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无广告

2020-10-18 11:10 编辑:红尘 指数: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4 18:16

字数: 858,433

状态: 已完结 283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简介: 被瘸腿王爷玩壁咚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好惨,呃,为毛要嫁给那个双腿残疾的夫君啊,呜呜呜。 靠,坐在轮椅上居然这么帅! 对了,法医不光能验尸,还会针灸呢,要是能治好他的腿……嘿嘿嘿!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预览

第一章夏幼萱神色一惊,整个人如触电一般连忙起身,迅速退到两米开外的地方,“你冷静点,别冲动,你要是打死我了,就真的没有人能够治好你了。”

尉迟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微眯起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视线在夏幼萱的身上流转了好几圈,许久才启唇问道,“你真的是夏幼萱?”

夏幼萱微微一怔,暗道这男人一定是看她不傻了,所以怀疑她。

默默地清了清喉咙,她挺直了腰板说道,“我当然是夏幼萱了,难道这还有假?哪个女人愿意把这么一大块胎记挂到脸上的啊?我更不想,我还不想是她呢,现在好了,以后我要怎么见人?”

尉迟信还是觉得夏幼萱不对,怎么一夜之间,她就变得正常了?

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不过他也知道,即便他现在问她,她也不会说出什么来,但她现在就在他的身边,想要观察她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吗?

原本他打算直接给她安个罪名然后杀了她一了百了,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夏幼萱眼瞳灵动,看了尉迟信一会,微微上前一步,“王爷,你叫我来,不是为了让我给你治疗的吗?”

尉迟信收回自己的思绪迎上她的视线,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却未表现出来,“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给我治疗?”

夏幼萱双手环胸,“导致不举有很多原因啊,我要采访采访你,你是不是练了什么武功啊?就像葵花宝典那类的,还有你平时都吃些什么食物?”

尉迟信觉得夏幼萱说话又开始颠三倒四了,顿了顿说道,“我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夏幼萱的视线再次落到了尉迟信的重要部位上,“真的一直都没有举起来过?”

“夏幼萱你先出去吧。”尉迟信声音低沉了一分。

他宁愿不治疗,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被这个女人嘲笑……他知道,夏幼萱一定会嘲笑她的。

夏幼萱微微敛起一双弯黛,“王爷,你这样可不行啊,我知道你是在害羞,但是害羞还怎么治病啊?我不了解清楚,又怎么给你对症下药呢?”

尉迟信面色阴沉下来,“滚出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热脸不贴冷屁股,夏幼萱巴不得离这个男人远点呢,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转身跑出了书房。

见时间还尚早,她闲着没意思,便带着她房里那两人来到了大街上随便逛逛。

王府的门卫都没有拦着她的,想必以前在丞相府,她也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吧,哪里能关得住一个傻子呢?

“水漾啊,你说王爷的腿五岁开始就残了,是吗?”夏幼萱一边摆弄着街边的小玩应一边问道。

水漾点点头,“对啊,主子,你问这干什么?”

夏幼萱幽幽一叹,“我要给他治疗啊,可是他又什么都不肯跟我说,我只能问你了。”

水漾一惊,“啊?主子,你还会给人治病啊?”

夏幼萱一双弯黛微微向上挑起,“那当然了,我虽然是法医,但是治病这一块,可是有所精通的。”

八两眉心轻轻蹙了蹙,几步来到夏幼萱面前,细细打量着她,担忧地说道,“主子,治病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又不是小猫小狗的,就算是治坏了,也没人找你算账,可是王爷不一样啊,主子你还是别冒险了。”

听了八两的话,夏幼萱十分不爽。

她人生最大的耻辱,就是别人质疑她。

“你什么都不懂,在这瞎操什么心?你怎么知道我治不好?万一我治好了呢?自己什么都不会,还为别人烦恼,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夏幼萱不由自主便将八两嘲笑了一顿,但话音刚落,她便后悔了。

想想,八两也是在担心她啊,看来她这喜欢笑话人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默默地清了清喉咙,她樱唇微启,正欲开口,水漾的声音响了起来,“主子,你别生气嘛,八两也是为了你好啊。”

夏幼萱微微敛起一双弯黛,面露内疚之色,“我知道,八两,刚才的话我收回,你就当我没说,你千万别生气啊。”

八两呵呵笑了出来,“主子这是说哪的话,八两怎么会生主子的气呢?”

夏幼萱松了一口气,带着两人继续往前走。

身后不远处,絮儿这时从一个卖画的摊贩后面走了出来,视线在夏幼萱的背影上流转了两圈,得意一笑,转身跑回了府里。

“小姐,你猜奴婢刚才在街上遇到谁了?”刚迈进大厅,絮儿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悦贞依眸色一亮,“遇到谁?该不会是太子吧?太子有没有跟你提起我啊?”

絮儿摆了摆手,“不是太子,是那个傻子啊。”

闻言,悦贞依唇瓣紧紧抿起,划出了凌厉弧度,“那个傻子天天在街上瞎晃悠,有什么稀奇的?”

絮儿微微一笑,“主子,那个傻子说要给信王殿下治腿呢。”

悦贞依神色一滞,“你说什么?给王爷治腿?她是不是傻了啊……也对,她本来就是傻子。”

絮儿轻笑了一声,“对啊,她是傻子,所以主子,不如我们……”

说着,她上前,来到了悦贞依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悦贞依唇边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连连点头,“好,就这么办,絮儿,还是你聪明,这件事如果办成了,本小姐一定会好好奖励你一番的。”

絮儿立刻向悦贞依行礼,“谢谢小姐。”

悦贞依满意一笑,“好了,你现在就去办吧。”

絮儿点了点头,又向悦贞依行了礼,立刻跑了出去,再次来到街上。

很快,絮儿便找到了夏幼萱。

但是夏幼萱的身边还有她那两个跟班,絮儿知道,虽然夏幼萱天生痴傻,但是她身边那两个人可都比猴子还要精,她要想办法将那两个人引开才是,不然还真不好实行计划。

正想着,水漾和八两突然向一边的酒楼内走去,夏幼萱则一个人站在一个卖珠翠饰品的摊子前,拿起一个珠花在手中摆弄着。

絮儿眼前一亮,立即迈步上前,耳边却传来了夏幼萱和那摊主争吵的声音。 第二章“看什么看?你脸上是什么东西都没长,但你又好看到哪去了?看你一副矬子样,还好意思笑话别人,有笑话人的时间多赚些钱,找个媒婆去说亲,不然你就这样,再没些钱,整个一矮穷矬,哪个姑娘会嫁给你啊?”夏幼萱声音震天响,一把将手中的珠花摔到了摊子上,转身便走。

刚才那男人直勾勾盯着她脸上的血胎看,真是气煞她也。

就算她脸上长了东西又怎样?那些人一样没有资格笑话她!

絮儿听着夏幼萱骂街的声音,不由轻笑出声,暗道这傻子真是傻得越来越厉害了。

笑过之后,她又立刻上前,趁水漾和八两还没有出来之前,来到夏幼萱的身边,“信王妃,奴婢可算找到你了。”

夏幼萱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女人,暗道她应该是尉迟信府上的哪个丫鬟。

这般想着,她默默地清了清喉咙,拿出了王妃该有的架势说道,“你找本王妃有什么事?”

絮儿微微一怔,总觉得夏幼萱好像有些不一样了,但却也没有深究,笑着说道,“王妃,你先跟奴婢来个地方,奴婢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夏幼萱总觉得面前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有揭穿,还是跟着她走了。

她倒要看看,这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絮儿带着夏幼萱来到了一个僻静的胡同里。

这条胡同很窄,很败落,杂草丛生,一看就是好久没人来这里了。

夏幼萱正想着这女人是不是要暗杀她,絮儿突然从腰带里拿出了一个土黄色的纸包塞到了她的手中,“信王妃,听说你要给信王殿下治腿是吗?奴婢这里有药,只要你给信王殿下服下,信王殿下一定会站起来的,快回去给王爷吃吧。”

夏幼萱有些不明所以,低头打开了手中的纸包,在看到里面包着的东西时,不由一阵惊讶。

这里面装的,竟然是砒霜!

这女人是想害死她还是想害死尉迟信啊?

莫非她是想一箭双雕?

絮儿抬手拍了拍夏幼萱的手臂,“王妃,奴婢给你药的事情你就不要说出去了,你不说出来,功劳就是你一个人的,记住,千万不要说出来。”

夏幼萱视线落到了絮儿手腕处的那颗守宫砂上,随即抬头看着她,真想指着她的鼻子来一句“你特么当我是傻子啊?”

可很明显,这女人确实是把她当成傻子了,不然又怎么会拿这个东西给她呢,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点都不乔装打扮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啊?”夏幼萱将砒霜包好收了起来,含笑问道。

絮儿微微一顿,笑着说道,“奴婢……奴婢叫小梅。”

夏幼萱将她脸上的神色尽收眼底,见她犹豫了一秒钟才说出自己的名字,便知道她一定是在说谎。

不过,夏幼萱却也没有揭穿她,点了点头说道,“好,小梅,谢谢你,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把你说出去的。”

絮儿满意点点头,“信王妃,奴婢告退了。”

夏幼萱眉眼弯弯地向絮儿摆了摆手,“去吧去吧,谢谢你,小梅,真的谢谢你哈,下次有这种好事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絮儿点点头,转身之际,便忍不住暗笑了出来。

下一次?

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哪还有下一次?

夏幼萱站在原地看着絮儿渐行渐远的背影,微微敛起了一双弯黛,将絮儿的一切特征都记了下来,因为看着絮儿的穿着,她又觉得这个女人不是信王府的,信王府的女侍身穿的衣服,并没有跟絮儿一样的。

如果不是信王府的,那她的来历就值得调查一下了,说不定还能把尉迟信的死对头调查出来呢。

按理说尉迟信是一个残疾,又不理朝政,忽略掉他那一脸的邪气,他简直就是一个闲云野鹤,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死他呢?

难道是他的兄弟姐妹?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的兄弟姐妹害怕被他克死,所以先下手为强了。

思及此,夏幼萱嗤嗤笑了笑,不管尉迟信的人品怎么样,但既然这件事她也被牵连其中了,她就不能坐视不理。

她前世虽然是一名法医,但是破案侦查多少也是会一点的,整天和那些警察打交道,她当然耳濡目染了。

蝶羽般的睫毛轻轻忽闪了两下,她这才迈步,向胡同口走去。

春末的阳光晴好,这条胡同虽然败落,但细细观察,景色却也很美,尤其是路边那些足足又半人高的杂草,看上去就像是谁种植在那里用来观赏的。

夏幼萱一路看过去,突然一抹强光草丛间发射出来,晃花了她的眼睛。

微微眯起一双水眸,夏幼萱抬手遮住了眼睛,立刻走过去,来到光源的所在地,扒开草丛,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把剑。

她不由感到一阵惊讶,因为这把剑,竟然是透明的,一边的剑鞘通体呈银色,带着华丽的雕刻装饰,上面一排十颗拇指指甲那般大小的淡蓝色宝石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樱唇微张,她立刻弯身将那把剑捡了起来,手心处立刻传来一阵冰凉。

“这把剑该不会是用冰做成的吧?太神奇了!”她拿着那把剑细细看了看,又抬头迎上那刺眼的阳光。

如果真的是用冰做成的,这么烈的阳光,它为什么不融化呢?

但是不管怎样,夏幼萱觉得这把剑是一个宝物,她一定要留下。

这般想着,她又弯身将落在一边的剑鞘捡了起来,离开了胡同。

水漾和八两此时已经从酒楼出来了,发现夏幼萱不见了,正在到处找她。

最后还是八两在胡同口看到了夏幼萱,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立刻跑了上去,“主子,你跑去哪里啦?奴才……我是说,我和水漾姐都吓坏了。”

夏幼萱水眸含笑,抬手拍了拍八两的肩膀,“没事啦,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别担心了,水漾呢?”

“水漾姐在那条街找你呢,走,主子,我带你过去。”八两说着,走在夏幼萱的前面。

夏幼萱跟上了八两,找到了水漾。

“主子,你刚才去哪啦?”水漾看到夏幼萱,同样焦急地问道。

夏幼萱四下望了一圈,小声说道,“先回府再说,走吧。”

水漾和八两对视了一眼,皆是有些不明所以,却也并未再言语,跟着夏幼萱回到了信王府。

穿过一条长长的曲折的水上回廊,三人回到了泠雪水榭的大厅,八两才问道,“主子,你为什么买了一把剑,想要学武功吗?这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呀,别伤着自己了。” 第三章听到八两这么说,夏幼萱总是想还嘴,但是她又知道八两是关心她,所以,吞了口口水,她还是忍下了那股冲动,将手中的剑放到茶几上说道,“先别管这把剑,你们看看这个。”

她说着,将絮儿给她的那包砒霜从腰带里拿了出来,递给两人。

水漾立刻接过,打开一看,微微一惊,“主子,你买砒霜做什么?”

夏幼萱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含着清浅的笑意,“不是我买的,是一个陌生人给我的,要我用这药给王爷治腿。”

水漾不由倒吸了一口气,“主子,这砒霜是谁给你的?”

八两眉心深深蹙了起来,“主人,你说,八两去找那个人算账,他这不是陷害主子陷害王爷吗?”

夏幼萱轻笑一声,“你也看出来了?她是想一箭双雕。”

闻言,水漾和八两皆是一怔,随即,两人又对视了一眼,脑中都有同一个疑问:他们主子怎么会看出来这是个阴谋的?她不是傻子吗?

夏幼萱当然看得出两人的心思,樱唇抿了抿,“我知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先不要说这些了,我记得那个女人手腕上有一颗守宫砂,她穿着粉色的衣服,丫鬟打扮,衣服上还绣着荷花,她还带着一对上好的珍珠耳环,绝对不是她自己买的……我说这些,你们有印象吗?”

水漾听夏幼萱把话说完,神色微微一惊,“主子,你……”

夏幼萱微微敛起一双弯黛,“都说了先不要谈论我智商的问题,这件事我等一下再跟你们讲,你们先告诉我,对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印象?她说她叫小梅,但是我知道她是骗我的。”

水漾咬了咬下唇,终于可以确定夏幼萱发生了改变,变得……不傻了。

她刚才说的那些,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能够说出来的,除非她都是信口胡说的,但是她口中形容的那个人……

“是絮儿。”水漾说道。

夏幼萱在心底重复了一边这个名字,“絮儿是谁啊?”

水漾将砒霜放到了茶几上,“主子,水漾是礼部侍郎三千金的贴身丫鬟,过些日子也是要进府的。”

八两有些不明所以,“水漾姐,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个人是水漾?”

水漾微微一笑,“是因为她手腕上的那颗守宫砂,絮儿长得有几分姿色,她主子怕她到处勾引男人,尤其是太子,所以才在她的手腕处最显眼的地方画了那颗守宫砂,我也是在丞相府的时候听别人说的。”

夏幼萱点点头,“你刚才说她过几天也要进府?”

水漾轻轻应了一声,“礼部侍郎的三千金,悦贞依,就是王爷还未过门的侧妃,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今天是初六,还有九天。”

夏幼萱突然哈哈大笑了出来,“没想到尉迟信虽然不举,媳妇儿倒是挺多的,简直是源源不断啊,那再过几天是不是还会接二连三有女人进来给他侍寝啊?他不行啊,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啊?岂不是干着急?”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传来“嘭”的一声,三人皆是一怔,同时向门口看去。

又是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是门扇倒地的声音,然后,尉迟信那张怒意勃发的妖孽脸和南宫衍那张幸灾乐祸的俊美容颜映入了三人的眼帘。

夏幼萱险些咬断自己的舌头,猛然站起身,还未等发出声音,一股强大的力量便传了过来,紧接着,她被那股力量牵引着,身子不受控制地向门口冲了过去。

水漾和八两一惊,连忙追了上去。

尉迟信这时收回了自己的内功,而夏幼萱已经来到了门口,身体被惯性牵制依旧向前,脚下的步子却被门槛一绊,整个人扑通一下,实实在在地摔到了地面上。

“主子!”八两惊呼一声,跑在水漾前面,将夏幼萱扶了起来。

夏幼萱吃痛蹙眉,一把将八两推开,几步来到了尉迟信的面前,“你个死瘸子,你疯啦?”

尉迟信缓缓抬眸,浓眉轻轻向上挑起,眉宇之间邪肆飞扬,不急不缓地说道,“大胆,你竟敢这么跟本王说话。”

夏幼萱的胸口因为极度愤怒而剧烈起伏着,抬手颤抖地指着尉迟信,“你本来就是不举,我说的有什么错?你硬不起来还不让别人说是吗?我今天……”

“王妃!”站在尉迟信身后的南宫衍低呼了一声,几步上前,打断了夏幼萱的话。

夏幼萱看了眼南宫衍,愤怒的视线又再次落到了尉迟信的身上,“是,你是王爷,就算是瘸子,你的身份还摆在那了,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就算你身份再高贵,你也得讲理吧?我是说错了话,你指正就可以了,你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刚才差点毁容!”

尉迟信突然轻笑了出来,“毁容?”

夏幼萱自然听得出他话中的嘲笑之意,如果说刚才被尉迟信害得狗吃屎她还能忍下去,但是被尉迟信嘲笑,她无论如何都忍不下去了。

愤怒至极,夏幼萱便口不择言,“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就是想说我丑是吗?我是丑,但是我能跑能跳啊,你能站起来吗?哼,双腿站不起来也就算了,连第三条腿你都站不起来,你干脆去做太监好了,不然像你这样活在世上也是耻辱,我要是你,我就干脆去自杀,你到底是哪来的勇气活到现在的……”

“夏幼萱你找死!”尉迟信低吼了出来,却也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侍卫进来,将夏幼萱直接关进了牢里。

一切都来得太快,等夏幼萱反应过来尉迟信是王爷,她不能跟他对着来的时候,她人已经被锁在牢房里,怎么也出不去了。

咬了咬牙,她一脚踢在牢门上,“该死的,王爷了不起啊!有本事你一辈子都别往我出去,我看看除了我,谁还能治好你!”

“你真的这么有信心能治好王爷的……病?”一道男声从外面传来进来。

夏幼萱一怔,视线越过牢门向外看去,见是南宫衍来了,心底希望油然而生,“南宫公子,你放我出去吧。”

南宫衍异常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抹风流倜傥的笑容,手中的折扇潇洒地扇着,“本公子问你,你真的能治好王爷的病?”

夏幼萱微微敛起一双弯黛,“本公子?你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吗?我可是王妃,就算现在被关在牢里,我的身份也比你高贵,你敢这么跟本王妃说话?” 第四章南宫衍探究的视线落到了夏幼萱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她一圈,“你真的是夏幼萱?”

夏幼萱神色一滞,“你什么意思啊?”

南宫衍突然上前一步,来到夏幼萱的面前,缓缓低下头贴到夏幼萱的耳边,小声说道,“你休想骗过我,说,你到底是谁?”

夏幼萱嗤嗤一笑,“这么说你很聪明喽?那你还问我干什么?你自己猜啊,你猜猜,我不是夏幼萱我是谁?你猜啊!”

南宫衍往后退开一步,“我……”

他还真猜不出来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他总觉得,夏幼萱跟以前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当然,外貌是没有变,他说的是性格,还有智商。

以前的夏幼萱是京城最著名的痴傻草包,连她的亲生父亲都嫌她丢脸,简直傻到无药可救。

但是现在呢,真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原来那个傻子。

一个人前后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原因呢?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夏幼萱,那么,她曾经的傻就是装出来的。

但是南宫衍又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装傻,而现在为什么又不装下去了?

夏幼萱幽幽看定他一会,眉宇之间闪过一抹不耐之色,“你到底能不能救我出去啊?”

南宫衍这才回过神来,迎上她的视线,“你刚才那么跟王爷说话,你让我怎么救你?”

夏幼萱眉心轻轻打了一个结,“可是他刚才真的很过分,我只是一时生气,所以才口不择言的,我不是也说过要为他治病吗?”

南宫衍轻笑一声,“所以我才要问你,是不是真的能治好王爷的病。”

夏幼萱微微一顿,暗道尉迟信的腿她是治不好了,他都已经瘸了那么多年了,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也不一定治得好,更何况现在的时代还那么落后。

不过关于不举,她觉得倒是很有希望。

这般想着,她点点头,“真的,我真的能治好王爷的病。”

南宫衍又细细看了夏幼萱一会,点点头,“好,我现在就去替你求情,但是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一定要治好王爷的病。”

闻言,夏幼萱一双含妖含俏的水眸染上了一抹暧昧的笑意,“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一点啊,是不是想让我快点把尉迟信治好,好爆你的菊啊?你是受啊?”

南宫衍完全听不懂夏幼萱在说些什么,心内暗道也许这个女人的傻已经又到了另一个阶段,外人完全看不出来,但是她说的话依旧颠三倒四的,或许她还是那个傻子。

“我先走了。”他说着,转身离开了牢房。

回到了主院大厅,南宫衍在尉迟信的书房找到了他,“王爷……”

尉迟信一张俊美无双的妖孽脸已经阴沉沉的,声音也是低沉至极,犹如从地狱之中发出来的一般,“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南宫衍眉心轻轻蹙了蹙,缓缓摇头,“没有,王妃她虽然变化很大,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并不是易容,就连脸上那块胎记都是真真切切的,而且我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王妃有孪生姐妹,所以……”

“所以你认为,她就是夏幼萱,是吗?”尉迟信挑眉问道。

南宫衍顿了顿,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可是王妃真的变得很不一样了。”

尉迟信眼梢微微挑起,眉宇之间更添撩人风情,“是不是都让你说了,南宫衍,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南宫衍朗声笑了出来,“可是你还是离不开我,不是吗?”

“是吗?你要不要试试看?”尉迟信一张如魔似魅的妖孽脸上邪气流转,如同一朵有毒的花,绝美而又危险,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南宫衍心下不由一紧,即使他知道尉迟信是在开玩笑,但是此刻的尉迟信,他还是不由有些害怕。

这就是尉迟信,虽然坐在轮椅上,比别人矮了一截,但是他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还是足以毁灭天地万物。

当然,这种气场,他还不会让别人看到。

呵呵轻笑了两声,南宫衍往后退开一步,“王爷,王妃说……她真的能治好你的病。”

闻言,尉迟信缓缓垂下眼帘,冷冷一哼,“你以为本王真的需要她帮我治病?”

南宫衍眼瞳微微转动了几圈,小心翼翼地说道,“王爷,你的那个病……你真的不想治好吗?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

尉迟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掩掉俊颜之上的尴尬之色,声音低沉而阴森,“南宫衍,你想进去陪她是不是?”

南宫衍轻叹了一声,“忠言逆耳,王爷,这个道理你是明白的,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王爷……”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柔柔弱弱的女声。

尉迟信早就知道水漾站在外面,却也没有表现出来,这会儿她终于发出声音了。

冷笑一声,他的视线越过南宫衍,落到了门,“进来吧?”

水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迈着坚定的步伐跨过门槛来到尉迟信的面前,跪了下来,“王爷,奴婢有事禀报。”

尉迟信幽深的视线在水漾的身上流转了两圈,淡淡地问道,“说吧。”

水漾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今天王妃带着奴婢和八两上街寻找为王爷治疗双腿的方法,谁知道被人带走,那人给了她一包砒霜,告诉王妃,只要给王爷吃了砒霜,就可以治好王爷的双腿。”

尉迟信神色之间闪过了一抹稍纵即逝的惊讶,“砒霜?”

水漾点点头,“王爷,王妃知道那个人是谁,只要王爷把王妃放出来,王妃就会告诉王爷的,这是不是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尉迟信幽幽看了水漾一会,抬眸看向南宫衍。

南宫衍心领神会,点点头,转身来到门口,叫来了白乔,然后白乔又来到了牢房,将夏幼萱放了出来。

夏幼萱终于松了一口气,“南宫衍都说什么?尉迟信竟然这么快就放了我,我还以为他还要气一阵子呢。”

白乔见夏幼萱说话真的不再像以前那样颠三倒四了,也是一阵惊讶,顿了顿说道,“王妃,王爷为什么把你关进牢里,你应该知道吧?”

夏幼萱点点头,“我当然知道,我说他不举,他恼羞成怒了嘛。”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预览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锦绣田园:这个农夫有点甜小说、锦绣田园:这个农夫有点甜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