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正文

绝品阔少小说、绝品阔少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9 17:01 编辑:华年 指数: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小说、绝品阔少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3 14:03

字数: 434,064

状态: 连载中 18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绝品阔少小说简介:未婚妻每月伸手索要生活费,拿着我的血汗钱钓金龟婿。

绝品阔少小说预览

第一章陆羽搭乘出租回家途中。

思索了片刻,决定给陈泽海打一个电话。

“喂?陈叔叔吗?”

“哦,啊,是小羽啊。”

陈泽海的话语有些不自然。

陆羽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他选择了继续装糊涂。

“是这样的,刚才我去了一趟你家里......徐姨,她要求我把婚事退了。”

“什么?退婚?”

“嗯,是的,退婚证明在我手上了,但是,我还想问问你的意思。”

“这个啊......”陈泽海沉吟半响,缓和着语气说:“小羽,你是个好孩子,以后肯定能找到一个比小蓉更好的女孩子,陈叔叔相信,你将来肯定有出息的。不过这事既然都闹到这一步了,退了,就退了吧。”

“对了,陈叔叔准备开一个会,等等马上就要出差了,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先这样。”

陈泽海说完,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他的意思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也别指望去他的单位诉苦,他人不在。

总之,陆羽是听出来了。

不就是嫌弃他穷么?

陆羽心寒之余,也暗暗发誓,从今往后他绝对不能再让任何人瞧不起。

“法拉利很牛逼?我也买一辆车,晃瞎你们的狗眼!”

想做就做,陆羽没有忘记,他那个便宜爷爷说过,这一千万......

只是他这个月的零花钱。

......

陆羽拿起手机,拨通了陆瑶的电话号码。

“丫头,我就在小区门口,出来陪我去买点东西。”

“啊?”

“嗯,出来再说,我就在这等你。”

这一千万,陆羽不可能就让它这么乖乖地放在银行。

一个穷鬼突然在某天有了钱,他最想干的是什么?

陆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有种迫不及待地花钱的欲~望。

等了十分钟,陆瑶出来了,她特地穿上了陆羽昨晚给她买的碎花长裙。

扎着一条高马尾,搭配一双白色运动鞋。

如一朵出水芙蓉,不染一丝尘埃。

“哥,你今天不用上班?”

陆瑶奇怪地问。

“嗯,我辞职了。”陆羽摸了摸下巴,心想该怎么把手上有一千万的事情说出来。

这个秘密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如果不找个人分享一下喜悦,估计他会憋疯。

陆瑶,就是最好的倾诉对象。

对于陆瑶,他没什么可隐瞒的,实际上从小到大,两兄妹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你辞职了?”陆瑶黯然。

陆羽失去工作,就意味着母亲的药费要断,甚至是房租都成问题。

她是知道家里的环境的,几乎没有什么存款。

“要不这样吧哥,大一的课程不多,我抽出点时间兼职......”

“瞎扯什么呢?你好好读大学,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陆羽鬼鬼祟祟地环顾一眼,压低声音凑近陆瑶耳旁,“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别被吓一跳。”

“好的,你说。”

“嗯,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有一个老头找上我,他说是我的亲爷爷。”

“妈耶,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他还拿我的头发去做了DNA鉴定。”

说着,陆羽就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化验单。

“虽然上面没写我的名字,但是我觉得这应该是真的。”陆羽补充了一句。

陆瑶非常吃惊,“哥,我估计够悬,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你要当心不要被骗了。”

“我有什么好骗的?”陆羽啧了啧嘴,又说:“其实刚才是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老头给了我一千万,我就相信了,你想想啊,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钱。”

“嗯,好像很有道理......”陆瑶突然一愣,继而就震惊地说,:“一千......”

陆羽早有准备,一把揪捂住了陆瑶的嘴,“嘘!不就是一千万么,你别喊那么大声,整条街的人都听见了。”

实际上,陆瑶与他当初差不多。

陆瑶很快反应过来,伸出手摸向陆羽的额头,“不对,哥,你该不会发烧,烧坏脑子了吧。”

“真的,不信你看。”陆羽美滋滋地掏出手机,打开了支付宝。

只见余额上有一个1字,后面还有一连串的七个零。

“我滴个老天爷~!”

这下陆瑶不得不信了,因为事实摆在眼前。

“发财了,发财了,我们发财了......”

陆瑶已经震惊得语无伦次。

“对,我们发财了。”

拥有一千万存款,这让陆羽不禁意气风发。

一想到妹妹和养母,以后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陆羽在心底对那个便宜爷爷千恩万谢起来。

“哥,你有了一千万,准备要怎么花?”陆瑶低声问道。

“当然是先买一辆车,然后再买一套大房子,再想办法让你转到一间名校,最后找一家知名医院,给妈做手术。”

陆羽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不,哥,房子和车子你要买就买吧,我已经读大一,再转校要花很多钱,这些钱我不能乱花,要节省一点,你别忘了,婉容嫂子还等着你娶过门呢。”

陆羽的脚步一顿。

“怎么了?”

陆瑶心思细腻,马上就察觉到了陆羽的不妥。

“嗯,是这样的......”

陆羽苦笑一下,就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哼!白眼狼!陈家一家人都是白眼狼!”

陆瑶气愤不已,捏着小拳头,双眸红通通的。

“我们爸为了资助陈家,就连命都没了,哥又那么辛苦,每个月都资助婉容嫂子生活费,他们怎么能这样!”

“不,丫头,从今往后,那个女人不再是你的嫂子。”

“......对,坏女人!”陆瑶很激动,发育姣好的胸脯上下起伏,“哥,我们不能这么算了,必须要陈家把那二十多万吐出来!”

“算了,没有那二十多万,我们也不会饿死,就当是买个教训吧。”

陆羽微微叹息,说:“对了,这件事,先不要对妈说,还有关于我爷爷,包括这一千万的事情,这一惊一乍的,我担心妈的心脏会受不了。”

“好的,我知道了哥。”陆瑶默然说道。

一说到养母的病情,刚才酝酿的好心情全都消散无踪。

陆羽和陆瑶都很清楚,母亲得的是心脏病,虽然不太严重,但这是个定时炸弹,谁都不知道她的病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复发。

每天天一亮,陆羽就要上班,陆瑶到周末才能回家。

尽管养母的手腕上戴着自动报警器,相对来说也只能是比较及时知道而已。

谁都清楚,万一廖淑玲真的病发,再赶回去恐怕是来不及的。

沉默地走了一段路,陆羽说道,“要不这样吧,我那个爷爷有钱,估计在社会上的身份地位也高,要不我现在就给个电话问问,哪里能治妈的病。”

陆瑶双眼一亮,说,“对啊!哥,你马上打电话去问问!”

......

依旧是那间金碧辉煌的大厅。

雷中天心不在焉地斜躺在那张犀牛皮做的名贵沙发上。

他愁眉苦脸地回头瞥了一眼老管家。

“老杜,你说我那孙子,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 第二章“老爷,你刚飞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

老管家咧了咧嘴,几十年的朝夕相处,他太了解雷中天的脾性。

雷中天点点头,却又愁眉苦脸地摇头叹气,“唉,你说得有道理,那么我就再等等!”

“如今人找到了,老爷也不急在一时。”老管家出言安慰。

话虽如此,却打消不了雷中天的焦灼。

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十分钟的交流,但是那孙子非常对自己的胃口,或许这就是存在于血脉之中的纽带。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陆羽,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死去多年的小儿子。

这把他整得心痒难耐,如一窝蚂蚁在五脏六腑乱爬。

如果不是他有必须要回来的缘由。

他就在那留下了。

正当雷中天胡思乱想之际,突兀的铃声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

雷中天猛地坐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变,哪里还像一个六十多岁老人。

他迅速地拿过手机一瞅。

一张老脸,顿时绽开得如一朵菊花。

“哈哈,哈哈哈!老杜,你看见没?这是我孙子打电话来了!”

说完,就按下了接通键。

声如洪钟的说,“喂,孙子!”

......

虽然陆羽对这个称呼还是不适应。

不过,他决定直奔主题。

“嗯,是这样的,我有事跟你说......”

三言两语,陆羽就把养母廖淑玲的病情大致说了一遍。

“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或者是认识什么医生?”

雷中天皱着眉头思考了一阵。

后天形成的心脏病,其实不是不治之症,以雷中天的人脉资源,帮助陆羽只是举手之劳。

他想的是,要如何妥善处理这件事获得陆羽最大的好感,以此挽回多年缺失的亲情。

半响,雷中天也有了决定。

“孙子,我认识一个大夫,治疗疑难杂症绝对是一把好手,要不我把他推荐给你?”

......

这副口吻,让陆羽觉得,这是在给他推荐江湖上的赤脚郎中。

心脏病不是小病,原本按照他的想法,是想让雷中天给他找一家知名医院。

再帮他的养母做个手术什么的。

可是雷中天居然帮他找了一个......专治疑难杂症的好手。

陆羽不想逆了雷中天的好意,也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所以就应承下来。

“那么我安排他马上坐飞机赶过去,大概明天早上,他就到了。”

陆羽想了想,目前也只有这样,要是雷中天安排的人对养母的病情束手无措,那就再想其他办法。

“好吧,那么我们回头再说。”

“唉?孙子,你先等等!”雷中天一听,赶紧笑道,“难道你就没有其他跟爷爷说的?”

“我说完了。”

......

雷中天拿着手机发愣出神。

这时老管家问,“老爷,你是不是要安排伍子岳过去?”

“对,就是那个老家伙,这段时间他不是嫌闷吗?就让他出去走走。”

雷中天沉吟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又说,“顺便通知一下巫十九,你就说他的小女婿找到了。”

“老爷,你这么做,这是给小少爷添乱子......”

老管家不由得一阵苦笑。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老爷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就出去安排去了。

雷中天重新躺下,闭上双目,看似入睡却依然有种莫名的威严。

但是他突然嘿嘿一笑,威严尽散。

露出奸诈之色。

像足了一只诡计得逞的老狐狸。

......

陆羽带着陆瑶,去到了一家4S店。

“妈耶~!这车也太贵了吧!”

陆瑶看着这琳琅满目的价格,不由得惊叹连连。

最便宜的一辆车,都要二十多万以上。

这是她在昨天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陆羽的视线,却一直在搜寻着百万以上的车。

他的想法很简单。

起码,要找一辆与那个陈公子相当的。

其实在兄妹二人进店的第一时间,这家4S店的销售就发现了他们。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看好。

全身上下穿着便宜货的角色,借故看车,然后等着免费午餐。

这种事他们都不知道遇上了几回。

吃完拍拍屁股就走了,还得浪费一大堆口水。

很显然,这些销售也把陆羽和陆瑶兄妹定义为这一类人。

也就懒得过去。

走着看着,两兄妹就分开了。

陆瑶走向最便宜的车区,陆羽则是朝着最贵的车区走去。

他看上了一辆路虎揽胜,这款车不错,高大威猛,顶配要两百多万。

张公子那辆法拉利,差不多也就在这个数。

“服务员!服务员呢?”陆羽喊了两声,突然伸出手就是一指,“对,就是你,劳烦你过来一下。”

被陆羽指着的销售,是一名二十七岁的男性,他微微一愣,顿时就莫名气恼。

他是正经八百的销售,不是服务员!

这个骗吃骗喝的家伙,不把他赶出去就是给面子了,现在还指手画脚?

然而公司有规定,但凡是进店问车的顾客,都必须要做到有问必答,不然会扣奖金。

他嫌恶地瞥了陆羽一眼,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对了,我想问问这辆车有没有现车?”陆羽随口问道。

可是过了一会儿,陆羽都没有得到答复,他转头一看,迎来的是不屑而轻蔑的冷笑。

“我想要一辆这样的车。”

陆羽怕自己表达的不清楚,又补充了一句。

“你看好价格了吗?这辆车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买得起的。”男销售鄙夷地道。

“不是,我就是问问这车有没有现车,你这话有几个意思?”

陆羽顿时就不爽了,看来今天不宜出门,他没想到来这家4S店看看车,都要受这种狗眼看人低的气。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多么简单的一句回答,这名销售却冷热嘲讽,直接把陆羽的好心情搞没了。

两人陡然拔高的音量,引起了陆瑶的注意。

她一看是别人与陆羽产生争执,马上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在和陆瑶推销的一名女销售,一看到发生了这种状况,也连忙跟上。

“哥,怎么回事?”陆瑶走到陆羽身旁询问。

“没事,我们去其他店看看。”

“可是......”

“算了,别说了。”

看到陆羽的眼色,陆瑶只好强忍下来,恶狠狠地瞪男销售一眼。

碰上这种事,谁都不爽,不过陆羽心想这事没必要闹大,既然对方不想做他的生意,那就算了。

“哼,我就说嘛,这就是来蹭吃蹭喝的货色。”

男销售看着兄妹二人离去的背影冷笑,一边给旁边的女销售讲解自己的“经验”,自以为是识破了对方蹭饭的诡计。

然而女销售想了想,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两位等等,你们想买什么车,我可以给你们做做介绍!”

女销售还是大学生,刚来4S店工作不久,正愁着这个月的月绩上不去。

她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想促成这单买卖,那么她就能拿到相应的提成,也就不怕被店长炒鱿鱼了。

陆羽转身,打量了女销售一眼,说,“我想买那一辆路虎。”

“噗!”

男销售一听,忍不住就笑出声。

继而他不屑的说,“小子,你要是能把这车买下了,我就能用舌头把你的鞋底舔干净!”

本来他觉得被一个新手忤逆了想法,感到很恼怒。

可是从现在看来,她这是想讨好自己。

让这兄妹二人再丢一次脸呢。 第三章陆羽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男销售。

一股争强好胜的心思,也随之升起。

被人看轻的气。

今天他算是受够了!

“如果我没理解错,你这是在跟我打赌?”

“对,难道你还真想跟我对赌?”男销售冷笑连连。

两人针锋相对,各不相让,火药味隐隐弥漫。

男销售就是看不起这种穷逼,穷就算了,还整天换着法子蹭吃蹭喝,他们还得像服侍大爷似地鞍前马后,最后一点好处都没捞着。

这时,这家4S店的其他销售走了过来,把事发现场团团围起。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人多。

“有点想法,不过我怕你说话不算数。”陆羽抿了抿嘴。

男销售却只感到好笑,这个逼,装得像真的一样。

他打心底就不相信,这个看似还在读大学,全身上下穿着不过百的小子,会有钱买下一辆路虎揽胜。

“笑话,有那么多人在场作证,你怕什么?我看你是不敢赌吧!”

“我本来就是来买车的,有什么不敢赌?”

陆羽也较上了劲。

因为男销售的行为,再次把他在陈婉蓉家的那块伤疤揭开。

“那好啊!你买!如果你把它买下来,我说到做到,帮你把鞋底舔得干干净净!”

男销售火了,他觉得已经给对方台阶下了,想不到这个家伙居然不识抬举。

他又添了一把火,“不过,要是你输了怎么算?”

陆羽想了想,说,“为了公平起见,万一我输了,我也帮你舔鞋底,怎么样?”

陆羽的这番话,顿时引来围观的销售一阵哄笑。

不是他们看不起人,而是站在他们眼前的穷逼,夸下海口要买一辆两百多万的路虎。

姑且不说他的衣着,在这个年龄段,估计还读大学,又哪里来的经济实力。

至于对方是不是富二代,这个基本上可以排除。

如果是富二代买车,绝对是前呼后应排场浩大,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而且也不会穿得这么寒酸。

年纪轻轻,不应该这么虚荣。

所以,他们都认为,给点教训也是对的。

这鞋底,他是舔定了!

“哥......!”

陆瑶吓了一跳,情急之下,悄悄地捏了一下陆羽的下肋。

原本她以为陆羽只是随口一说,谁知真的赌上了。

按照她的想法,车子只是代步工具,买一辆二十多万的都奢侈得不得了了,两百多万的车,她做梦都没有想过。

虽然陆瑶知道陆羽有钱了,但是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一时的意气用事。

就不见了两百多万!

还不如退一步,现在还来得及。

陆羽抽了抽嘴角,却不敢当众喊疼,他转头低声说,“丫头,别捣乱,我买一辆好车拉你去兜风!”

“这车太贵了,哥,我们买一辆便宜的好不好?”陆瑶哀求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哥哥今天发了什么疯。

斗气,也不应该和钱斗气啊!

“我决定了,就买这一辆!”陆羽的语气异常坚决。

“切!”

男销售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他还是压根就不信,陆羽有能力买得下这辆路虎揽胜。

要是真的能,他觉得这鞋底舔得也不冤。

陆羽这边安慰完陆瑶,就转头对女销售说道,“美女,请问买车需要什么手续?”

“这个......公子,你,要不,还是去别的专区看看吧,我保证能推荐一辆适合你的车子。”

这一幕,女销售都看在眼里。

其实从一开始,女销售就有种感觉,眼前的这对兄妹的确是想买车的。

然而事态的走向,却超乎了她的意料。

在心底里她也认为,路虎揽胜,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买得下来的。

他不过是被气昏了头,一时激动夸下海口。

现在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

陆羽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不用了,就这一辆,我倒是想看看,某人会不会真的遵守赌约。”

不过他这番话却又引来了一阵讥笑。

“......那好,我帮你办理手续,请问你是想分期,还是想全款呢?”

女销售的笑容很勉强。

但是她也尽力了。

她此时想的是,她这话一说出来,陆羽肯定会哑口无言,灰溜溜的离开。

然而谁都想不到的是。

陆羽掏出一张黑卡,随意的说,“全款,分期太麻烦了。”

一时之间,四周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除了陆羽兄妹二人,围在周边的销售,都用一种震惊的目光注视着陆羽手中的黑卡。

至于男销售,当陆羽掏出黑卡的那一刻......

他的眼珠子差点要掉下来了!

黑卡!

马上,他就有种掉头就逃的冲动。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当即就认为陆羽是在虚张声势。

谁知道这张黑卡是不是假的?

可能是捡到的。

也可能是一张“空卡”。

对,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哪怕是资产过亿的大老板,想弄一张黑卡也是不容易,这得要银行主动邀请,才能成为最尊贵的黑卡用户!

这个衣着寒酸,就连服务员和销售都区分不出来的家伙,凭什么?

突然,男销售放下了心,他始终坚信,陆羽就是一个穷鬼。

有钱人会穿一身某宝九块九包邮?

再怎么故作低调,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吧!

总之打死他都不信!

“美女,美女?我要刷卡。”

陆羽的提醒,让女销售回过神来。

她慌张地连忙点头,用上了敬语,“请您跟我去柜台那边办理手续。”

陆羽和陆瑶跟着女销售走了出去。

留下几个瞪直了眼的销售。

男销售一看陆羽走了,也赶紧跟上去。

虽然他已经找到了理由说服自己,但是看到陆羽淡定自若的表情,他的心里,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可能的,我怎么会看漏眼,笑话!是这样的没错了!”

他站在一旁,一边暗暗给自己打气,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陆羽办理好所有手续。

然后,他的心脏快速跳动起来。

因为那张黑卡,在这时插入了刷卡机。

接着......

陆羽按下了密码。

......

“公子,恭喜您今日提一辆新车!”女销售因激动而双腮通红。

轰隆!

男销售的脑海,陡然炸响一道雷霆!

他的眼前一黑。

几乎当场晕厥过去。

继而他尖叫起来,“不可能!你怎么买得起路虎揽胜?!”

陆羽脑袋一偏,一连古怪的问,“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还不许我有钱了?”

“你只是个穷鬼,哪里来那么多钱!”男销售声嘶力竭地反驳。

对!就是这样没错!这个衣着寒酸的家伙,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买车!

这个钱,一定不是走正路得来的!

......

其实陆羽的钱怎么来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不过他一想到这场对赌输了的后果,就不寒而栗。

更何况......

他看到刚才还向着自己的同事,此时已经掏出了手机。

这些人想要干什么,他心知肚明。

要是视频被上传到网络,他在下午之前,一定会爆红到大江南北!

陆羽把车钥匙拿到手里,看向男销售咧嘴一笑。

“有那么多人作证,你可不准耍赖,来吧,帮我把鞋底舔干净。” 第四章“哼!你休想!”男销售的脸色憋成了酱紫色,“你这个钱一定来得不干净!不行,我,我要报警!”

说着,他还真掏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

陆羽当然不怕他报警,冷笑地说,“不就是想赖账么,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报警,我随时可以告你诽谤。”

男销售一下子就傻眼了。

是这样的没错。

换做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对方可是拥有黑卡的人物,尽管他至今都不相信,但这却是个铁打的事实。

要是告他诽谤,对方凭借着自身的财力,捏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男销售悔青了肠子。

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家伙。

舔不舔?

舔,他在这个行业就干不下去了。

不舔,万一惹恼了对方,恐怕这家店就会遭到投诉。

而他也将会被起诉,惹上一身的官司!

这种情况不是没发生过。

对方是什么人?他只是一个打工的。

噗通!

男销售双膝一软,跪在陆羽身前。

“咣咣”两下,他用力地扇了自己两巴掌。

“我错了,请您原谅我狗眼看人低!”男销售挺起一张印着两只清晰五指山的脸,抖抖索索地说。

陆瑶这时也于心不忍,低声的说,“哥,不如就算了吧。”

原本,陆羽就没想过真要男销售帮他舔鞋底。

所以陆瑶的求情,刚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再说他也过足了一把有钱人的瘾。

“那好吧,我今天就放过你。”其后陆羽扫了一眼围观的众人,又说,“你们把视频删了。”

他不是为了男销售着想,而是这视频流传到网络,对他来说也是个麻烦。

没有人敢违背陆羽的意思,纷纷把手机的视频删除。

......

这是陆羽人生中的第一辆车。

所以刚才的不愉快,很快地就被他扔在了脑后。

他开着路虎揽胜,和陆瑶美滋滋地逛了一圈。

接着就去了一趟千百惠的专卖店,给陆瑶买了十几套衣服。

陆羽的想法是,现在有钱了,亏待了谁都不能亏待自己的妹妹。

时间,也不知不觉地到了下午五点。

陆瑶看了一眼右腕的手表,说,“哥,出来那么久了,我们要不回去吧。”

“不,我们先去吃个晚饭。”

突然变成有钱人了,陆羽想着怎么都要好好的庆贺一下。

陆瑶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她的确是有点饿了,午饭都还没有吃,就光顾着和陆羽玩了。

“去哪里吃?”陆瑶问道。

“要不我们去吃西餐吧,你长这么大,哥都没带你去吃过呢。”

“西餐?我不想吃生牛肉。”

“不吃生的,吃全熟的不就行了吗。”

“可是全熟的,就失去吃西餐的精髓了。”

......

实际上,陆瑶想的是吃中餐省钱,两个人大搓一顿,顶峰也就两三百块。

“.....那就中餐吧,我们去天上人间。”

陆瑶一听,顿时惊呼起来,“我滴个老天爷~!你疯了!天上人间?那是全市最高档的一家酒店,最低消费也要上万呢!”

她觉得自己的哥哥太败家了,好不容易得了一千万,就应该想想去干点正事,谁知半天的功夫就不见了两百多万,现在还要去天上人间!

“哥,这个钱,我想你应该要省着点花。”陆瑶语重心长的说。

在她看来,一千万要是按照这个消费速度,不出几天就没了。

陆羽咧嘴一笑,“不怕啊,丫头,我那个便宜爷爷说,这一千万只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

......

“零花钱?”陆瑶睁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眸。

“对,所以哥现在是有钱人了,天天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也没关系。”

陆瑶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一千万,仅仅是一个月的零花钱,好像上万块的一顿饭,也不算什么了。

“有一个有钱的爷爷,真好啊。”陆瑶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

“瞎想什么呢,哥的钱就是你的钱。”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陆瑶的双眼闪起了亮晶晶的星星。

她感到很开心,也很幸福。

她不是因为钱开心,而是因为点别的。

陆羽不知陆瑶的想法,他想起了一个人。

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李大牛的电话。

“大牛,我请你吃饭,半个小时后在天上人间大门见。”

陆羽没说太多,就挂断了电话。

生活艰难,平日里自然少不了遭受别人的白眼,李大牛是唯一一个当他是朋友的人。

所以陆羽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李大牛。

把路虎驶入天上人间的停车场,陆羽随后拨打订座热线,订了一间最贵的VIP包厢。

昨天还在为生活劳苦奔波,突然间成了亿万富翁。

陆羽只想花钱,大手大脚的花钱,把这些年的憋屈都发~泄出去。

两兄妹刚走到天上人间的大门前。

却意外地看见了三个他不想看到的人。

陈家,一家三口。

在他们出现的第一时间,陆羽和陆瑶,也被陈婉蓉发现了。

陈婉蓉今晚浓妆艳抹,穿的还是用陆羽的钱,在千百惠买的衣服。

“咦,这不是陆羽那个穷鬼吗?”陈婉蓉狐疑的道。

“谁?”徐美兰顺着陈婉蓉的视线看去,顿时就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陈泽海自然也看到了陆羽,他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不过眨眼间就已恢复如常。

他今天跟陆羽说过,今晚自己要出差的......

穿帮了。

陈泽海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主要是他也是被张公子邀请过来的。

张公子的全名,叫张一凡,是宏图地产董事长的独子,年少多金,也是将来宏图地产的唯一继承人。

在一个多月以前,陈婉蓉与同学出外游玩,无意中结识了张一凡。

随后,张一凡就对长相姣好的陈婉蓉,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他了解到陈泽海有做生意的经验。

刚好他家里最近在做一个地产项目,投其所好,推荐陈泽海做一个小负责人。

陈泽海动心了,他想东山再起。

也就是为什么,陈泽海同意退婚的理由。

两家人再不复往日的热络,简单地行了个注目礼,就自动忽视了对方的存在。

陈婉蓉没有想到,居然会撞上陆羽。

在她看来,陆羽是没有钱来这种地方的。

在这里遇上,估计是陆故意地跟踪她一家,找她的父亲陈泽海讨要说法。

所以这个念头一起,她想了想,就忍不住了。

虽然事后,陈泽海跟张一凡解释了两家的婚事,但是她对于陆羽这种死皮赖脸,胡搅蛮缠的作态感到很生气。

于是陈婉蓉冷笑一下,就走了过去。

“陆羽,我们不是说清楚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居然跟踪我们!”

陈婉蓉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绝品阔少小说预览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

绝品阔少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绝品阔少小说、绝品阔少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超级兵王在都市小说、超级兵王在都市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