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情感 > 正文

刺玫花小说、刺玫花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7 17:03 编辑:华年 指数:

刺玫花

刺玫花小说、刺玫花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24 18:07

字数: 414,650

状态: 连载中 141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刺玫花小说简介:玫瑰——刺玫花

象征爱情的玫瑰,象征爱情的刺玫花。

在爱情的悲剧中的男女二人将以何种姿态战胜悲剧;在爱情的绝望中男女二人将以何种姿态赢得出希望;在爱情的深渊中男女二人将以何种姿态获取爱情的重生——

当炼金术和爱情相纠缠时,又会钩出怎样的螺旋阶梯,挚爱的二人又将以这阶梯走出何种道路。

刺玫花小说预览

第一章方淮确认陈舒在穿戴好,便怀着谨慎而稍许振奋的心,携着仍有些怯懦的陈舒出了门。

出了门后,方淮将陈舒守在身后,透过门前出口审视着那狭小巷道的情况的念着:“所幸由于这门前的小巷作为周围居民们外出必经的道路,因而也很少有车从这里驶过”,而踏入这巷道内,并随而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陈舒,将手伸出示意陈舒跟上来并将手搭在自己的手上。

待至见陈舒稍有迟疑地将手搭了其上,才是牵着陈舒一同踏上了这条狭小而频发扭转的巷路,挨着墙壁谨慎的渡过了每一个拐角,而在终于的出了小巷后,二人这才是心里松了口气的稍作休息,随而又一并的紧挨着走在马路牙子,谨小慎微的通过各个十字路口而向着报名点的大厦走去。

如此的,方淮携着陈舒,而一边注意着时不时面临的小十字路口的赶着路,终于是在下午一点多时候临近了那大厦。

男女二人站在大厦对面的这马路台子上,向着那大厦望去,

那大厦距离二人此时的距离约摸有三百米,而在那男女二人面前摆着的,是一条通往那大厦的必经的十字路口,在这宽阔的十字路口上,人群和车流密集交杂着,

虽然也有交通灯设在马路中央,但是却也不乏每每那么一两辆车无视了信号灯而直接通行的车辆。

方淮见此情况皱着眉头面对着这眼前的棘手情况,思索着早上那噩梦的可能的预示,其内心中的恐惧也逐步漫散开来,因此而不禁咒骂着自己的考虑不周。

方淮随即强压下内心的恐惧而转头看向此时正满脸惊恐的望着那十字路口并回想着“不久前自己瘫倒在病床上的绝望的日子”的陈舒,而思索着该如何令陈舒更加坚定下来。

随即,方淮便下决心一样的更紧的握起陈舒的手,而将陈舒从畏惧惊恐的氛围中拉了回来,并满眼柔和的注视着那正满眼透着惊恐的望着自己的陈舒,而以严肃认真又不乏柔和是语气说道:

“好了,咱们之前费了那么多精力,不就是为了这些事情嘛,可不能因为这个功亏一篑”

“没关系,我会一直紧握着你的手”,

说着,方淮以更紧的力道握着陈舒的手继续说道:

“那个舞蹈课的报道地就在眼前了,只要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到了那个舞蹈课的报道地,你的梦想就又有了一层保障”,

“我会陪你一起过去,并且永远陪着你。只要在那个路口,我牵着你的手,看好那个交通灯,然后顺着那大批的人群一起过去就行了。”

说着,方淮的心情也随着话语越发的激动而终于抑不住情感的说出了深藏于他心中深层的欲求:“我会和你,我们一起,一同找寻到战胜绝望并生存下去的方法!”

陈舒听此,在惊愕与动容宽慰之余,却还是稍有着那令自己摇摆不定的恐惧,而只得是强自的微微点了点头的回应方淮的话语。

方淮也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过于激动后,才紧的将那溢出了些许的情感压了回去,而重新调整好心理状态,紧紧握住陈舒的手,拉着陈舒一起走到那十字路口前,并刻意找了个在那马路台子上人群密集的地带站了住,头也不回的笔直看着那面对着呼啸而过的车一点点流逝着的绿灯倒计时。

陈舒也因受方淮强拉到那十字路口前,其略有摇摆不定的心因此而越发的倾斜向方淮的这边,并因方淮的不予理理睬而心里也不由得越发坚定了“一定要一起平安无事地到那大厦内的舞蹈课报名点”的信念。

很快,那面向川流不息的车辆的交通灯的绿灯倒计时便迎来了终止,并转而化为了红色信号灯的倒计时——那川流不息的车辆也因此而停了下来。

而那蠢蠢欲动的人群也随着那面对他们的绿色信号灯倒计时的拉起而密集的向着马路对面移动着,

方淮随即在确认自己紧握好了陈舒的左手后,便随着攒动的人群,一边注意着周围可能忽视信号灯而驶来的车辆,而头也不回的向着马路对面的大厦处移动着,

而仅仅以余光看着陈舒,确保着她始终受着自己力量的驱迫而能够越发坚定其向前行进的内心。

待到方淮紧紧牵着陈舒通过了那十字路口并踏上马路边的台子上后,这才暗暗舒了口气,并暗中庆幸着“这一波并没有什么无视信号灯的车辆驶来”。

随即,方淮看向陈舒,看着她此时还有些为自己战胜了这次的恐惧而些许颤抖激动着好像意犹未尽一样的身体,随之微微笑了出来,而待到陈舒也从其激动的心情中回过神来并笑着看向方淮后,方淮这才说道:“好了——,走吧,该报名去了。”

便牵着陈舒一同沿着那马路台子而径直向着大厦内部走去。

入了大厦,左转右转,上了三楼,然后左转,径直沿着那通道走,过了三道门,这才到了那舞蹈课的报名处。

方淮和陈舒一同驻足在那门前,

在方淮和陈舒互相稍作商讨了“如何隐瞒先前残疾的事情”后,便敲门进来屋内。

进了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连续排了两排的办公桌,而第一排最左侧的,就是报名信息登记点了。

陈舒随着方淮一同走上前去,说明了来意,并登记了“因为个人私事所以缺课了几个月”,并缴纳了足够的费用后,这才算是处理完了。

而后,二人一同从三楼走下,看了看时间,这才一点半,而二人已经从十点四十出门,断断续续的紧绷着神经走了将近三个小时了,不单身大脑负着过大的负担,二人的双脚也已经是感到了疲惫的不适,

方淮和陈舒稍作商量说道:“现在才一点半,不做公交车,自行走过去要用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晚上六点左右才天黑,那么目标五点到家,那也还有一个半小时呢,不如先在这一楼的大厅找个椅子坐下休息休息,恢复下疲惫再走也不迟。”

陈舒听后点了点头赞同下。

于是,二人便一同坐在了那大厅处靠后的两个紧挨着的椅子上,肆意的挥洒这全身的疲惫到那椅子上,惬意而慵懒地享受着这休息的时光。 第二章方淮待到二人终于将全身的疲惫全部挥洒倾泄到那椅子上,这才心满意足。

而后,方淮强拖着精神脱离了安逸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然是到了两点半,而又心记着—“最晚要三点动身的往回赶路的事情”,又向着身旁的陈舒问道:

“休息的怎么样了?”,

“现在两点半了,咱们要稍微早点走,不然的话天黑了就看不清路了。”

陈舒听后“嗯”到,随而待到也把自己的精神从安逸区拉了回来后才稍许抖擞的说道:“嗯—,好,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那么走吧。”

说着方淮和陈舒二人便起身,互牵着对方的手而迈着轻快又显谨慎的步子向着大厦外走去——

并在随后每每的交通灯处待到其变换后混着人群一并通过各处的十字路口,而踏着马路台子走着——

到了小巷前又循着每每的巷道墙边而谨慎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而正当此时,二人却有所不知的在其身后远处,有三个人混在人群中正紧盯着他们二人。

路途上,所幸二人有了先前的经历而相比上午时候要熟练的多了——方淮牵着陈舒,二人在约摸五点半就回到了家中,并在纷纷洗浴过后,便互相打了招呼而在起点便回到了各自的卧室入睡休息了。

待到凌晨一点多,方淮逐渐醒了过来而再也难以入睡了,只得从床上坐起身来,在那空荡寂静的房屋里四处徘徊着——

时而看看陈舒屋子的方向,时而视线又落在那满是医疗器械的屋子,一时间方淮不禁觉得心情有些复杂,稍许有些怀念的回想着过去的时日的想着:

“自己如今只剩下六个月时间,可是炼金术的各个方面还远远没有得到太大进展,丝毫没有研究的头绪……”

方淮想到此,不禁觉得自己心里越发焦躁烦闷。

忽然的,方淮隐隐的听到从房门前传来了些许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方淮的思绪,而不禁欲要走向玄关出而透过猫眼往外查看——

猛的,他还未把脸伸过去,便从门缝处看到了些许暗红色的亮光,随即越发觉得这诡异光亮的熟悉…,心里不禁想着“这光亮好像炼金术符阵的那光亮一样……”

方淮想到此,心里不禁一惊,随即为了查明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而透过猫眼向外看着——

果然,此时正有着三个着装略有破烂的男人半蹲在那门锁前,正四处揉搓抓捏好像在收集着些什么——方淮一眼就透过那三人的服饰而联想到了先前那名为立夏的炼金术师。

随即的,方淮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看样子那三人是在用炼金术欲要摧毁那门锁趁着晚上闯入进来,看装束应该是和那立夏一个组织,为了给那立夏报仇的”,

“所幸自己游荡在屋内,不然会发生的事情完全难以料想——”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但是还是优先想想眼前该怎么办”——

方淮强压着自己欲要冷静下来,并思考着——

“听声音他们应该是刚开始不久……”

“总之不能让他们进来,不然万一被陈舒发现就完了……那就只能在外面解决了。”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我醒着…,这是个机会”

“要直接拿着刀开门冲出去吗……?”

方淮想到此,不禁心提到了嗓子眼,随而又强压下不安而想着:“不行…,考虑到日后我还要保证我需要足够的行动能力,那么就只能选择将他们如先前立夏一样炼化为尘埃的手段了……”

“那样的话…,看他们的姿势,都在半蹲着……,那么就算我直接开门冲出去他们也反应不过来,也会因为我猛的开门而把他们推倒在地上——那么只要趁着那个机会用炼金术按在他们身上,那么我就占有先机了……”

“可是炼金术的话需要用血来画成符阵以及作为令物质转化的万灵药,不知道猪血行不行……不对,这种时候不能用这样冒险的举动,那只能拿刀划伤来取血…”

方淮想到此心中又有了些不安,却只能定下心来,便一鼓作气的静步到卧室拿出美工刀刀片和两张纸一并到玄关处——

深呼吸后,考虑到行动的方便上的问题而以右手持刀在自己左臂上以刀口用力忍着痛深深的划下长长的伤口,令血流不短的顺着小臂流下滴到纸张一角——

随即以右手沾染上血迹,并在两张纸上一一画下两个闪着些许亮红光芒的符阵,并在纷纷将之按压在双手掌上后,以手指拿捏着并钥匙,极尽悄声的把锁拧开——

便一鼓作气还不等屋外的三人对这突如其来的细微响声做确认就猛的开门而将三人撞倒在地,并将双手的符阵一一按压在其中一中年男性和另外一个较为精瘦的男人脸上,一并施着压力,将二人紧紧按住。

那被压制的二人被这情势的瞬间转变而吓了一跳,再加上鼻子不住的嗅到其双手上的血腥味——更是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一时间不敢动弹。

方淮与那三人对峙着的同时,对那三人轻声威胁的说到:“好了…,现在请慢慢站起了,那个角落里的青年你走在前面,就在近旁,你们两个,就这样面朝着我,倒退着走。别做反抗,不然如果因为这个攒够了炼金的素材,我可不确定你们会变成什么。”

方淮说完,审视着三人,等着三人按着自己的话语行动——

那三人见此,只得姑且作为权宜之计的顺着方淮的话语,依次站起,以那青年为首,另外两人面对着方淮,背对着那青年的,从那门口出来,沿着那段笔直的巷道走着——

当到了那第一个十字路口处时,方淮突然的喊停,并加紧了手上对那二人的握力而说道:“现在请保持队形,平移到右侧,不许躲在墙后面——”

那三人听此,心底一边暗骂着,一边依其指示行动着——并又在后续的每个十字路口处,按着方淮依次的指示,“左,前,右,右,前,左,左,前,右”的方向在后续那频发扭转的巷道内行进着——

待到方淮觉得他们已经把那拐弯顺序记住而忽略了最开始的“向右转”,且已经距离家的位置足够远后,方淮便指示三人靠着墙壁停下。

那三人一边思考着对策,而一边继续按着方淮的指示做着——

而方淮一边为了应对他们随时可能想出方法而“更加大了手掌的握力,以凑集‘火’素材,提醒着那两人他们随时可能的动作都会凑齐其余的‘气’,‘水’,‘土’等素材”,而一边做着将那三人杀害的思想准备——“如果现在不把这三人杀害掉,那么早晚我和陈舒会被他们三人如今天那样的钻空档被杀害——”

“而且,我会把他们炼化为世界的一部分——,这样也算是一种永生了。除此之外为了我和陈舒的生活,也已经是别无他法了——”

待到方淮做好准备后,随即不再考虑那三人随时可能的逃跑而猛的将那被他挟持着的两人的脸撞倒墙上,并趁着二人因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而喊叫时,顺势将手指伸入他们的口腔以提取唾液,并涂抹到符阵上对应的位置处——

如此一来,由“原材料”转化为“死物质”而令他们化为尘埃的“气,水,土,火”四个元素就集齐了——而不再添加自己的血液以作为“令死物质其转化为新物质”的万灵药,令他们皮肉随着裂纹飞散,自行飞灰化为“死物质”——“气,水,土,热量”

那两人见此自己突如其来的迎来了这即将就此消散死亡结局而惊恐着,愤恨着,叫喊着——猛的冲向方淮,仿佛要将身体挥断出去般的以拳头猛砸着方淮——

而方淮一时间也只能紧的以双臂遮挡着蜷缩起来,以避开要害处遭到击打——

而另外的那青年,见着这眼前的突然情况,一时间蒙了头脑,满心的悲愤,却又不住的要逃避着那与之朝夕相处的二人突然的即将就此消散的现实——

呆愣了稍许后,才悲痛愤恨的哭着,呐喊着,一并奋力的挥着拳头狠狠的捶砸着方淮。

可惜的是,那之前已然被方淮印下符阵的二人,因那符阵的生效,而他们的拳头也越发的无力着,血肉也越发的随着那诞自夜晚的寒风而逐渐消散着——

不多时,就只剩下那一个已然是挥的精疲力竭了的青年跪在那蜷缩在地的方淮一旁了……而另外的那两人,都已然是无力的趴到在了地上——,双眼空洞无物的望着这临近二人消散前那最后的绝望光景。

方淮注视着已然绝望竭力的倒在了地上的三人,回想起了先前陈丽说道“都是些短命的人啊——,有许多在绝望之时许下了愿望而成为炼金师的人们,却后来因为现实的种种意外而再次将他们打入了更深的无力的绝望”——而不禁心中生了些许的同情与理解。

但是方淮又考虑到“如若不在此地行动,那么三人迟早会令自己和陈舒陷入危境……。”

如此的,方淮这才以半蹲着的姿态重新站了起来,看着那此时已然临近消逝的二人,只得姑且半蹲在二人面前,掏出裤兜内的刀片,以右手再次忍着痛将重新将那已然些许风干了的左臂伤口忍着更深切的疼痛再次划开,并令那不住的冒出的血液流滴到那二人的身上,随而深切的鞠躬,以此作为对即将逝去的那两条生命的哀悼……。

而在一旁跪坐着的那青年,和那倒在方淮脚边的两人见此情景,内心衍生出了无比复杂交织的情感——“愤恨,悲痛与感谢”,而双眼也由一开始的孔洞而有了些许光彩。

那青年打破了沉静而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淮听后,平静的回道:“只是对二人的逝去的些许愧疚,以及对二人的生命的尊敬……”,

而后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既然都是炼金术师,那么想必你们和我一样也因为什么情况和那只猫许了愿望对吧——”

“之前那个令那礼堂倒塌了的那个名叫立夏的炼金术师…,虽然我对他还是有着无比的愤恨——,但确实也有着些许的理解——”

说着,方淮看向那跪坐在地上的青年,看到他的双瞳在听到“立夏”这一名字的时候焕发了更多的神采,而确认了先前的猜想的继续说道——

“想来你们是为他报仇来的吧?”

还是一时间无言,只有他的双瞳令方淮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而后方淮又继续说道:“既然都是因绝望而这才和那猫许下的愿望,那么某方面来说都是一类人——”

“所以有着多少的理解——,也有着些许的敬意,不只是单纯的对生命的敬意——”

这样说着,那青年突然打断了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方淮而继续开口说道:

“确实…,我和他们是为了给立夏报仇而来的……”

“但是在以前,我是‘魏’家的末子,和另一个‘陈’家族的女孩相恋了……,她叫‘陈芳’,而我叫‘魏宇’,我们那之后一同许下了一生的承诺,并一同以各自的梦想而努力着……但可惜的是我们未来并不是自由的,总是受着家族的种种束缚。因此,我和陈芳一同离开了家族,在这个城市定居了下来。”

“可是,一次事故打破了她的梦想,也击碎了我们幸福的生活……后来,我为保护我恋人的梦想,而和那黑猫契约许下了愿望——但是不幸的,偶然间的一次炼金活动被她看到了——,被迫的只能对她说明……”

“她知道了我的事情后,便甘愿受到那猫的诱导,同样的向那猫许下了愿望——,与我一同陷入那面临短命的境况,还说着自此以后要一直永远的在一起。”

方淮听着,震惊于那青年与自己的经历如出一辙以及这同种境况的后续遭遇,而更是理解的注视着那脸上留下股股热泪的青年,专注地听着他继续说道——

“可是逐渐的,我们二人——却面临了各种不幸的境况而被迫分开了。就在半个月前,我得知了她已经在我之前还不等期限的来到便离世了的消息——”

说着,魏宇哭的更切了,而抽泣的说道:

“那时我陷入了对人世的嫉恨与绝望,并一度遭受了无数的谩骂与唾弃。终于在那个时候是‘张洁’和‘魏凯’以及‘立夏’接受了我”

魏宇一一看向那精瘦的男人和中年男人——

“而后,我们一同加入了‘咒怨’,想着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后来,就是如你所知的事情了……,立夏因为再也忍受不住了嫉恨而不顾组织和我们的劝阻,结果被杀害了,我们在那天早上看到了你抱着的那女人从坍塌的礼堂走出,而确认了就是你杀害的立夏”,魏宇狠狠的说道。

“随后,我们复仇心切,便主动断开了和组织的联系来为立夏报仇”

方淮又听着魏宇的语气转向平静,并笑了笑继续说道:“不过没想到我们来报仇,却意的得到了久违的尊重——,对于我们来说这已经是难以奢求到的事情了……,真是有够造化弄人的啊——”

方淮听着魏宇说罢,而一时间重又陷入了安静。

那倒在地上的二人也因这青年的这般哭诉,而不禁为那恍如隔日的光景从流下了股股热泪——顺着脸颊而流淌在冰冷的柏油路上。

这时,方淮震惊的又听那青年开口说道:“你也把我炼化了吧…,也不是绝望的求死…,只是希望我能够随着那两人一同离去。”

方淮却没见到那倒在地上的张洁和魏凯两人听此后满脸的震惊,与急切的对魏宇的驳斥。

方淮注视着魏宇而考量着,随即便决定尊重他的意志——

便以庄重严肃的神情,右手再次沾染上那左臂仍旧流淌着的血流,以复杂而沉静的心情在地上绘制好一幅炼金符阵——

并在将之印在那青年的胸口上后,又沾上自己的唾液在合适的位置上,并分别以“灰尘”,“按压”以集齐后续炼金所需的“土”,“火”,随而便任其身上出现开裂,并逐渐化为“尘埃”,“气体”,“水蒸气”,和“热量”,随那二人一同飘散在这夜风中。

临近死亡的最后,那青年再次开口说道:“对了——,说起来还有一个事情需要和你说,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你的女朋友意识到你的身份,不要让她接触到那黑猫——”

说罢,那魏宇便随着那先前飘散入这诞生自夜晚的寒风的二人一同彻底消散了……

终于,天空临近了天明——

天边的曙光驱散着夜色与夜风——

方淮望着曙光久久的站在原地……

良久的默哀后,这才重又循着那“迎来了黎明”的狭小巷道,满心怀着“对日后的忧虑”与“对这一事件的复杂的情感”,拖着疲惫的身体与精神,一边心想着:“看样子只能依托与那个陈丽和张瑾他们的‘蛇’组织了——”,而一边扭转着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第三章方淮背着从天边升起的曙光,沿着七扭八拐的小巷墙壁往回走着。

强挺着疲惫的身躯和精神迟钝地思索着日后的打算,不知走了多会,终于到了那径直通向家门口的最有一段巷道。

方淮不禁振奋了些许,抛下无力的思绪而一边自言自语着“好了——,就要到了…,嗯…,回去后要好好休息下——,和陈舒一起——”,一边加快起脚步。

可是家门内外的意外情景却是猛的把他疲惫的精神彻底的激起——

此时房门正大敞开着;地上布着斑驳的血迹,是自己先前时候淌下的血;以及数个杂乱地脚印,而屋内也是一幅毫无人息的样子。方淮不禁快步走到房内,紧的查看陈舒的情况。

转过客厅,看到的是陈舒屋内杂乱蓬起的被子和明显刚刚躺过人的床铺。

方淮的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想着:“完了…,那么早陈舒会去干嘛?!”

“……地上还留着我先前淌下的血迹……,房门也没关上。”

方淮想着,顺势又迅速的向着每一个屋子查看了一番,喊着“陈舒”的名字,却完全没有得到回应。

方淮越发的惊恐,快步走出房门并一边心想着“自己先前的梦到的陈舒再次遭遇车祸的情景”,而一边愈发的担忧慌张的在七扭八拐的小巷中搜寻这陈舒的踪迹,心里不住的祈祷着:

“陈舒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千万别出事情。”

所幸的,方淮在大费力气的找了一段的时间后,终于在小巷一端出口的马路对面看到了正在慌乱张望着的陈舒。

方淮见陈舒无事,这才松下紧绷着的精神而心念着:“还好…,还好……,哈哈…”,而向着陈舒喊到:“陈舒!!!”

陈舒听到方淮的呼唤声,本是因方淮的突然失踪和敞开的门口与地上的血迹而心急的自己不禁为这突然而熟悉的声音大喜起来,猛的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左臂上绽着渗人伤口的方淮,不禁又是心急起来,而向着马路对面的方淮跑去——

“嘭!!”的一声。

方淮眼见着陈舒向自己跑来的半途中被疾驰而过的汽车撞飞出去。

方淮顿时因“此时正如梦中所见到那般的情景”而觉的一阵惊恐与晕眩,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待到强撑回精神——

这才只觉得自己满心的悲痛欲绝,猛的跑向此时正生死未卜的陈舒边并跪下查看着陈舒的情况。

见陈舒听闻到自己的动静而虚弱地睁开眼看向自己,这才稍许宽慰了些,但也更觉得悲痛不已。

随即一边慌乱的掏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而一边左手扶着陈舒的头哭腔的叫喊着:“没事,没事,不会有事的。”

不多时,救护车便驶了过来,方淮随即和着医护人员们担起陈舒进入车内,搭着车从围聚在周围嘈杂的人群中冲出。

医院内,自己和医护人员们将陈舒送到手术室后,便焦躁而无力的坐在手术室外,悲痛地回想着自己和陈舒过去绝望的境况,悲痛地回想着先前自己和陈舒说下的那个梦,悲痛地回想着自己先前为保自己和陈舒安全而不得不的出门和那三人对抗……

“或许应该尽快处理完早上那个事情的…!可是如果直接杀掉那三人也就不会知道那一切的消息了……”

“应该出门前管好门,更谨慎的注意不让血滴到门外的!!”

“至少不会让陈舒早上因为那些景象而担心着我出去找我啊!!!”

方淮泪流满面的不断咒骂着自己,憎恨着自己。

待到手术室中的医生们出来后,方淮这才猛的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祈盼的向医生询问道:“医生!!医生!!问下,陈舒她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听后说道:“放心,生命是没有问题,但是腿部骨折的很严重…,是站不起来了……,做好准备吧——,但是被撞飞三米多远…,能保住性命已经很是万幸了。”

说罢,医生便若有所思而平静的离开了,留下方淮一个人呆立的回想着医生的话语“是站不起来了,做好准备吧”,呆愣在了原地,恐惧的回想着过去自己和陈舒的绝望的日子…。

突然的,医护人员们推出了正躺倒在病床上的陈舒,打破了方淮的思绪。

方淮看着此时正满身器械的陈舒,不禁越发痛心的心想着“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而强忍着将要决堤出的眼泪伴着医护人员们将陈舒推到看护室内。

等到就剩下自己两人后,陈舒这才转头向方淮说道:“怎么了…,没事的,我都在手术结束后问过医生了,都知道了。”

随而稍时的犹豫后又继续无力的问道:“没关系…,之前不是也好了嘛,这次说不定就怎么样也康复了呢,对吧。”

方淮听此心里越发自责地想着“之前的康复都是因为自己和那黑猫签下契约的结果……可是现在自己就剩下六个月的时间了…,怎么还能保证能让陈舒康复啊!!就算靠着那炼金术也不一定能成功啊!!”,而不禁将流着眼泪的脸埋起,逃避着不愿目睹这面前过于悲惨的情景。

陈舒看着方淮的反应,不禁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不忍心地勉强着把手搭在方淮头上又说道:“没事的,一定会好的…”

随而又想起方淮身上的伤又说道:“之前看到你左胳膊上有条伤口,而且家门口还留了一点点的血迹,你没事吧…?我之前也是因为担心这才出去的……”

方淮听着,不禁为陈舒的举动和言语带来的宽慰而抬起了头,却也更甚的自责着,一气之下不禁要把一切就此说出来,随而心中的理智却猛地把他拉了回来而想到:“不…,不能说…,不能说……,这一切的部分原因在我……,但是这炼金术是唯一的方法了,不能让陈舒知道,不然就会和之前那个魏宇的女朋友一样可能面临死亡的情况了…!”

而强压下内心的悲痛和到了嘴边的话语的说道:“没事…,就是之前礼堂那个青年,他的同伴来报仇了……,说是他们看到我最后抱着你从礼堂走出来了。”

而后顿了顿又说道:

“放心吧,没事的,我已经和那三个人解决清楚了……”

而后方淮又稍稍思索着又说道:“而且说的没错,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什么原因让自己腿得以康复呢。”

陈舒听后,这才露出稍许宽慰的随之说道:“嗯…,对…,会没事的……。”

方淮看着,却只能嘴上“嗯”的回复给陈舒。

待到陈舒疲惫的入睡,方淮注视着陈舒的面庞良久,而不禁又想着:“之后的治疗…,可能多半是没用……”

“但是一定要试试。”

“另外还有炼金术的研究也要尽快进行下去……,既然先前时候我和那猫用炼金术契约下恢复了她的双腿,一定程度上也是改变了命运,那一定也可以用炼金术再次做到这一点…,只是研究程度的问题……,只能靠陈丽她们了……”

想到此,方淮又感痛心了起来,随即下定决心的从看护室走出并拿出手机和向陈丽拨通电话说道:

“喂,陈丽吗?我,方淮,说一下我决定加入你们帮助你们进行研究……”

陈丽听着方淮这一连串的话,一时间猝不及防,缓了缓后才问道:“等等,方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先做好准备,别冲动下决定。”

方淮听后,略感焦躁的说道:“没事,不是冲动…,我这里确实有需要炼金术研究的帮助。”

陈丽听此,这才说道:“嗯——,那么好吧…”

顿了顿后陈丽又说道:“可以问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帮上忙。”

方淮听后,犹豫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我女朋友…,名叫陈舒,先前因为车祸残疾了,因为梦想破灭于是陷入了绝望……,我也是因此才和那猫契约下愿望‘让陈舒康复’,但是今天早上又遇到了车祸……说是陈舒的腿又是再也站不起来了……”

说着,方淮的话语有了隐约的哭腔。

陈丽听此,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这样吧——,我们会帮忙支付一部分的医疗费,就当是进入我们组织的答谢了…,也希望能给你现在绝望的心情一些帮助。”

方淮听此,不禁心生起了莫大的“感激”的,万千的谢意汇成一句深重的“万分的感谢——”。

陈丽应下了谢意,便又问道:“那么——,可以说下那个医院在哪吗?”

方淮随即告诉了陈丽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多时,陈丽和张瑾便一一携着一束玫瑰一并来到了医院,方淮见此不禁又是感到无比的惊喜与意外,随而便跟着方淮到了陈舒病房内。

陈舒此时被外界隐约的声音唤醒,睁眼见到陈丽和张瑾这陌生的二人竟一一携着一束玫瑰而一时间有些茫然失措。

随而方淮便向陈舒轻声说道:“没关系,他们是我朋友,因为听到早上的事情所以来慰问下。”

陈舒听此,这才明了的点头,并笑着向那两人示意致谢。

张瑾和陈丽见着这般令人怜惜的少女,心中动容了,随即一并深重地怀着“这名为陈舒的少女能够坚强的以其爱情的力量战胜这不幸的命运”的祝愿,将象征着此的花架在陈舒一旁。

方淮和陈舒面对着二人如此深重的祝愿,不禁再次向二人表达了感谢。随后张瑾和陈丽二人这才示意方淮领路去进一步交付先前承诺的治疗费用,并和方淮互相沟通说明了他们组织所在地后,便一并上车离开了医院。

方淮送完二人后回到病房来,看着陈舒此时和自己一样因那慰问而越加振奋了起,更是觉得喜上加喜,虽然明了着自己和陈舒心中还有着那些许的痛心,但是也明了着那痛心的根源此时已化成了自己和陈舒二人心中更切的动力。

直到晚上,陈舒熟睡了。

方淮突然见那黑猫从窗户外跃到病房内的窗台上,随即紧的站到那窗台前遮掩着它的身影而冰冷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那黑猫咯咯的轻声笑了笑而说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你可是只有六个月啊,难道妄想在这六个月里就找到解决方法?”

方淮听着心里也不禁直打鼓,但是回想到自己和陈舒二人先前所得到的祝愿以及陈舒予以自己的倚赖,便越发的坚定了下来而压低声音地说道:“我们肯定能找到方法的,如果您只是来说这个的那请你立即他妈给我走。”

那黑猫听后,又咯咯地笑了笑后说道:“哼哼嗯…,那就不妨看看你能怎么样。”便瞟也不瞟的一跃而下了那病房。

方淮见着那黑猫的离去后,心头的悲愤与不安又一次的被激起。

一边右手捂着脸而阴沉的看着此时一片黑暗的病房,潜意识的不愿不愿面对这悲惨的现实;而心中却又一边的下着更加炽烈坚定的决心——

思索着明日的要去陈丽他们的研究所的行动,以及瞒过陈舒的话语。

考虑完备后,这才伴着寒凉的月光趴在陈舒的病床边,为第二天的行动积攒足够的经历。 第四章9.5日

这天早上,方淮很早的就醒了过来,看着此时还正在病床上熟睡着的陈舒,一时间又是百感交集。

随而想着今天的要务——“加入陈丽和张瑾二人的队伍”,随即便从一旁拿起手机查看时间,又转头透过窗户望起此时仍旧是夜色的天空,顺着飘荡的思绪规划起何时去和陈丽二人见面等事情:

“陈舒还在熟睡…,今天要去和陈舒他们见面……,不知道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何种研究上的帮助呢。”

“现在已经9月5号了……,从一开始8月20号契约到现在也已经有了半个月时间了……”

“我还有五个半月的时间……”

“总之…,必须要尽快的从炼金术里找到突破口……,最坏的情况和最好的情况还不确定…,只能期望能从陈丽那里得到尽可能多的帮助——”

“如果能够让我和陈舒一同生存下去最好;如果能永找到远的避免再有这各种意外的事情的方法那是最最好的……;可是如果没有找到方法我就已经死去了…,那是最最糟糕的。”

“算了,想这些也没用,未来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怎样,与其把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倒不如专注于今天的事情上…。”

“总之先去买些早饭吧——”

这样想着,方淮随即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随而又停在门口前回头望着此时还在熟睡的陈舒,想着:“应该不会再出意外吧——”

“可是只能确定医院不会再有咒怨组织的人在,万一还有其他的什么情况呢——?”

方淮便决定下还是先等医院有了人气在去买早餐也不迟,而回到了凳子上,又时而在病房内踱步的看着陈舒。

五点多,陈舒便醒了,昏昏沉沉的看向一旁正坐在凳子上观望着自己的方淮,微微笑了笑,便重新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注视着病房内的天花板,

回想着自己先前车祸时晕眩的感受,回想着之前自己对车祸的恐惧的那一次战胜,回想着自己先前如神迹般康复的心灵与双腿,只觉得自己此时的境况好似迷雾般没有实感,又时而因心底些许的恐惧而觉得如此的真实切身…,“大概是自己睡了几觉太安逸了于是才会让感官上越发迟钝吧——,所幸之前有了康复的经历,以及靠着方淮的引导而战胜了些车祸的恐惧,才不至于现在满心的恐惧吧……呵呵,之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但是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这样想着,陈舒又逃避的闭上眼睛不再想这些事情,迟钝地静待着时间的流逝。

等到七点多,终于医院里有了些人气,方淮这才坐起身来,对着此时闭着眼的陈舒说道:“好了,我去买份早餐……,然后就有事要出去了…,你就放心养病吧,我去找些办法看看去挣些治疗的费用来……”

方淮顿了顿随而脸上挂起笑容来轻快地继续说道:“没关系,之前都有过一次痊愈的经历了,那就是说总会有办法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总会有办法的……”

方淮说着,心里不禁越发的悲痛,也越发的坚定,并继续说道:“而且……,虽然说是这次站不起来了,但是上次也是这样说的,不也是站起来了嘛,所以说,说不定这个医院的治疗也能成功治好你的腿呢。 ”

陈舒听着,这才再次露出了宽慰而幸福的笑容并“嗯”的回应下方淮的话语,便略有不舍的目视着方淮走出了病房门,这才幸福温暖却稍稍一点寂寞的闭起了眼,待着方淮的回来。

方淮不多时回来后,在给陈舒喂食并考虑到陈舒的心里情况而“亲吻的嘱咐陈舒安心养病”后,便走出了医院,注意着车流情况的向着陈丽和张瑾所说的组织所在地走去。

约莫早上八点半,方淮便到了一栋壮丽的别墅前,他走到门前按响了门铃,表明是自己后,陈丽和张瑾便出门热切地迎接入方淮,并由陈丽一边领着路走入别墅而一边和方淮说着: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来,咱们这边进屋。”

进屋后,方淮又是随着陈丽左拐右拐经过数个宽阔的室内而到达了一间卧室,并随而见陈丽按开墙上的机关后,转过头来向着被夹在中间的自己说道:“咱们这里走。”

“因为我们要对抗敌对的炼金术师组织,再加上要确保隐匿好我们组织的踪迹,所以这才把基地设在机关后的底下”,又一边的领着方淮沿着螺旋向下的阶梯走去。

到了地下后,映入眼中的是一间间宽阔敞亮的实验室和各种的屋间,以及此时正繁忙着的各个穿着不同的人员们。

陈丽这又继续说道:“好了,这里就是组织的驻扎地了。”

“别看这里在底下,其实也是很坚固的,至少地震什么的都是不用担心会垮掉”,一边继续领着方淮做着说明,一边又向着周围指点以及向路过的同事们问好着,向着中心地带走去。

路途上方淮也不断的在心中感叹着这闻所未闻的科幻场面以及陈丽和张瑾二人的富有。

“好了,到了”陈丽说道,并随而打开了门,映入眼中的是一个要比这地下其他屋子宽阔的多的一间屋子,其中遍布了各种的监控屏幕和通讯等设备,随而陈丽又接着说道:“这里就是这整个基地的核心了,我也说过吧,我是副领导,张瑾是主领导”,说着陈丽看向微笑着应答下对此保证的张瑾而继续说道:

“每一个进入组织的人员都会进来这里,当然也不是就乱带着四处溜达的了,这个”说着便从一旁把一份配着一个简洁的符阵的协议滑到了桌上,并继续说道“就是进入组织前的一份合同,既然先前就决定了,那我们就直接带你进来把合同拿出来啦,只要划开点血描着这个符阵的笔迹画下来,那就完成了。”

顿了顿,张瑾又接下话语补充说道:“总之希望可以理解,我们这里毕竟是一个对抗的组织,考虑到其中人员叛变的问题,所以需要合同上的符阵进行约束,不过放心,这只是一个大幅度减弱你的炼金术效力的符阵,顶多就是反叛后炼金术近乎失效并且生命力变弱的这种程度而已。”

“而且放心,生命力变弱不是那种黑猫的言语欺诈的说法,是真的只是精神十分容易疲惫而已。”

方淮若有所思的听着,点着头表示理解,并随而问道:“可是……容我问个或许有些过分的问题,我们如何确认你们不会因为什么出卖我们呢?”

张瑾听后,又“开朗”的笑了笑回复道:“这点放心,这个炼金术是我们根据我们组织统一的意志,也就是‘通过从炼金术中找寻到抗击那只黑猫并解决炼金术师们短命的方法’的意志画下的,也就是说这个炼金符阵对我们自己同样有着约束力,所以不用担心我们叛变组织这种事情,也不用担心我们甚至其他组织的炼金术师用其它符阵,因为签下后先前的符阵可以说是被一定程度的顶替了,虽然也还能用,但是效力会衰弱而远远比不上这有组织的符阵,并且也不用担心去研究出新的符阵,毕竟符阵要想改善创新是需要长期的精力和心血,可是符阵作为炼金术师,符阵又是立命之本,所以说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方淮听后,点着头接受了下来其中的限制并暗自的在脑中记下这些。

陈丽见方淮没有异议后,便从一旁递过来美工刀,并说道:“好了,只要划开手指然后用血描下纸上的符阵就算是成功进入组织了。”

方淮听着,将美工刀接入手中,并稍作调整下了决心后,将手指猛的划开,压着溢出的血液沿着纸上的符阵笔迹绘制下来。

待到完成后,符阵并闪着暗红色光芒的呈现在了纸上,并转而凝固在了纸上。

随后,陈丽笑着将符阵收回来,并放入一个文件袋妥善保管好后,便伸出手说道:“那么好,恭喜加入‘蛇’这个大家庭,希望我们相处愉快。”

方淮听此,也笑了笑伸出手和陈丽握着。

随而张瑾又稍有严肃的微笑着说道:“对了……,已经加入组织的话,那么有一些日后工作的方向就是我们必须要说大体说明下了。”

方淮听此,稍有惊讶的回头看着张瑾。

张瑾说道:“我们组织是‘蛇’组织,相对的还有两个已知的组织,分别是一个‘嫉恨人世和一切愿望的咒怨’以及一个‘疯狂到如今已经无法沟通的万幻’。”

“前者你已经有过接触了,就和之前的‘立夏’那个炼金术师的动机基本相同。”

方淮听着,心里复杂的想起了先前的立夏和那要为立夏报仇的三人,而继续听着张瑾的说明——

“另外那个万幻,他们虽然和我们一样致力于炼金术的研究并且希望抗击胜利那黑猫,但是似乎因为炼金术的人体研究的过度,以至于疯狂的沉浸其中到各种反人类的实验层出不穷,甚至已经有不少他们自己组织的人为此丧命的程度了…虽然说都是短命,但是性命也不是这样浪费的……我们之前也曾试图沟通过,但是似乎他们已经过于疯狂以至于无法顺利进行完整的交流了……,所以我们也只能选择将这一敌对组织一同消灭了……。”

张瑾顿了顿,更严肃的语气继续说道:“另外——,咒怨和万幻这两个组织的头目我们也已经查明了,分别是叫‘陈厌’和‘魏羡’。”

随而神态又稍有缓和的接着说道:“……总之,不论是陈厌领导的咒怨,还是魏羡领导的万幻…,这两个组织的不但是在我们的研究道路上给我们的一个警示,同时也是我们要想尽快进入‘顺畅进行炼金术实验’而必须铲除的阻碍。”

随而陈丽又继续补充的说道:“另外,关于那个黑猫的事情,我们虽然还是所知不多,但是经过多次和其他炼金术师们的交往而确认了两点——‘那个黑猫源自古埃及’以及‘那黑猫的话语绝对不是完全可信的’。”

方淮听着这些远超出他预计的事态而不禁感到震惊。

随而陈丽又紧的问道:“对了…,你契约后到现在还有多少时间?”

方淮听着,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强压下心里那稍许的不安而说道:“我是8.20日契约下的,那时候那只黑猫说是我还有6个月时间……,现在还剩下五个半月。”

陈丽和张瑾听着,又回想到方淮所说的那个“恋人”的情况,不禁也感叹道:“确实是很紧张了啊——”

随而,张瑾安慰着说道:“没关系,我们会援助你的。”

方淮听后,不禁心生了些许感动的“谢谢”表达了感激。

张瑾接下谢意而笑着继续说道:“没关系,这里的都是处境相似并且怀抱着同一志向的伙伴,一起加油吧。”

方淮听着,心里感觉更加温暖了,点着头“嗯”的接了下来。

随而陈丽说道:“好了,那么今天交代的事情大体就是这些了…,也已经没事了,现在才十点半,你可以在组织里逛逛看熟悉一下,也可以直接回去,我们就再去看看符阵方面的研究成果去了,如果有事情就叫我们。”

方淮听此,稍稍一惊的应答下,便随着陈丽和张瑾二人一同出了办公门,并在二人的注视下环视着周围而游走在基地内,希望可以借此收集到些许帮助于自己炼金术研究的资源。

刺玫花小说预览

刺玫花

刺玫花

刺玫花

刺玫花

刺玫花

刺玫花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刺玫花小说、刺玫花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侦探之王小说、侦探之王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