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恋生活 > 正文

一别难宽心小说、一别难宽心小说无广告

2020-10-18 11:02 编辑:华年 指数: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小说、一别难宽心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1 16:21

字数: 240,854

状态: 连载中 119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一别难宽心小说简介:我徘徊过,挣扎过,背叛过,却从未想过放弃爱他。

在未婚夫的两年欺骗后,我邂逅了此生让我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他几乎满足了我所有的幻想,可也是他,亲手毁了我的幻想。

初识:他说:“因为你的名声够臭,而我又喜欢挑战。”

后来:他说:“梅诺,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了。”

一别难宽心小说预览

第一章两人走在花园里,梅诺细细打量着这座城堡一样的建筑,欧式的风格深深的满足了她的少女心。原来盛家是如此的金碧辉煌。

“喜欢吗?”盛衍失笑。看着梅诺痴痴的样子,他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这里倒是不错。”梅诺讪讪道。

正当两人相谈甚欢之时,迎面走来了之前遇到的女人,她带着敌意,恶狠狠的打量着梅诺。

“这是秦湘。我的姐姐”盛衍介绍道。

梅诺看着这个不怀好意的女人便知道自己的存在让这个女人感到不适。

回想到小语和自己说的话,梅诺对这个女人的经历感到不解。

盛衍知道这件事吗,梅诺想着眯起了眼睛,像一只小狐狸般的狡猾。如果这个女人不怀好意,梅诺仿佛也有了对付她的把柄。

这么想着她终于放松下来了。

秦湘并不知道这一段时间梅诺在想什么,可她看着盛衍与她并肩走着,她的嫉妒心就一发不可收拾,她对于盛衍的爱意向来是自私的。

秦湘对于她名义上的弟弟,爱护的一向很过分。说是爱护,其实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占有欲。

梅诺看着秦湘与盛衍,实在想不通这对长相天差地别的俩人,居然是兄妹。她心中的疑问悄然而生。

“什么!她怎么可以住进我们家?”秦湘勃然大怒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厅。

“她怀了我的孩子。”盛衍并没有理会秦湘的不满。

听到这句话秦湘更加大为震惊,盛衍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难道这个女人对他而言真的很特殊吗?梅诺的威胁性实在太强了,我一定要把她除掉。秦湘想着,表面却不动声色。

她热情的拉住梅诺的手:“真的吗?那真是太好啦!”

如果梅诺只是不经世事的小丫头,一定会被蒙蔽的。但这么多年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早已让梅诺看清了秦湘眼底的鄙夷之意。

梅诺当然也不是服输的人。但她不愿轻易开口。于是场面又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盛衍去处理公务了。

梅诺被管家带到自己的房间。秦湘在盛衍走后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秦湘懒懒的靠在门上:“就凭你的姿色,如果不是怀了小衍的孩子,他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

梅诺只当没听见。她知道寄人篱下要有寄人篱下的样子,和秦湘恶语相向只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加尴尬。

她希望自己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一段时间,她已经足够疲倦了。

终于到了晚餐时段,她见到了盛衍,也许是公务的繁重,他看起来有一丝的劳累。

不同于初次遇到盛衍的模样,他认真思考的样子更加迷人。

梅诺沉浸在盛衍妖孽的长相中不断感叹,太好看了,实在是太好看了,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的长相就好了,可惜它也行不能被留下。

梅诺就这样怀着心事,有一口每一口的吃着饭。盛衍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竟然给她夹了菜,提醒她多吃一点。

这温馨的场面,狠狠的刺痛了秦湘的眼。

她站起身,故作姿态的向梅诺举杯示意。像是宣告主权似的从盛衍的对面坐到了盛衍的身边。

着保姆将梅诺的被子换成了毯子。在这略有凉意的秋季。

梅诺于是只能裹着薄薄的一条毯子入睡。灰姑娘也不过如此了。但条件苦一点,梅诺也可以坚持。

但秦湘的招数远不止此。梅诺很快就会见识到了。

梅诺在这个偌大的盛家每天只做自己的小事,活动范围也只局限在自己的房间与餐厅。怀孕使她更为懒惰了。

她摸着肚子,吃着橘子,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将它如何是好。看着自己的肚子一点点的圆满起来,梅诺越来越感觉到血脉的连结。也许她这一生这样也是幸福的。梅诺的内心越来越平静。

终于有人敲开了梅诺的房门,盛衍静静地看着梅诺,她已经在一片平静中睡去。盛衍走近为她捏了捏身上的毯子,自己又从书房给她拿来了厚厚的被子。

罢了,轻轻的吻住了梅诺的额头才退身出去。

梅诺的睫毛微动,她深吸一口气,被子上有盛衍的味道,令她安心而充实。

盛衍时常的温柔让她越来越动心。

而这一切都被秦湘看在眼里,她疯狂发酵的嫉妒心,越来越庞大,盛衍的远离令她感到恐慌,她无法忍受盛衍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甚至这个女人还怀有他的孩子。

于是带着这样的心情,终于在有一天,秦湘将梅诺推下了台阶。

当梅诺在病房中醒来的时候,只记得背后的那一双手的力量有多么恐惧,她焦急的叫来医生。

“孩子没问题……”梅诺只听到医生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安心了。

脚步声近了,梅诺抬头,发现是秦湘和盛衍一起来了。

梅诺看向秦湘的眼神讳莫如深。秦湘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依旧和梅诺维持着虚伪的亲密。

梅诺在等待盛衍的询问。

但盛衍没有。

盛衍说:“你怎么不小心一点摔下楼梯了。”

盛衍说:“你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不要让别人操心。”

盛衍是紧张的也是关心的,可是梅诺却觉得这样的感情让她感到吃力。她是为什么而摔下楼梯难道盛衍不知道吗?

也许秦湘和他才是拥有最多回忆的人吧。

这几日秦湘说的话都在耳边开始浮现,对呀,只有她了解盛衍,也只有盛衍最了解她。梅诺只觉得自己是多余的第三者。

她在所有人都离开房间以后偷偷的在枕头上哭了,她此刻变得异常脆弱。

父亲的离开,母亲的责怪,爱人的背叛。没有一样可以让她喘一口气。

她好不容易打开的一点心门,现在也被盛衍重重的关上了。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谁推下楼的,只要盛衍还有一点点逻辑思维能力,就可以知道。他却故意忽略事实。

梅诺的心一点一点暗了。就像她睫毛上的眼泪一点一点的干涸。

她的悲伤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第二章再度被接回盛家,梅诺却越发觉得陌生,这座孤独的城,没有一处是她的容身之所,她所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在抢夺秦湘的生存物质。

她不该在这里,这是她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下人们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同情。以前还有鄙夷的,如今却让她感到更加难过。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成为被同情的一方。

梅诺决心让自己生活的快乐一点。她可以避免和盛衍的相遇。即便是早餐她也故意很晚才起床。

盛衍仿佛消失在了她的生活里,尽管他们住着一栋房子,可相遇的次数屈指可数。

秦湘对自己的杰作甚为满意。

她甚至因为盛衍的包容而感到开心。这个女人并不能横在她和盛衍中间。

她更为放肆的欺负梅诺。而不论是语言上的攻击还是身体上的攻击,梅诺作为一个母亲,终于有了保护自己孩子的意识。

这一天,秦湘请来了自己的姐妹团来家里吃下午茶。正巧梅诺下楼,免不了的是秦湘的一顿奚落。

“哝,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盛衍。”秦湘快意的嘴脸让梅诺感到恶心。

旁边的女人们发出几声轻笑。

“我劝你还是别再说我了,你上次去医院看的是什么病,需要我说出来给大家听吗?”梅诺反唇相讥。

秦湘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她努力的维持着微笑,生怕在朋友面前的情绪会出现裂痕,可她的不对劲是显而易见的。

那些女人们纷纷露出关切的眼神,也许其中有两三个也在等待着她嚣张跋扈的她出糗。

梅诺走近秦湘的身侧,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再动我一根汗毛,不然我会把你的所有事情都说出去。”

秦湘绷紧了身子,假装自己并不在意。只好尴尬的对朋友笑。

这次梅诺离开后,她没有再说一句话。她沉默的令人看不出情绪,只有紧握着杯柄的手微微发抖,指尖捏的惨白。

梅诺,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秦湘在心中想道。

梅诺回到自己的房间,终于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一回儿。

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中的情感复杂。

既然要做一年的江太太,那么她也应该努力的适应才是,天天躲在这个房间当鸵鸟,可不是她的性格。

于是她打开电脑准备发简历,至少经济独立,以后能养活自己的孩子。

梅诺就这样忙活着一直到了晚上,甚至连晚饭都忘了去吃。盛衍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看到梅诺没动的晚餐,心中微动,去敲了她的房门。

但是没有动静,他轻轻的打开门,看见梅诺抱着电脑睡着了,他讲电脑取出帮助梅诺躺平,眼睛盯着屏幕上的内心而感到自己有些失职。

第二天梅诺醒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留着一张银行卡,随后又过了好久,收到了盛衍发来的短信。“如果缺钱可以直接和我说,盛太太。”

梅诺已经在心中放弃过他一遍了,此刻的温暖并不能将她捂热,可她还是胃他说的话所动。

她终于和盛衍有了交流。

“我不想天天带在家里,我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我想要工作。”她来到盛衍的办公室,对着盛衍坚定的说。

“我知道,你一直是我的秘书。”盛衍看着她。

梅诺瞬间哭笑不得,仿佛是她旷工一般。

“你答应说的项目还没谈成呢。”盛衍又说了一句。

梅诺终于感到无地自容了,自己好像真的旷工很久了。

“好的,我会努力完成的。”梅诺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

坐在自己的办公座位上,她给自己安了一颗定心丸。

而且她的复仇大志并没有完全实现,她要找出害死她父亲的真凶。

究竟是不是卢宇南寄的照片还有待考究。而卢宇南为何与盛衍有联系,这也同样让她感到怀疑。

她来到医院找到小语,和她诉了一些苦,告诉她自己最近的处境。

“天啊,那这么说,你怀上了未婚夫的孩子?”小语惊讶道。

“对呀。”梅诺不得不硬着头皮承认了。

“那前几天和他一起来医院看病的那女的是谁呀?”小语问。

“是他的姐姐,秦湘。”

“我看可不像。”

两个又交流了好一阵子,才把话都说完。

与小语说完话走出医院的那一刻,梅诺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她不愿回家面对那一屋子的冷清和恶毒的秦湘。

称她为恶毒一点也不为过,梅诺这样想。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好久没有呼吸到的新鲜空气令她倍感怀念,她突然想念起了以前和父亲一起吃过的一家日料,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营业。

想着她边走到了日料店,她刚进门,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好像是秦湘和一个男人在说话。

梅诺拿起一份面前的报纸遮住自己的面容,生怕秦湘认出自己来。

索性,秦湘投入的聊天并没过多在意梅诺的到来。

梅诺仔细的侧耳聆听,听到了不少秦湘鲜为人知的一面,与她肮脏的交易。梅诺不由得捂紧自己的嘴巴,以免惊呼出声。

秦湘看向了她,她觉得身影熟悉,但此刻她还没有多想。

“我们只要盛家的财产,你保证不伤害盛衍。”秦湘对着身边的男人小声的说。

梅诺并不知道她身边的男人是谁,但她明白了秦湘并不是盛衍的亲生姐姐,而且目的是为了盛家的财产。她不禁为盛衍感到担心起来,但自己就算告诉他,他会信吗?

我只是一个外人,梅诺想。

梅诺焦急忙慌的逃出来日料店。它又一次流落街头了。她一整条路都走的魂不守舍。

她真想告诉盛衍事情的真相,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救赎她呢? 她都不过是个被摆弄的棋子罢了。

这种事情应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 唉,梅诺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走着走着,梅诺觉得有人在跟她。她看向旁边的道路,是盛衍的车。

盛衍就这么看着她走了那么远,失魂落魄的样子。 第三章谅盛衍再不问世事的性格,都想敲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怎么莫名其妙的躲着他,又一个人失魂落魄。难道他为她做的每一件事情她都看不到吗?

盛衍终于下去将梅诺拉上了车,车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万分,司机都忍不住擦汗。

“你为什么躲着我?”盛衍看着梅诺问道。

“我没有。”梅诺闷闷的解释着。她的脑子里还是一坨浆 糊,秦湘和那个男人的对话挥之不去。

而盛衍就在眼前,她是说还是不说呢?

她看着盛衍的脸,刚想张口,却被迎面走来的秦湘给堵住了嘴。

盛衍对她挑挑眉,表示询问。

秦湘则对着梅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梅诺看着秦湘的表情不敢再有所动静,她害怕秦湘再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这个女人背后的故事是她所不知道的,她现在不能轻举妄动。

梅诺从盛衍身边往旁边挪了挪,她生怕再刺激到秦湘。

秦湘仿佛很满意梅诺的乖巧,她轻轻的上千挽住盛衍的手臂,盛衍眉头一皱,但并没有推开。

梅诺看着充满攻击性的意图,秦湘如同一条歹毒的毒舌,时不时的向她吐着红信子。

在这封闭的车内空间,沉默蔓延。

盛衍看向梅诺,明知道她有话要说,可他终究没有再问。

梅诺一路静默,她转头偏向窗外,看着窗外车水马龙,她的心中不免滑过一丝悲伤。

盛衍看着梅诺,他觉得梅诺的表情意味不明。他实在无法理解,梅诺此刻的情绪是从何而来。

盛衍妄想带动着尴尬的氛围,随便找了个话题:“梅诺,你怎么穿那么少就出门了?”

梅诺对他的问题只感到厌烦:“你应该挺喜欢吃鱼的。”

盛衍不明的皱着眉头,显然对梅诺的答非所问感到不满极了。

旁边的秦湘不由笑出声:“她说你应该挺会挑刺的。”

盛衍心中又气又好笑,但他乐于见到梅诺这样和他拌嘴。

看着梅诺终于有生气的样子,盛衍偷偷的在心里笑了。

秦湘以为梅诺惹恼了盛衍,而暗自高兴。对待梅诺的态度反而有所缓和。

她亲热的拉住梅诺的说:“一定要找好自己和孩子呀,多穿一点。”

而这句话在梅诺的耳朵里听出了威胁的意味,她心头一跳。

秦湘又要对她做些什么呢,想必是知道自己已经撞破了她的秘密。梅诺不知道的是,她今天所见的,只是秦湘真面目的冰山一角。贪婪如秦湘,怎么可能只求盛家的一点财产。她要的远不止盛家,还有,盛衍。

梅诺随着盛衍回到公司,而秦湘则回了家。

梅诺手头上其实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作为盛衍的秘书工作量可不少。

她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件皱眉。随手点进去一个,发现原来都是盛衍的行程安排表。原来盛衍的秘书,曾经都是那么细心周到的人。

梅诺觉得自己有些失职。

她透过玻璃门,看着盛衍认真工作的模样,忽然又有些新心动。

盛衍感觉到了注视,抬头对她笑了一下,笑过之后才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怎么看到梅诺自己就想笑呢。

梅诺被因这笑容而感到心中一暖,盛衍的长相实在不适合微笑,因为随便勾勾嘴角就已经让人神魂颠倒了。

回想起他前段时间的温柔,梅诺才想起来,自己都没有与他好好道过谢。也许应该给他买个礼物补偿一下吧。

盛衍好像什么都不缺呀。梅诺心想。哪该送他什么呢?

梅诺看着盛衍发呆,自己都意识不到。

旁边的同事全都偷偷打量着梅诺,“总裁夫人真是情深意切,看来之前是我们误会她了……”

梅诺并不知道其他人在议论,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深情传闻早已传遍了整个公司。

盛衍有一天上洗手间的时候听到员工在议论,不由失笑。这一天他做事都带着轻快的调子。与之前的不苟言笑不同,员工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总裁连喝个水,都是笑着的。

盛衍来到梅诺的办公桌前,说:“他们都说你一直看着我发呆。”

梅诺忸怩道:“怎么可能,我那是在想事情。”

“想事情不需要看着我想。”盛衍附身盯着梅诺的眼睛。

“那是你刚好坐在那里。”梅诺微微红了脸。

“看来是我想多了,”盛衍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经断定,梅诺对他的感情。

这么想着,梅诺刚好拿出了准备的礼物,这是她逛遍了商场买到的最好看的一块表,虽然最后刷的是盛衍的卡,但她决定以后会悄悄把这笔钱补上。

“这是谢谢你之前救我的礼物。”梅诺说。

“我也谢谢你。”盛衍看着梅诺桃子色的脸颊说道。他的内心早已翻涌成海,但他习惯了不动声色。

他明白梅诺的感谢。但他希望梅诺感受到的不只有感谢。

他说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喜欢梅诺,但他就是希望梅诺可以把他当成重要的人,也许在初见她的那一刻,她就是特别的。

在当他得知梅诺是她的未婚妻时,他简直激动的不能言语。他真高兴,他能拥有她。但没有别人知道他的心思。所有人都以为他冷若冰霜,包括梅诺,也只觉得他忽冷忽热。

这么多年的独自打拼,早已让他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喜欢一个人不能轻易说喜欢,讨厌一个人不能表现出讨厌,这是他在商场摸爬滚打学来的真理。放在商业合作中或许是一句灵丹妙药,但在爱情里,有可能是最大的阻挠。

盛衍事事都清醒,却唯独在感情方面,像一个白痴。他不敢告诉梅诺自己的喜欢,不敢告诉梅诺自己的担忧,她应该被保护,盛衍再也不愿意看到她受伤了。

梅诺看着盛衍放松的笑了,她觉得现在这一刻真好,如果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她和盛衍在一起真的很不错。

回到办公室盛衍将手表戴上,细细的光泽在手表上发散,暗黑的配色仿佛他的心,沉稳而闪闪发光。 第四章梅诺真的很会选,盛衍几乎一眼就喜欢上了,当然不可以避免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是梅诺送的。

梅诺看见盛衍喜欢的样子,感到心满意足。

这是她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为什么是手表呢?因为希望以后她不在的时间里,手表可以给他陪伴。

梅诺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宝宝,我到底该不该留下你呢。

梅诺从最初的坚持,转笔的犹豫。女人大概都是这样的,不是善变,而是太难以控制自己的心。

梅诺正在沉思,电话却突然响了。

“喂,小语。”梅诺接起

“我查到了一些关于秦湘的事情,你来医院我们见一面吧。”

“好的。”挂断电话,梅诺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清脆的鞋跟声从地面响起,梅诺每走一步内心都有挣扎,她真的要卷入这场盛家的战争里吗?

可她不能放任盛衍被欺骗而不管。想着她坚定了步伐。

敲开小语的门,小语真心惊胆战的等待着梅诺的到来,还没等梅诺询问。

小语便告诉梅诺原来秦湘还有一个亲生哥哥常辛。

梅诺瞬间与那个和秦湘吃饭的男人联系在一起。原来如此。

梅诺懂了。

常辛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不知道盛衍知不知道这号人物的存在。

小语很快便作出解答:“常辛是盛衍的死对头。你居然不知道?”

梅诺讪讪地笑道:“我之前从来不关注这些的啦。”

小语扶额。

梅诺又和小语聊了一阵,走出小语的办公室,旁边就是妇产科,梅诺抚摸着肚子,手指有些颤抖。

其实她的肚子还没有显形,不大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孕妇,她走近妇产科,很多人都对她侧目。

她找到一把椅子坐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她感到有些孤独,尤其是夫妻两个一起来检查孩子状况的,那股甜蜜劲,让梅诺不禁有些眼酸。

因为相爱才出生的孩子才能拥有幸福吧。

但她始终不敢做出什么大胆的决定,她就这么坐了一下午。

她看着一对夫妇脸上溢满幸福,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和卢宇南也有过这段时间。

盛衍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梅诺的面前,挡住了梅诺的视线。他轻轻将梅诺拉入怀中,也许是读懂了梅诺的悲伤。梅诺在这温暖的怀抱里臣服了。

她深深的拥抱住盛衍。

盛衍带着梅诺走出了医院。

“你怎么来了?”梅诺问。

“不放心。”盛衍略带怒气的看着梅诺。“那也是我的孩子。”

梅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她明白盛衍的意思。

“我想吃辣的。你陪我去吃麻辣烫好不好。”梅诺可怜巴巴的看着盛衍。

“。。。。。。。。”

盛衍最终还是向梅诺妥协了。

他跟在梅诺的身后亦步亦趋。梅诺走在前面开心的像个孩子。今天晚上的空气真好。

仿佛回到了梅诺的学生时代,和爸爸一起散步谈心的日子。梅诺突然探头看天空,一颗闪闪发光的星星,是不是爸爸也在想她呢。她微微的红了双眼。

盛衍知道梅诺肯定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他走向前,拉住梅诺的手。“盛太太,我的肩膀随时可以靠哦。”

梅诺被他的俏皮逗笑。她没有挣脱盛衍的手,反而紧紧的握住。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走在路上,终于来到一家略显陈旧的小馆。

“我以前常来吃。”梅诺对盛衍解释道:“这家店的味道很好,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盛衍本来对小馆的环境感到一丝嫌弃,但是听到梅诺说她以前常来,便放下了成见。他学着梅诺的样子点菜。

梅诺看着他生疏的样子笑了:“你不会是第一次吃麻辣烫吧!”

盛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老板中麻中辣。”梅诺冲老板略带笑意的喊。

盛衍也符合了一句。但他忘记了自己不怎么吃辣的事情。

等待麻辣烫端上来的时候,红彤彤的汤底让盛衍瞪大了双眼。

梅诺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直呼好吃,大快朵颐起来。盛衍看着也忍不住赶紧拆开筷子吃起来。

梅诺看着盛衍辣的眼泪都要流出来的模样,却还硬是要吃的倔强,这么多天以来,终于放声大笑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被带动了,此起彼伏的笑声充斥了这间小馆。热腾腾的麻辣烫冒出的水蒸气,蕴染了暧昧的氛围。

盛衍看着梅诺真实的笑容,心中的冰山一点点化开,露出一点点的角。

这个奇妙的女人,怎么如此动人心魂。

梅诺夹了一筷子盛衍碗里的娃娃菜。她狡猾而可爱的得逞的表情让盛衍无可奈何。除了要对她溺爱,盛衍想不出别的对付方法。

盛衍的心随着梅诺的笑声一起变得荡漾起来。

梅诺今天晚上吃的好饱呀。她作为快乐的一天,竟然是和盛衍一起度过了。

两个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秦湘并没有在梅诺的担心中出现。梅诺回到房间洗漱完之后,躺在床上,静静地回想白天发生的一切。

也许是困意作祟,她的不快乐全都回想不清楚了,只记得盛衍的笑那么清楚,盛衍的手那么温暖。

盛衍也在自己的房间中回想,他望着自己的手掌,紧紧握成拳。

梅诺的体温还残余在给的手心,梅诺的发香一直在他的鼻尖若隐若现。

看来,都是注定好梦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

梅诺不同于以往的晚起,她来和盛衍一起吃早饭了。

盛衍看着报纸,眼神却一直偷瞟身边的人。嗯。应该睡得很好,她今天的气色不错。盛衍欣慰的想。

梅诺的眉梢都带着笑意,她乖乖的享用着早餐:“等下我和你一起去公司。”她对盛衍说。

盛衍没有拒绝。

美妙的早晨,因为没有秦湘而更加明媚了。梅诺对秦湘的恐惧已经到达这个地步了。她吃完早餐就迅速收拾东西出门,生怕遇到起来的秦湘并且和她发生交流。梅诺的好心情一点都不想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一别难宽心小说预览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

一别难宽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一别难宽心小说、一别难宽心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约定断了琴弦小说、约定断了琴弦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