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正文

天选奇兵小说、天选奇兵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30 17:05 编辑:华年 指数: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小说、天选奇兵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1-02 11:17

字数: 2,222,769

状态: 已完结 1088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天选奇兵小说简介:一个看似邋遢的乡巴佬,一位骤然失祜的落魄千金,一场精心策划的杀局,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物相遇,所有人都以为结局已定。谁也想不到,那个最微不足道的人成了最锋利的变数,一息之间,胜负反转!

天选奇兵小说预览

第一章“混蛋,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来路,居然敢管我们的事,还敢打我?”钟天启一脚踢翻大厅的椅子,不爽地骂道,显然刚才沈奇打击到他。

身为钟家大少爷,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侮辱,自然恼怒无比,这是将沈奇彻底恨上了。

“儿子,你先别急,看看你三爷爷怎么说?”宋丽劝慰道,虽然她对沈奇也是愤怒无比,可他却非常理智,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情。

那钟家元老脸色阴沉,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本来以为可以轻松得到钟嘉祥的全部财产,到时候他也可以分一大杯羹,本来就没将钟婉柔这家伙放在眼里,哪里知道她突然回来,还是如此强势高调。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原先跟他们一条战线的梁凯业突然反水,改成支持钟婉柔,这是人所料未及的,不知该如何处理。

“你们不觉得那个家伙来历很诡异吗?”那钟家元老突然说道。

他注意到这一切的变化都来自沈奇,所以他才如此说道,毕竟沈奇让人感觉很神秘。

他才如此说道。

宋丽听到这位钟家元老提醒,这才注意到自己忽视了一个家伙,那个身穿军大衣,满脸沧桑的沈奇。

这家伙不进行为古怪,就连平时打扮也是让人觉得奇怪,寒酸之极,很明显就是个乞丐,难道真是那家伙起的作用。

宋丽本能的就想笑,一个乞丐一样的家伙难道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她突然觉得很好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哪个大人物会这么消遣自己。

“算了,三叔,别胡乱猜了,那个家伙很明显就是个垃圾,能有什么本事,说不定是钟婉柔这骚蹄子用身体跟梁凯业进行了交换。”宋丽阴损地说道。

“说不定真是这样,人要是被逼急了,什么样的事情也能做出来。”三叔似乎觉得这个答案更贴切,所以才如此放心地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坐着等死吧,交出手中的权力,任由那钟婉柔摆布。”宋丽不爽地说道。

宋丽这是在用激将法,尤其是这位钟家元老三叔,嗜好权力,宋丽曾经许诺他,一旦钟天启继承钟家财产,钟家的家主之位就是他的,他们只要财产,对钟家的事务丝毫不关心。

其实,这老头很无奈,眼下的情况让他感到很棘手,无法处理。

“容我想想。”三叔突然开口说道,毕竟钟婉柔一旦进来,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他,这影响到他手中的权力。

宋丽知道现在必须拿下这个老头,否则自己之后的富贵生活一点保障都没有。

当然之前这家伙跟宋丽已经暗通款曲,现在不过是想要再进一步确认而已。

宋丽怕钟天启知道她跟三叔的关系,让钟天启出去,她要亲自跟三叔交谈,确保事情完成的顺利。

三叔视权力如命,自从钟嘉祥死后,他大权独揽,风光无比,自然不希望别人来分享他的权力,所以对付钟婉柔他自然不遗余力。

“继承家族财产需要家主的亲笔授权书,这东西你们知道在哪吗?”三叔人老成精,这时候开口说道。

授权书,这时宋丽才想起自己似乎没有这种东西,这下她方寸大乱,不知该如何收场。

情况的确有些复杂,让人感觉很难办。

“授权书,我记得在保险柜里,可我们没钥匙,无法打开呀。”宋丽为难的说道。

那可是最要命的东西,一旦让钟婉柔拿到那东西,她这二十几年的布局就全完了,这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好在她知道三叔这种人可以利用,肯定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自己,毕竟她跟三叔有过床笫之欢。

这老鬼虽然年纪大了,可那方面的本事一点都不弱,居然比自己那死鬼丈夫还要猛,居然每次都让她兴奋到高潮。

此刻,她有求于这老鬼,自然发动自身魅力,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年轻时候那股风骚劲一上来,还是很吸引人的。

“好了,骚货,不要发骚了,爸爸告诉你怎么办。”三叔此刻也是被宋丽这股骚劲给折磨的够呛。

这老鬼虽然已经年过半百,可能是天赋异禀,居然那方面的功能没有倒退,反而这些年有增强的劲头,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好呀,那你快告诉我应该怎么办?”说完,宋丽主动伸出手拉着三叔,让他那如枯枝一般的手穿过那开衩的包臀裙,摸在她那浑圆的臀部上,撒娇道。

三叔露出淫荡的眼神,眼中满是侵略性,可他此刻没有心思再对这女人进行那种活动,毕竟若是被钟婉柔扫地出门,这一切都完了。

“我认识一位伪造文书的高人,他模仿笔迹堪称一流,相信我,只要有我在,这一切就不是事。”三叔淡淡地说道,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什么都难不住他。

听到三叔的意见,宋丽也露出笑颜,说道:“还是你这老狐狸有本事,居然能想出这等满天过海之计。”

三叔看了宋丽一眼,满脸鄙夷之色,忖道愚蠢的女人,若不是为了钟嘉祥的那些财产,老子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骚货,简直是在侮辱老子。

“这下事情就有得解决了,只要我们手里有这饭授权书,哪怕钟婉柔继承了也没关系,我们依然可以说了算。”宋丽笑声说道,一切问题都明朗了。

三叔却觉得有一丝不安,总感觉事情有一丝不妥,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妥,不过他既然已经去有了对付钟婉柔的办法,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他们这些人只要到时候拿着授权书,钟婉柔就算有意见,估计也说不出什么。

沈奇跟钟婉柔此刻在答谢宾客,并不知道里面人的密谋,但他们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们知道这群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双方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都想夺得最终的权力,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 第二章沈奇看着钟婉柔,慢慢地说道:“我们虽然现在入主钟家,可是情况也不太明朗,那群家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要做好防范。”

这时候,梁凯业走了过来,满脸恭敬地说道:“沈公子,其实那群家伙想要翻盘,就得需要遗嘱或者授权书,但这东西很难弄,因为钟大哥在去世之前,整个人还是挺清醒的。”

沈奇听梁凯业一说授权书,顿时一拍脑门,该死,这群家伙该不是想要假借授权书前来作怪吧,现在钟婉柔唯一的优势就是梁凯业的支持,可这种优势并不是压倒性的,有点势均力敌。

可一旦那钟家人将授权书掌握在手里,那时候这钟婉柔再是继承人也没有办法,说不定都要作壁上观。

沈奇当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他默默地说道:“就看他们敢不敢这么干了,若真这么愚蠢,那我不介意让这群家伙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他的语气冰冷恐怖,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不少,就连那平日里气场强大的梁凯业也是打了一个寒颤,畏惧地看着沈奇,感觉这家伙就是从地狱归来的。

钟婉柔也觉得此刻的沈奇十分陌生,让人感觉十分可怕,沈奇身上飘着一股若有实质的杀气,那可是骗不了人的,这是那种久经杀伐才会产生的,可这家伙不过是个退伍的普通兵,不该有这种令人害怕的杀气呀,真是令人费解。

沈奇不知钟婉柔的想法,可他此刻在怀疑那群家伙已经有所动作,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在那群家伙有所动作之前,赶紧找到遗嘱,坐实钟婉柔的身份。

“你知道钟嘉祥临死前都做了哪些布置,最好越详细越好。”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所以沈奇想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梁凯业似乎早就知道沈奇会问自己,从怀中取出一个本子,谄媚地说道:“沈少,我知道您需要这些东西,所以提前为您准备好了。”

沈奇很满意梁凯业的做法,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懂事,看来这大富豪没有一个简单的。

不过现在不是夸他的时候,现在需要分秒必争,找到那个可能藏着遗嘱的地方。

沈奇将那个本子拿到手里,顿时阅读起来,将钟嘉祥临死前所有的一切都读了下来,上面的东西很琐碎,但有一条线索引起了沈奇的注意,这家伙居然将自己的所有财产证明保存在一个叫做老九的江湖人士那里。

老九,这个神秘的人物引起了沈奇的注意,说不定钟婉柔继承钟家集团的证明就在那个老九手中。

看来需要找一下这位老九了,只是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哪里,虽然一头雾水,但也好过什么线索都没有。

既然梁凯业能够得到这些消息,说不定这个老九的线索他也能提供一点帮助,沈奇朝着梁凯业问道:“你知道这个老九到底是谁嘛,为什么钟嘉祥会如此信任他,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保管。”

“这个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跟钟嘉祥从小就认识,从来没听他说过有老九这个人,的确很令人诧异。”梁凯业无奈地说道,毕竟眼前的情况十分棘手。

梁凯业都不知道,沈奇转头朝向钟婉柔,她也是一脸茫然,又是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

这就比较难办了,完全成为无头难题。

不过他们也没有坐以待毙,那就发出悬赏令,问问江湖上谁知道老九这号人物,若有能提供重要信息者,可以得到奖金五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沈奇这些年的信条,况且五百万对于要继承千亿家资的钟婉柔来说不过九牛一毛,所以很容易就能办到。

这不过是其中一条路子,沈奇拿出一个漆黑的手机,上面的显示屏还是那种老式黑白屏,他拨通一个神秘号码,那边瞬间接通,传来一个泼辣女声:“妈的,你终于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忘了老娘?”

听到这个声音,沈奇本能地想要挂掉电话,这女人的臭脾气到现在都没改变,自从自己认识她到现在。

沈奇早就熟悉了她的脾气,所以没太在意,说道:“你就不怕自己太彪悍,嫁不出去了?”

“麻蛋,有个混蛋撇下老娘自己一个人颠了,现在居然假惺惺地来劝我,你要是讲义气,就该娶了我。”那个声音如同连珠炮一般,突突地发过来,让沈奇一阵头大。

钟婉柔很是好奇,认识沈奇这几天,都是见他让别人吃瘪,他这副憋屈的样子还真是第一次见,顿时好奇对面到底是何方神圣。

沈奇很是无奈地说道:“我的情况特殊,当时没办法讲清楚,家族似乎知道我的一些情况,我没办法,只能仓促逃了呀。”

听到这里,钟婉柔露出狐疑的眼神,这个家伙不会是个逃兵吧,难怪这个家伙看上去给人感觉怪怪的。

“放屁,老娘才不信你的鬼话,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那边的声音已然不依不饶,不过现在情绪还是稍微缓和了,没有了刚才的暴躁。

沈奇见她情绪缓和,慢慢说道:“我这里需要你帮个忙,对你来说应该问题不大。”

“混蛋,你也就有难处的时候才想起我,简直混蛋。”那边的声音不爽地说道,话语中都是不满。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就再帮我一次呗。”沈奇如同哄自己女朋友一样,好声好气地说道,跟平时霸气的模样有点出入。

那边开口说道:“那你就有话直说,有屁就放。”

对面说话非常干脆,让沈奇有些吃瘪,感觉心里有点吐血,可他早已经习惯这家伙的说话方法,说道:“我现在所在的城市需要找一个叫做老九的江湖人士,你能帮我找到吗?”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这才缓和过来,淡淡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找,但你要记得履行自己的承诺,否则别怪我做出不利于你的事情来。”

听到对面的话,沈奇最后想了想,说道:“如你所愿,我会做到的。” 第三章沈奇将自己的问题一说,那边很快就陷入了忙音,可他没有丝毫表示,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有事情拜托对面,对面很快就会给出消息,毕竟当年她可是帮助过自己。

很快,消息就传了过来,那个所谓的老九其实不叫老九,本命叫做薛明,他是钟嘉祥的一个手下,可以算作是生死兄弟。

两个人曾经是战友,在一个战壕中经历过生死,那是在华夏历史上很著名的反击战役,那一战奠定了华夏的丰功伟绩,打出了华夏的风骨,打出了华夏的脊梁。

正是在那一场战役中两个人成为生死兄弟,后来两个人同时退伍,钟嘉祥明面上是一位商人,可是他的势力太小,想要有所发展必须借助别人的势力,这个时候这个薛明就成为了最佳的代理人。

所以很快薛明就化名老九进入这地下世界,成为钟嘉祥暗中的助力,两个人不显山不漏水的保持着合作,在旁人眼中,这两个人无非就是利益牵扯,其实真实的关系确实生死之交。

看到那个女人发来的消息,沈奇不得不佩服这女人在情报方面的天赋,可惜自己跟她实在无感,否贼将这个女人娶入家中,到时候肯定平添许多助力,自己也不用逃脱家族阻力。

一想到这,沈奇就感到一阵头大,自己的那些亲人见到自己回来,逼着自己成亲,真是够无奈了。

二话不说,沈奇决定马上去找薛明,也就是所谓的老九,从他那里得到属于钟嘉祥的信息,这样才能保证钟婉柔顺利接管公司。

梁凯业见沈奇如此简单的就将这些信息搞到手,觉得自己自己做的选择很明智,幸亏没有与这位沈公子为敌,看他如此神通广大,就连铁公子都甘愿叫他一声大哥,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

上天既然给自己机会,那么自己就要抓住,抱紧这掉下来的大腿,习惯了察言观色的梁凯业,里忙献殷勤道:“沈公子,你想去找这位老九吧,您没车吧,我去给您当司机。”

听到梁凯业这卑躬屈膝的样子,钟婉柔顿时觉得有点不真实,这位梁大老板平时走路都是带风的,谁都不鸟,可看他对待沈奇那恭敬的态度,简直如同奴才一般。

不知道还以为沈奇有多大能耐,可他明明就是一个连饭都吃不上,要求自己跟他一个保安职位的家伙,这种货色满大街都是,为什么梁凯业要如此巴结他,真是让人费解。

沈奇自然愿意,既然有人免费当苦力,那他自然乐意效劳,很快他们两个人就从这里出去,来到那车旁边,居然是一辆宝马X9,普通人只知道X5,从来没见过X9。沈奇见怪不怪,立刻就上去,来到车上,说道:“快点准备好,我要去办事了。”

梁凯业听到沈奇吩咐,自然勤快无比,虽然沈奇语气很急躁,带着对他的怒意,可在梁凯业听来,却是犹如仙音,因为这是把他当自己人的表现。

领导越是对你客气,越是不把你当自己人,相反,若是领导对你十分苛刻,每件事都要求你去办,这是领导要重用你的意思。

混迹商海多年,见过人生大风大浪的他早已经熟悉无比,所以梁凯业啥话都没说,反而直接说道:“您就看好吧。”

这时候,在钟家庄园里边,那两位密谋的人正在卿卿我我,钟老三这个老色鬼手一点都不老实,在宋丽这妇人身上划拉着,做着少儿不宜的画面。

良久,那老色鬼从宋丽的身上起来,然后朝着宋丽淫邪地笑道:“你这骚货,估计我那个短命的侄子,就是被你给累死的。”

“少提那个没用的死鬼,我跟他这二十年,这死鬼一直都不行,要不是老娘另有妙计,早就旱死了。”宋丽冲钟老三抛了一个媚眼,看来是很想当这位老家伙的老婆,可惜钟老三不愿意。

“你这家伙,等有空了,一定好好炮制你。”钟老三很是骚包的说道。

“来呀,来呀,你这老狗就是一张嘴,从来没见你实施过。”说完,宋丽抖了抖浑身的骚肉,妩媚地说道。

钟老三正心痒痒,这时候门突然被剧烈地敲了起来。

没有办法,两个人赶紧起来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迅速地开门,对于这个打扰他们欢好的不速之客自然没有好态度。

前来敲门的居然是钟老三的手下兼保镖阿凉,这家伙是钟老三花大价钱从别处买来防身的,据说阿凉手上的人命差不多得有十几条,属于汪洋大盗,这种亡命之徒一般人不敢收留,可钟老三不在乎,只要能替自己办事,管你什么来路。

“那个家伙坐着梁凯业的车不知去哪里了,我已经派人去跟了。”阿凉开口说道,人如其名,冷冰冰的。

钟老三似乎习惯这家伙冷酷的态度,说道:“很好,继续保持,我要持续得到那两个家伙的消息。”

“那两个家伙要是出个车祸就好了,死了一了百了。”宋丽摆弄着自己那艳丽的指甲说道。

听到这句话,钟老三一下如同醍醐灌顶,丝毫不顾及阿凉在场,一下抱起宋丽,激动地说道:“想不到你这骚货居然还有这么有用的一天,我怎么就没想到让他们一起去死呢。”

钟老三越想越兴奋,一旦自己出手将这两个家伙同时除掉,那么钟婉柔失去一个保镖外加一个最大的强援,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他钟老三也是发狠的主,既然你阻拦了老子的财路,那么老子就要送你去死。

说完,钟老三就让阿凉马上出发,带着兄弟们去追杀沈奇跟梁凯业。 第四章一想到能杀死他们两个,钟老三就兴奋无比,刚才那刚缓下去的劲头又起来了,他定定地看着宋丽,似乎马上就要挞伐她。

阿凉带着使命前来追杀沈奇,在之前他就遇到过这种任务,每次他都是迅速的杀死人,然后去跟钟老三复命。

可他最近老是觉得自己心神不宁,这对一个杀手来说并不是好事,要知道杀手追求的是极致的冷静,冷酷的感情,在一片静谧中杀人。

阿凉现在的心情却是慌乱的,这在他十五年的杀手生涯中并不多见,他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会事,不过他还是挥挥手将这个念头排出脑外,不去想它。

事情这样就会变得简单,他开着自己那辆黑色的汽车,这是一名看不出牌子的车,在这黑夜中如同幽灵一般,仿佛一只猎豹一般,在等待着猎物上门。

今天的任务非常简单,一个身手不错的保镖加一个商人,钟老三跟阿凉说做完这单,他就可以收山了。

如果他看动漫,经常上网的话,就知道这单他绝对不该去,可惜没有如果。

说实话,阿凉也厌烦现在的日子,毕竟作为一名正常人,整天呆在那幽闭的环境中,多少让人有些不爽,既然可以离开,他自然还是想过平常人的日子。

很快,那辆传说中的汽车就来到他的面前,那辆在整个城市都很出名的车辆,梁凯业的宝马X9,独此一辆。

“今天晚上就是你们的死期。”阿凉看着那辆疾驰而来的宝马X9说道。

很快,阿凉就开着自己的这辆黑色幽灵车冲着那辆宝马X9撞去,如同杀死之前那些人一般,不带丝毫感情。

可是这次的事情居然超乎他的预料,那宝马X9居然神奇地躲过了他的追杀,这让他大吃一惊。

按照资料显示,这开车的司机应该不具备这种技术,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自己面前不由得他不信。

该死,他不得不出手杀死这个家伙,他已经很少亲自动手杀人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得他都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杀人。

事情就是如此变化,没人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阿凉迅速地从车上下来,拿出带着自己体温的匕首出来,一刀就朝着副驾驶的位子上捅去。

因为沈奇是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先得让他死,剩下的人就随便他随意宰杀了。

这一把匕首据说是最新高科技的钛合金所造,这种普通的车门,切起来如同豆腐一般。

只见匕首深深的插进了车门,然后纹丝不动,阿凉心中大骇,然后一股巨力从车门传来。

阿凉被逼的倒飞出去,倒在地上。不过他不愧是一流的杀手,如此意外的情况,他过了两秒便打了个滚站了起来。

只见前方沈奇直立,手上鲜血淋漓,隐约可见白骨。

阿凉微微一愣,随即冷笑道:“原来如此,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提前预判我的行动,在我匕首刚刚刺进来的一刹那,用手握住了匕首,然后一脚踹开门,顺带击飞我给你赢取时间脱离车么。”

他拍掌大笑道:“没想到一个乡巴佬还深藏不漏,不过可惜,在你扬名之前,就要做地底亡魂了!”

沈奇却是不发一言,心里微微有些叹气,他还是退役后水平下降了不少,不然就这种,他在他匕首刺进来之前就可以一脚踢飞车门,结束战斗的。

阿凉见沈奇不搭理他,怒极反笑:“瞧不起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随即摆好驾驶,站好弓步,一副练家子的姿态。

“不错,有点水准,不过你的重心略微偏前,若是有人先手连攻你下三路,再在你出手后一掌拍手,你就重心不稳,落败也就只是时间问题。”沈奇微微颔首,淡淡地说道。

阿凉心里微微一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作为经常与生死打交道的人,这种预感往往极为准确。

他强撑道:“呵,一派胡言,拿下你足够了!”

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拳直击沈奇面门,拳风刮得脸生疼。

杀手需要训练各种极端情况下完成目标的能力,阿凉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论是远程杀人,还是近距离肉搏刺杀,他都是第一流的。

就在他信心十足的时候,沈奇微微一笑,一仰身,屈膝一蹲,就躲了过去。

阿凉不以为意,拳头猛地变掌往沈奇腹部一拍,这一掌若是拍实了,沈奇定是肋骨寸断,肝胆俱裂。

沈奇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在阿凉掌风来临之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上,阿凉面色一变,眼神充满了不甘。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能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完成任务!

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缓缓跪倒,沈奇那一脚踢折了他的小腿骨,他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不顾人体设置。

“我……不甘心!”阿凉面露怨恨,“明明……就差一点!”他出道这么多年来,只有这一次失败了。

“你以为是一点,可实际上只是冰山一角,我从头到尾,仅仅用了一只脚,如果我一开始就快攻上来,你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沈奇淡淡道。

“说吧,你是谁的人?”沈奇冷冷地问道。

梁凯业震撼地看着他,钟老三手下的阿凉他自是清楚的,甚至一度极为忌惮,而如今,那个名扬省城的阿凉,在他手下如同鸡仔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杀手,不可能背叛金主!”阿凉惨笑着说道。

“谁跟你说的狗屁道理?”沈奇嗤笑一声,他所面对的真正顶级的杀手,都是为自己而活,为主人而活的不是杀手,是狗。

“我不想跟狗废话了。”沈奇一脚踢爆了他的心脏。

这让梁凯业陷入恐慌之中,眼前的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头人形暴龙,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一想到这里,梁凯业自然感到庆幸无比,幸亏自己没有选择与他作对,否则自己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到时候自己的尸体都没有人帮自己抬。

可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有人可以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梁凯业却知道自己肯定会发达。

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太恐怖了,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能量无穷,可惜谁也无法预测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这时候,沈奇走到阿凉的身旁,一把将梁凯业从车上拉了下来,说道:“你认识这个家伙吗,身上血腥味挺重,他是谁的人?”

梁凯业早就认出了阿凉,他是钟老三的手下,“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遇见他,可恶的钟老三,你这不仅是想要杀死沈奇,你这是连我也想杀死?”梁凯业如是想到,脸上漏出凶狠的表情,目光扫过沈奇又漏出一丝庆幸。

一想到这个环节,梁凯业不由得恨得牙根痒痒,这该死的钟老三,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己无非就是想走铁公子的路线巴结一下沈奇,可这家伙居然为了家族财产想要自己的命,一想到这里,他对钟老三也动了杀心。

“这是钟老三的手下,名叫阿凉,据说是个亡命杀手,手底下据说有十几条人命,没想到钟老三会出动这家伙前来杀你,真是令人意想不到。”梁凯业稍显无奈地说道,毕竟眼前的情况确实令人无奈,他不想和钟老三兵戎相见,但是面前的沈奇更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有意思,我还没去找他的麻烦,他倒先自己主动上来找死了,看来是时候给他一点教训了。”沈奇淡淡地说道,仿佛说着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可若是熟悉沈奇的家伙肯定知道这家伙现在发怒了,作为有名的兵王,居然被人列为暗杀目标,简直就是把他当作任人宰割的鱼肉,这种当猎物的感觉让他这个专业的猎人非常不爽。

而让他不爽的人,除了某个正在境外组织当老大的家伙,其他人,都死了。

钟老三这种级数的家伙,连炮灰都不算。

他决定亲自出手,会一会这位钟家的掌舵人。

“先不去找薛明了,既然这位钟老板想玩火,我就陪他玩玩,至于会不会他把给烧的尸骨无存,那可就不关我的事了。”沈奇冷冷地说道,冷的让人感到刺骨。

梁凯业听到沈奇的话,本能的感到一丝杀意,他现在自然以沈奇为主心骨,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可以拦他,所以他开着车重新返回,朝着钟家庄园的方向前进。

他也是心中一阵狂喜,这下可有热闹看了,钟老三不开眼,竟然敢惹这位阎王,看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到时候自己只要看好戏就得了。

而只要他一死,钟婉柔不过是个女子,那里掌握的好江家,到时候本地的商业巨鳄,就属他一家独大了!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钟家庄园的外面,话说这里的守卫还是很森严的,毕竟这位钟家大佬还是很惜命的。

“你停在这里,不要动,我去活动下筋骨。”沈奇安慰道,对他来说事情真的比梁凯业想的简单。

沈奇翻墙进入到这座庄园,话说这钟家庄园很大,那位钟老三的宅院在整个大院的西南角,算是最严密的部分。

在来的路上,梁凯业跟沈奇说过,这梁凯业手下豢养着一群亡命之徒,他们誓死效命这个钟老三,那个阿凉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手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人命官司,所以他很是惊讶,这家伙真是令人吃惊,居然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真正让他不解的是居然没有人来查这件事。

看来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家伙看来在这个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在钟老三的庄园里,居然有人拿着枪在巡逻,同时还配着警犬,看来这家伙为了自己的安全可算是下了血本。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这种戒备森严的庄园简直难如登天,可是对于沈奇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沈奇轻轻地一跃,若是有人看见,肯定会惊讶他身法的灵巧,这是江湖上出名的身法,叫做燕子三抄水,非常灵巧,轻轻一下就来到一棵大树上。

他看了一下院子里周围的情况,这院子里一共有十六个守卫,他们的身手跟阿凉在同一水准,对于沈奇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在树下,两个巡逻的黑衣人正在悠闲地点起烟,慢慢地说道:“你说钟老三能不能当上这钟家家主,到时候我们也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当然行了,据说这家伙为了当上这家主,可是下了血本的,肯定不会放弃的。”另一个家伙随口附和道。

“得了吧,他的功夫也就下在宋丽那*人身上,话说那宋丽虽然四十多了,可那女人的身段还真不错,骨子里就透着骚劲,一点不输那些年轻的小娘们。”

“是呀,要是能骑她一回,真是死而无憾了。”

“得了吧,那个烂货,就算是让我骑我也不骑。”

两个家伙在这里吹牛打屁,可是沈奇倒是待着很无聊,很不耐烦地将脚下的一只鞋子踢下,朝着其中一个家伙的脸上甩去。

顿时那家伙的脸靠上沈奇的鞋子,一股恶臭传来,那家伙顿时如同中毒一般,大声地骂道:“混蛋,哪个家伙这么缺德,敢用臭鞋糊弄你爷爷。”

“我。”一道冷酷的声音从后边传来,那家伙还没有搞清楚什么,就看到一个身穿军大衣的家伙走了过来。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沈奇,立刻惊呼道:“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赶紧举起手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沈奇没想到自己的前来居然给他们造成如此恐慌,淡淡地说道:“安了,我不过就是过来找你们老大钟老三谈一件事情,你们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说完,那个家伙将自己手里的枪一下拔出,朝着沈奇指着,差点就扣动扳机。

“别犹豫,快点扣动扳机,我等着你呢。”沈奇淡淡地说道,仿佛说着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两个黑衣人开口说道,似乎对于眼前的沈奇十分害怕。

当然,任何一个突然出现在这么戒备森严场所的家伙,肯定会让人觉得事情没那么好办,这两个家伙似乎十分害怕沈奇,让人感到很意外。

天选奇兵小说预览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

天选奇兵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天选奇兵小说、天选奇兵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我的妖孽老婆小说、我的妖孽老婆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