慢慢走到城墙边上,朝着城外黄巾军的军营望去,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随着夜色渐渐降临,军营也是慢慢亮起了火把和篝火。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火光,罗阳不由得紧皱起了眉头,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这半个月以来,每天罗阳都要到各个城头上巡视一遍,这城外黄巾军的军营那是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今天罗阳却是明显感觉到城外的军营和平日有些不同。

到底是什么不同?罗阳紧皱着眉头,整个身子都贴在城墙上往外看。军营的位置没有变化,依旧是在原来的地方,至于那军营的大小、方位都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而且和往常一样,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黄巾军开始埋灶做饭,军营内火光点点,从城头上望去,密密麻麻的,看的让人心惊。

对!火光!就是火光!罗阳瞪大了眼睛看着城外的军营,军营内的火光却是要比平时多出许多!怎么会这样?一支军队到了夜晚基本上就是一个营帐前面点燃一个篝火,那火光的数量是有数的!可是今天黄巾军军营内的火光却是变得如此之多,罗阳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军营内的黄巾军人数也增多了!

罗阳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异常难看起来,想不到一语成鉴,黄巾军果然还有援军!这些天来围在南阳城外的黄巾军约莫有二十余万人,这已经是大大超乎南阳城的承受范围了。若不是罗阳和黄忠奋勇杀敌,恐怕南阳城早就破了,现在又多了这么一支生力军,而且还很有可能是那个一支未曾露面的张曼成,罗阳心里已经是有些绝望了。

“来人!”虽然心底有些绝望,但罗阳还是立刻喊起了身边的士兵,马上之前那名军官便是快步跑到了罗阳的面前听令,罗阳对那军官喝道:“立刻派人去通知郡守大人和黄将军!让他们火速来此!就说是有紧急军情!”

现在这种情况,罗阳可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这些士兵,万一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对守军的士气有所影响!那名军官听到罗阳的命令,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立刻执行命令,去安排人通知黄忠,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前往郡守府通知褚贡。

而罗阳则是面色铁青地看着城外的军营,苦思冥想,希望能够想出一个能够破敌的办法。可现在摆放在罗阳面前的,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砂锅上的漏洞,罗阳手上只有一小块破布,想要用这一小块破布堵住砂锅,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用一句俗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等了半个多时辰,最先赶到城头的是黄忠,显然那传话的人到黄忠家中的时候,黄忠已经睡着了。登上城头的时候,黄忠身上的铠甲还没有穿戴整齐,脸上还有些没有睡醒的样子。登上城头之后,那黄忠先是左右看了看,看到罗阳的身影之后,便是快步走到罗阳的身边,问道:“子悔,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急找我过来?”

罗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得一阵踏步声从身后传来,却是褚贡带着一众亲兵登上了城头。自从黄巾军围城之日开始,褚贡也只是在第一天的时候到过城头上。但毕竟褚贡是个文人,这城头上对他来说太危险了,所以褚贡也就没有再来过城头。

褚贡刚刚踏上城头,却是正好看到城头上那些还没有打扫干净的血迹,脸色不由得一白。若不是知道罗阳有要事相告,只怕褚贡马上掉头就走,当即也只有强忍住不适,绕过那些血迹朝着罗阳那边走去。见到褚贡,罗阳和黄忠也是带着城头上的官兵朝着褚贡行礼。

褚贡尽量使自己不去想城头的惨象,看着罗阳和黄忠,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子悔,这么急找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仿佛也看出褚贡的不舒服,罗阳不再啰嗦,让褚贡将左右的官兵都屏退,然后再悄声将自己的发现和猜测告诉了褚贡和黄忠。听完罗阳的话之后,无论是褚贡还是黄忠,全都是脸色一变,本来他们还在等着朝廷派来的援军,谁知道自己这边的援军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敌人的援军,这一仗,更加难打了!

对于罗阳的判断,两人都没有怀疑,可还是忍不住朝着城外望去,看到那城外黄巾军军营内密密麻麻的火光之后,两人的脸色也是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黄忠毕竟还是沙场上的战将,还能够保持住沉稳,可褚贡却是一个羸弱的文人,哪里还能够保持得住,当即便是吓得脸色惨白,转头对着罗阳颤声说道:“子,子悔,那,那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罗阳苦笑了一番,他如果能够知道怎么办就好了!一旁的黄忠沉声说道:“不管如何!我们明天先打上一场再说!子悔,明天我们就不用藏着掖着了,那两千人马一定要派上!要不然,就靠城头上的这些人,我们绝对抵挡不住!”

黄忠所说的那两千人马,正是当日黄巾军初至的时候,褚贡下令在南阳城内征用的壮丁。这些壮丁只是在前几日跟着官兵一道守城,等到罗阳被褚贡提拔为校尉之后,罗阳就向褚贡提议,将这些壮丁先留在城内进行训练,城头上只靠那些原有的守军还是能够抵挡得住黄巾军的攻击的。 第二章罗阳会这么建议,完全是因为那些被临时征用的壮丁其实就和城外的黄巾军一样,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几乎帮不上什么忙。与其让他们在城头上添乱,白白牺牲,还不如先在城内的军营内好好训练一番,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再派上用场。

听到黄忠的话,罗阳只是沉默了片刻,最后也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虽然经过了这半个多月的训练,但那些壮丁也只是仅仅会用武器而已,连个新兵都不如。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容罗阳再犹豫了,有援军加入的黄巾军,到了明天一定会全力进攻的,而守军方面若是不能全力以赴,那么等到被攻破城门之后,那后悔都晚了!

在同意了黄忠的这个提议之后,罗阳却是转头对褚贡说道:“大人!我担心这次贼兵的援军绝不简单,恐怕就是再加上那两千新兵也不够用!末将倒是有些想法,恳请大人准许末将去实施!”

现在的褚贡哪里还有什么主意,听到罗阳的话之后,那还不是赶忙点头答应,连罗阳到底想要做什么都没有问。黄忠此刻也是心事重重,自然没有去管罗阳打得什么主意,黄忠在想着,眼下南阳城只怕是保不住了,他战死在城头倒也无法,可是否要想办法将妻儿送出城去。

罗阳则是点了点头,转头望向城外的黄巾军军营,双手用力地握拳。如今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罗阳就不相信了,凭着自己多出这个时代这近两千年的知识,还不能闯出一条活路!

一晚上眨眼就过去了,罗阳却是抓紧时间好好地休息了一夜,不仅如此,他还让城头上所有的士兵也都好好休息。因为罗阳知道,等到开战之后,恐怕就没有好好休息的时间了!

第二天天一亮,从城外战鼓声响起,而罗阳却是早早地就在城头上严阵以待了。看着城外的黄巾军的规模,罗阳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贼兵正是要强攻一面城墙,想要一口气拿下南阳城!”

而在一旁的黄忠听了,却是难得露出一丝无奈,说道:“就算是我们早就知道如此,却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对方强攻一点,对于我们来说,虽然不用分散防守的力量,但防守的压力也是大大的增加了!”虽然无奈,但黄忠的脸上却没有昨天晚上那种凝重。原来昨天黄忠只是被黄巾军突然多出来的援军给吓住了,回家之后,却是想明白了,以之前所见的贼兵的那种战斗力,就算是多出许多援军也用不着害怕啊!所以今天一大早,黄忠照样是精神百倍地来到城头准备迎战。

不过罗阳当然不会像黄忠那么乐观,历史上关于黄巾力士的传闻那是神乎其神,至于黄巾军是否有这样一支精锐,罗阳实在是确定不了。就算是没有黄巾力士,但罗阳可以肯定,黄巾军绝对不可能只有像眼前这些乌合之众拼凑而成的大军,要不然黄巾军绝对无法在初期闯出那么大的声势。

看了一眼堆在城头角落的那堆东西,罗阳却是强行忍住自己的冲动,这些东西还不到用的时候。若是自己猜测的没错的话,黄巾军一开始肯定不会动用那些精锐部队,一定是让那些普通的贼兵前来试探!这些东西可是罗阳特意准备的杀手锏,一定是要用到刀刃上。

而此刻,城外的黄巾军也已经攻到了城墙下,果然不出所料,那些冲在最前面的依旧是这半个月来一直攻打南阳城的普通贼兵。黄忠见了,咧嘴一笑,对罗阳说道:“子悔!就这些贼兵,哪怕是再来几万人,我们也不怕!要不这城头还是交给你了,某下去厮杀他一回!”

听得黄忠的话,罗阳忙是上前拉住了黄忠的胳膊,沉声说道:“黄将军!千万不要冲动!贼兵现在只是试探而已!相信贼兵的主力还没有出动!”

黄忠只是撇了撇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但却是没有多嘴。总算是将黄忠给劝住了,罗阳这才是松了口气,随即面色一沉,立马下达了军令,让那些新兵列队上前。既然黄巾军派来这些乌合之众前来试探,那罗阳干脆就利用这些乌合之众来练兵!

这些新兵虽然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训练,但一名士兵,只有经历过鲜血的考验,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士兵,在后世曾经是一名特种兵的罗阳当然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看着那些新兵站在城墙旁,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情,半个月前的那几场厮杀非但没有让他们习惯战场,反倒是让他们对战争产生了恐惧。

不过对于这些新兵的反应,罗阳倒是十分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曾经经历过无数血与火的考验。当即,罗阳趁着城墙下的那些黄巾军还没有冲上城头之前,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对着那些新兵怒吼:“都给我听着!现在这里是战场!不是城里的校场!在这里,只有战友和敌人!只有消灭了敌人,你们才会有活路!如果你们不想死的!那就给我玩命地杀!”

虽然罗阳的话并不是很有说服力,但罗阳这些天来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竖立了一个强大的形象,在众人听来,罗阳的话让他们不由得升起了一种莫名的信服。在罗阳的激励下,那些新兵也是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兵刃,脸上的畏惧也是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决然!虽然知道这种状态只是暂时的,但罗阳还是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有这样的状态,至少可以保证在待会的战斗中让这些新兵多一些生存下来的希望!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云梯已经纷纷架在了城墙上,罗阳面色一沉,呼喝道:“搬石头砸!把这些狗娘养的贼兵都给我砸下去!”

“喏!”新兵们没有任何的忧郁,直接就是搬起了在脚边的石块,用力往下丢。那些石块城头上砸下去,落在黄巾军士兵的脑门上,好一点的,被砸得头破血流。而倒霉一点的,那是直接被石块给开了瓢,一时间红的白的到处飞溅。

那些新兵当中也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有参加过半个月前的几次战斗,都是后来被征入守军的新兵,看到这副惨象,马上脸色就是变了,捂着嘴就要吐。看到他们那个样子,罗阳却是面色一寒,一个大块步就冲上去,直接拽起了其中一名正蹲在那里呕吐的士兵,也顾不得他口中的那些污秽物,破口大骂:“混蛋!你在干什么!在战场上丢掉自己的兵器?是不是想死?想死的话说一声!老子直接把你从这里丢下去!痛快得很!”

那名被罗阳挑中的新兵满脸畏惧地看着罗阳,却是说不出话来。罗阳干脆放开他的衣襟,却是一个大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直接将他给扇倒在地,喝骂道:“听着!在战场上,要不是就是你杀死敌人!要不就是敌人杀死你!没有任何第三种选择!你是不是想死?如果不是,就给老子站起来!继续杀!杀!杀!”

罗阳的声音越吼越大,响遍了整个城头,那些本来同样有些畏惧的新兵,在听到罗阳的话之后,也是再次鼓起了勇气。而那名被罗阳一巴掌拍在地上的新兵,此刻脸上的恐惧却是渐渐转变成了狰狞,双目赤红地瞪了一眼城外,猛地站起身,竟然搬起了一块足足有他半人高的巨石,用力就是朝着城外丢了下去。就听得从城外响起了数声惨叫声,不用看也知道是那块巨石所造成的后果,现在城外密密麻麻都是黄巾军,就是闭着眼睛丢也能砸到人,更不要说是那么大一块石头了。

听到那惨叫声响起,那新兵似乎从惨叫声中重新获得了勇气,怒吼了一声,继续搬着石头往城外丢。看到那新兵的举动,又左右看了看其他新兵的状态,罗阳这才是点了点头。当然他也没有闲着,将长枪搁在一旁,也是帮着举起石头朝城外攻击,一边砸一边朝着左右的士兵喊着:“别光顾着砸!想办法把云梯给推开!推开!”

这些新兵毕竟还是经验尚浅,本来这些都不需要罗阳去开口提醒的,现在却要罗阳一样样去说明,那些新兵这才知道该如何去做。几名新兵立马就是用手中的长枪大刀伸出城墙外,去用力撬那些搭在城墙上的云梯。黄巾军所制作的云梯都是十分简易粗糙的,在云梯上并没有安置挂钩,所以也就无法固定在城墙上,那些新兵自然也是比较容易将云梯给推开。只见一架架云梯,载着数名黄巾军士兵,带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落了下来,却是砸在了城外黄巾军的军阵中,砸死砸伤了不少倒霉的黄巾军士兵。 第三章城头上的新兵尝到了甜头,更加是砸得欢了,一名新兵满脸兴奋地举起一块巨石,嘿嘿笑着,便要往城下丢。却是一道寒光闪过,一把柴刀却是突然从城墙的另一边刺了过来,正中他的咽喉处。那新兵的脸上还保留着一丝笑意,就这么举着石头从城头上翻了过去,摔下了城墙。不过刺杀他的那名黄巾军士兵也没有好下场,还未等他笑出声来,一杆长枪却是骤然刺出,正中他的脑门,留下了一个血窟窿,又飘然离去。

城头上守军的反抗强烈,但耐不住黄巾军人数占优,黄巾军士兵迎着城头上的石块硬是冲了上来。见到这情形,罗阳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长枪,一枪刺爆了一名黄巾军士兵的咽喉,对着左右喊道:“拿起武器!反击!反击!”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战斗,这些新兵们也逐渐适应了战场的气氛,听到罗阳的命令,二话不说便是挺着长枪、拔出大刀,与冲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兵展开了白刃战。而在一旁的黄忠当然也没有闲着,挥起手中的大盘刀,一边哇呀呀地叫囔着,一边斩向那些试图在他面前爬上城头的黄巾军士兵。那些黄巾军士兵哪里是黄忠的对手,黄忠一刀挥起,总会有三四名士兵的身子被一分为二!反观黄忠,一脸兴奋地喝道:“痛快!痛快!这样才痛快啊!”

罗阳看到黄忠的这副样子,也只得是一脸苦笑,不过黄忠的这状态,倒也是大大提升了那些新兵的士气,罗阳也就干脆任由黄忠去了。看着一名名黄巾军士兵冲上城头,罗阳也是专心迎敌,手中的长枪在空中画出无数枪影,几乎每一枪都只在一名敌人的身上留过,论起杀敌的效率,倒也不比黄忠差。

有罗阳和黄忠两名猛将做榜样,城头上的新兵们也是放开了手脚,硬是将十来万的黄巾军给挡在了城墙下,偶尔有一些黄巾军士兵冲上城头,也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消灭。倒不是守军没有损失,只是守军的损失和黄巾军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在城外的军阵中,张曼成一脸凝重地看着城头上的战斗,点了点头,对在其身后的孙夏和韩忠两人说道:“看来这官兵当中确有能人,难怪你们攻不下南阳城!以你们的本事,的确不是那统领官兵的人的对手!只是没有想到这南阳城内,竟然又多出了一名将才!”

本来张曼成的话的意思,那是赦免了孙夏、韩忠两人攻城不利的罪责,可是这老实话落在两人的耳朵里,却是怎么听都觉得刺耳。孙夏和韩忠二人却又不敢朝着张曼成发脾气,只能是涨红了脸,相互看了一眼,却不说话。

倒是站在孙夏身后的黄巾小将刘辟出列对张曼成抱拳说道:“渠帅!如此下去,恐怕只会是白白牺牲兄弟们的性命!还请渠帅早做变化!”刘辟的意思自然就是希望张曼成不要再藏私了,出动他麾下的黄巾精锐攻城,毕竟现在在城墙下拼命的,可都是他手下的兄弟,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下的兄弟在那里无意义地浪费生命。

刘辟的建议是很正确的,实际上,就算是刘辟不提出来,张曼成接下来也打算这么做。不过刘辟的话却是正好触碰到了韩忠的霉头,韩忠一肚子火不敢朝张曼成撒,而刘辟却是自己对头手下一名小将,干脆就将怒火陡发泄到了他的身上。韩忠直接就是一瞪眼,喝骂道:“大胆!我等上将说话,哪里轮得到你这小卒前来插嘴!孙夏!难道你就这么教导自己手下的吗?”

孙夏现在也是一肚子的邪火,又岂会任由韩忠在他面前放肆,虽然同样不满刘辟的行为,但毕竟刘辟还是自己的部下。当即孙夏先是瞪了刘辟一眼,然后昂着个脑袋哼道:“韩忠!我怎么教导自己的手下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都给我闭嘴!”张曼成一脸不耐地喝道,本来还对那个小将刘辟有些兴趣,现在却是全被自己的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属下给搅没了。张曼成这一发火,孙夏和韩忠当然是不敢再放肆了,直接就是从马背上翻滚了下来,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哼!”张曼成冷哼一声,喝道:“该如何做,本帅自有定夺!用得着你们来给本帅操心吗?”

“属,属下不敢!”听着张曼成这充满杀意的喝骂声,孙夏和韩忠早就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满头大汗地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拼命地磕头求饶。

对于这两人,张曼成也不愿再费那个精力去理会了,直接便是转头对身后喝道:“赵弘!你且率五千黄金精锐去拿下此城!速战速决!”

只见一名膀大腰圆的战将出列,对着张曼成抱拳喝道:“末将领命!”此人乃是张曼成的心腹战将赵弘,专职负责统领黄金精锐。张曼成所统领的南阳黄巾军中的精锐部队,总共加起来才只有一万人,这次张曼成直接就是派出了五千人,可见他对南阳城是势在必得!

那赵弘领了张曼成的军令,直接就是纵马领着五千名一直守在众将身后的黄巾军精锐部队朝着南阳城方向进发。而赵弘本人则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对挡在前面的黄巾军喝道:“让开!让开!”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是冲出了一条路,那些黄巾军士兵当中,机灵点的,飞快的给让出了一条路,而反应稍稍慢一些的,却是直接被黄巾军精锐给撞开,伤筋动骨都算是好的了。

看到赵弘和黄巾军精锐部队竟然如此霸道,在军阵后面的刘辟和龚都都是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那些黄巾军士兵虽然战斗力低下,但毕竟是他们的属下兄弟,现在还没有死在官兵的手下,却是被自家军队给伤成这样。不过他们两人的身份低微,根本就没有那个说话的份量,只能是暗暗忍住不说。

至于那张曼成,虽然对赵弘这行为也有些不满,但毕竟是自己的心腹爱将,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装作不知。反正那些黄巾军也都只是用来当炮灰的,犯不着为了这些没有价值的炮灰去寒了自己属下的心。

而此刻,在南阳城的城头上,刚刚一枪将一名试图从身后偷袭自己的黄巾军给干掉之后的罗阳心头突然一跳,转过头往城外望去,顿时面色就是一沉。因为他也看到了那正在飞快朝着城墙这边赶过来的那支特殊的黄巾军军队。

之所以会说这支军队特殊,那是因为这支军队和其他的黄巾军完全不同,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披着厚重的盔甲,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不仅如此,这支军队就算是在快速行进的过程中,竟然还能够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和旁边那些一盘散沙,只知道横冲直撞的黄巾军士兵完全是鲜明的对比。

马上,罗阳就意识到了,这支军队很有可能就是那支神秘的黄巾精锐部队!至于这支部队是不是叫做什么黄巾力士,罗阳现在也已经顾不得了,光是看这架势,只怕这支军队的素质比起城头上的那些老兵都还要强上许多!当即,罗阳立刻便是下了决断,转头对另一头的黄忠喊道:“黄将军!快点准备!把那些守军都给拉上来!”

今天一大早在开战之前,为了方便统领,罗阳便和黄忠商量好了,这些新兵都归罗阳指挥,而那些正规官兵则是交给黄忠来统帅。眼下黄巾军的主力已经出动了,光凭罗阳手下的这些新兵是绝对无法抵挡的,所以罗阳也是收起了继续锻炼新兵的打算,将城头全部的兵马都派上!

在另一头厮杀正酣的黄忠一开始还没有听到罗阳的话,幸亏在黄忠身边的一名守军士兵听到了,在他的提醒下,黄忠这才反应过来。眼下这些新兵正处于优势,虽然不知道罗阳会让自己把那些正规军也给派上来,但对于罗阳的本事,黄忠还是很信服的,当即便是二话不说,直接砍翻了几名挡路的黄巾兵,噌噌地跑到城头另一边,对着在城内早就等候已久的正规军官兵喝道:“快点上来!准备作战!”

那些官兵在城内听着城头上那震天的喊杀声,早就是有些等不及了,这下听到黄忠的召唤,当即便是纷纷提起手中的武器,一窝蜂地冲上了城头。不待黄忠下令,这些官兵便是很自觉地冲进了战团当中,和那些新兵一同朝着那些冲上城头的黄巾军作战。

原本那些黄巾军士兵就不是新兵的对手,现在再加上这些战斗力更加厉害的官兵,那更是被打得节节败退,甚至一度被压制到了城墙边,没有人可以登得上城头的地步。罗阳见了这种情况却是没有多少欣喜的心情,而是皱着眉头喊道:“快!新兵全都给我退下来!把战线让给老兵来守!趁着这个机会!全都给我抓紧时间休息!” 第四章这些正规军都已经跟着罗阳和黄忠与黄巾军作战半个多月有余了,虽然算不得上是什么精锐兵马,但也能够称得上是一队精兵了。在罗阳的命令下,这些正规军迅速接替了新兵的战线,和那些黄巾军士兵战斗起来,而且照样将那些黄巾军给压制在城头。至于那些新兵,对于罗阳的话那是言听计从,罗阳都下了命令了,他们当然也是老老实实地退下来,盘腿坐在地上休息。

趁着这个时候,罗阳也是粗粗清点了一下新兵的伤亡程度。总共两千名新兵,大约只战死了十多人,剩下还有近百人有大小不一的伤势,不过看样子并不会影响到之后的作战。对于这样一个战果,罗阳当然是很满意的了,只是现在却是不敢放松,因为真正的难关马上就要到了。当即,罗阳转头望向了在城头角落里堆放的那一大堆瓶瓶罐罐,原本还以为能够坚持几天,现在看来,那黄巾军精锐的强悍已经超过自己的预料,如果就这么和那队黄巾精锐部队开战的话,恐怕就算是胜,也只会是惨胜!

这会功夫,赵弘已经率领着黄巾精锐直接冲到了城墙下,看着那些不断冲上城头,却又不断被杀下来的黄巾军士兵,赵弘的脸上流露出了浓浓的不屑。当即,赵弘便是对着前面那些黄巾军士兵喝道:“丢人现眼!还不快点给我滚开!给我们让出路来!”

那些黄巾军士兵原本就已经被城头上的官兵给杀怕了,此刻已经全然没有战意,听得赵弘这么一嗓子,那些黄巾军士兵忙是给赵弘以及那些黄巾军精锐部队让出条路。赵弘见到那些黄巾军士兵一脸的畏惧,脸上更加是傲然,当即便是转头对身后的精锐士兵喝道:“将士们!让那些官兵好好尝尝咱们大刀的厉害!”

“吼啊!”精锐士兵们齐声呼喝,手中的大刀直接拍打在自己的胸甲上,发出哐哐的响声。当即,赵弘提起大刀就是往上方的城头一指,那些精锐士兵们立马便是沿着之前黄巾军士兵所留下的云梯朝城头爬了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一个黑乎乎的圆形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却是正好砸在了赵弘的头盔上面。那玩意砸在赵弘的头上,却是哐啷一声便碎了,却是飞溅出许多像是水一样的东西,溅了赵弘满脸都是,甚至是连眼睛也给糊住了。突然被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砸中,赵弘也是莫名其妙,当即便是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将那些像水一样的液体给抹了去,这才能够睁开眼睛。

“什么鬼玩意!”赵弘咒骂了一句,抬起头一看,却是发现更多的和刚刚那个砸在自己头盔上的差不多的玩意从空中掉了下来,却是纷纷砸在了周围,大部分精锐士兵也都和赵弘一样的遭遇,被那古怪的东西给砸中了,全身上下都被溅上了怪水。所幸,那怪水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危害。赵弘不由得满脸狐疑地抬头望向了城头,不知道那城头上的官兵搞些什么鬼,莫名其妙地丢些古怪玩意作甚?

而在城头上,指挥着新兵将那些瓶瓶罐罐给丢下城头之后,罗阳寒着脸对身边的黄忠点头说道:“黄将军!接下来可就全靠你了!”

黄忠满脸自信地笑道:“子悔!你就放心吧!别的某不敢说!这弯弓搭箭的本事,某自认从来没有输过给别人!”说完,黄忠便是朝着身后一伸手,早就准备妥当的几名官兵便是将一张铁胎弓和三支箭头被包裹上一层厚实的粗麻布的箭矢递到了黄忠的手中。

黄忠极为利落地将三支箭矢同时搭在了铁胎弓上,旁边另一名官兵也是快速地把箭头上的粗麻布给点燃,三支箭矢的箭头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火苗。黄忠二话不说,直接便是一手握住铁胎弓的弓背,一手捻住三支箭矢的羽翎,搭在弓弦上,一口气便将这四石强弓给拉至满月。黄忠手持这已经绷紧的弓箭,朝着城下那被砸得莫名其妙的黄巾军瞄准了片刻,当即便是松开弓弦。那三支箭矢顿时就像是流星一般,朝着城下飞射而去,而且还是分别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飞去,足见黄忠的箭术惊人!

那三支火箭正好分别落在了三名正在拼命揉眼睛的黄巾军精锐士兵的身上。这箭头的刺痛和火苗的灼烧所带来的双重痛楚,让那三名士兵也是忍不住惨叫了起来。可是更加悲惨的事情却是紧接着发生,原本那箭头上的火苗都已经快要熄灭了,可是突然一闪,那火苗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牵扯着,瞬间布满了那三名士兵的全身,转眼就成了熊熊大火,直接将那三名士兵给包裹了起来。

当然,光是这样并不算完,那三名士兵被大火灼烧着痛苦万分,本能地朝着身边的战友求救,而这一靠,却是闯了大祸了。原本只在他们三人身上的火焰就像是传染病一样,顿时在周围的战友身边蔓延开了,大有发展成为燎原大火的趋势。

这下赵弘可是傻了眼了,他立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刚刚抹了脸的手掌伸到自己的鼻子下面一闻,脸色却是骤然一变,火油!赵弘这下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官兵是在打什么主意了,看着周围那些全身都是火焰,痛苦惨叫的士兵,赵弘忽然想起自己身上也全都是火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当即便是伸手去脱身上沾染火油的铠甲。

“将军小心!”旁边响起了一把惊呼声,使得赵弘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可是映入赵弘眼中的,却是一团越来越大的火光。

“哇啊!”一直火箭准确无误地射中了赵弘,虽然赵弘及时地抬起了手臂挡住了这支射向他要害的火箭,可是在他的手臂上也全都是火油的痕迹啊!那火箭上的火苗立马就是顺着赵弘的手臂爬满了他的全身,赵弘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便是摔落下马。赵弘这一落马,原本就有些混乱的黄巾军军阵这下更是乱了套,这些黄巾军精锐士兵纷纷丢掉手中的武器,开始四处躲避身边已经成了火人的战友,同时还要防着时不时从城头落下的火箭。

“啧!”在城头上,罗阳看着城下自己所造成的战果,脸上却还是露出了一丝不满,暗暗叹惜。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南阳城内有像黄忠这样的神射手,可竟然连一名弓箭手都没有,如果再有一批弓箭手的话,罗阳对于守住南阳城那可是更有把握了。

罗阳转头看着再次射出三支火箭的黄忠,心中也是暗暗震惊。作为一名在后世见惯了枪炮的特种兵,对于弓箭这种武器当然也不会陌生。只是在后世,无论是罗阳的战友还是敌人,他们所用的弓箭都是那种蕴含高科技的复合弓,那种复合弓借助弓背上的各种器械,加大了弓箭的准确度和力度,威力自然也就大大的加强了。

可是罗阳却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人竟然能够凭借这种简单至极的单弓,还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性。准确度、力度,两者在黄忠的箭术中发挥得淋漓尽致,罗阳甚至感觉到,黄忠的箭矢不比后世的枪械差多少。

趁着黄忠刚刚射完一轮火箭的空隙,罗阳立马对黄忠说道:“黄将军!你可是一定要教我这手绝活啊!”

黄忠听了,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只要子悔想学!某教你又何妨?”可能是缘分使然吧,黄忠也算是和罗阳性情相投,在此之前,黄忠也是多次指点过罗阳的武艺。罗阳虽然身手不错,但都是原来在后世所学的一些近身战斗技巧,对于现在在战场上的这种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懂得却是不多,现在能够有如此的本事,也全都是黄忠倾囊相授的功劳。

见到黄忠答应了,罗阳心里也是开心得很,在现在这种乱世,能够多一项保命的技能当然是好!当即罗阳便是对身旁已经有些发呆的守军士兵喝道:“还愣在那里作甚?丢石块!狠狠地砸!砸死这些贼兵!”

那些守军士兵这才是如梦方醒一般,纷纷搬起石块往城下砸。在南阳城内,就算是什么都缺,可这石头却是怎么也少不了,这里用完了,回头再去拆几间房子不就有了。只要能够击退贼兵,保住性命,想来那些房子的主人也是不会介意的。

而这些守军士兵可都是经历过半个多月厮杀的正规军,比起刚刚那些新兵那是强多了,不用罗阳指挥,他们当中就有不少人开始撬开那些搭在城墙上的云梯。他们守军没有弓箭手,而城外的黄巾军也没有弓箭手啊,守军士兵完全可以毫不忌讳地探出半个身子,去将那些空置的云梯给推开。那些木制的云梯摔落下去,却又成为了城下大火的燃料,城下的大火烧得是越发旺盛了!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预览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

三国之超级霸主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三国之超级霸主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