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在线阅读

2020-10-29 17:01 编辑:浅笑 指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7-03 15:26

字数: 322,869

状态: 已完结 150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简介:天才医生陌小云,在一次地震中离奇穿越。

醒来后,就见到了极品帅哥,只是这帅哥家徒四壁,略穷了些。

不过没关系,银子没有可以赚,谁让她叫陌小云呢!

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纵横整个大陆。

某男一脸邪魅的笑意凑了过去,“娘子,为夫身体不适。”

某女信以为真,给某男把脉,结果却被某男拉住,“娘子不用把脉,你就是为夫的良药。”

“你……耍无赖……”支离破碎的话,被某男封在了口中。

陌小云欲哭无泪,当初她怎么就看走了眼呢?怎么会觉得这极品帅哥是个老实人呢?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预览

第一章萧文天瞧着陌小云的模样,摇头失笑地走到了她的面前,背朝着她蹲了下来,“上来吧。”

陌小云扬唇一笑,趴到了他的背上。

萧文天将陌小云背了起来,一手托着她,一手拎着猎物。

“我会不会很重?”陌小云勾着萧文天的脖子,随口问道。

“不会,很轻。”萧文天背着陌小云丝毫不觉得吃力。

陌小云的笑意更浓了,脸贴在了他的头上,感受着他宽后的背,带来的温暖。

陌小云突然想到了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除了她父亲之外的男人背她。

“你知道吗?你是第二个背我的男人。”

“第一个背你的人是谁?”萧文天最为关心的莫过于此。

“是我爹,只可惜他和我娘,在我十五岁那年出车祸去世了。”陌小云突然感怀了起来,说着自己以前的事情。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说过这些话后,让萧文天更加的心疼她,愈发的想保护好她。

二人说话之际,不知不觉间就到了镇子。

远远的陌小云就看到了咸丰城三个大字。

“到了,放我下来吧。”陌小云一扫刚才的阴郁,满怀喜悦地说道。

萧文天缓缓蹲了下来,将陌小云放了下来。

陌小云正想大步流星的朝着城门走去,就被萧文天牵住了手。

“你干嘛?”陌小云看了看自己被握住了手,而后视线上移落到了萧文天的面颊上。

“镇子里往来的行人不少,牵着你,以免你走丢了。”萧文天解释道。

陌小云嘟了嘟嘴,嘀咕了一句,“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她并没有甩开萧文天的手。

萧文天牵着陌小云的手,进了城镇。刚一进城,陌小云就被热闹非凡的集市吸引住了目光,东瞧瞧,西看看,看到什么东西,都觉得很是稀奇。

“萧文天,你看那个是什么?”陌小云指着一摊贩摊子上所买的东西问道。

萧文天顺着陌小云所指看了过去,淡笑道,“那个是给小孩子的玩意。”

“萧文天,那个又是什么?”陌小云又指着另一处,问道。

一路上从刚一进城陌小云就问东问西的,像极了好奇宝宝一般,萧文天也耐心地给陌小云一一解释着。

“好了,我们就在这,将猎物买掉吧。”萧文天瞧见一处空地,便牵着陌小云走了过去。

萧文天将猎物摆放在了地上,吆喝着叫卖。

陌小云在一旁站着时不时的帮忙吆喝着,“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都是纯野生猎物……”

叫嚷了一会,也不见得有人上前询问,陌小云索性不在吆喝了,在原地不停的踱步着,想暖和暖和身子。

萧文天见陌小云冷,四处看了看,指着街道对面的一家医馆道,“小云,你去那家医馆暖和一会。”

陌小云看了看那医馆的门面,犹豫了一下,“你自己在这行吗?”

“没事,你快去暖和一会吧。”萧文天微笑着说道。

“那好,我暖和一会出来换你。”陌小云说罢,便朝着那家医馆走去,在萧文天的注目下,进了医馆内。

陌小云刚一进医馆,就闻到了一股久违的药材味,忍不住深嗅了嗅,这味道倒是她最喜欢的。

“姑娘,你是看病啊?还是抓药啊?”一药童见陌小云走了进来,便迎了上去。

“我一会再抓药,不过我现在想在这里暖和一会,可以吗?”陌小云礼貌地征求药童的意见。

“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能买得起药的人,你要是想暖和还是到别的地方吧,我们这里可不是济慈堂。”药童打量了一下陌小云的衣着,眼中满是不屑,说着就要将陌小云推出去。

此时的陌小云里面穿着自己的毛衣,外面套着萧文天带有布丁的厚袄衣,面颊因着寒意,而冻的发红。

陌小云一听药童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最反感的就是这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说了一会再抓药。”陌小云瞪着药童。

“赶紧走走走。”药童懒得和陌小云废话,拽着她的手臂,就往门口拉去。

“喂,你这个人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那?”陌小云大声嚷着,医馆的门口也因此驻足了几名百姓,朝着屋里张望着。

“太过分了。”陌小云反手握住了药童的手臂,顺势用力一拧,那药童顿时脱了力,面露痛苦的神情,连连道,“疼疼疼,快放手。”

陌小云冷哼了一声,“看你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

“不敢了,不敢了。”药童服了软。

陌小云便放开了他,她本无意打架,毕竟还想在医馆里待着暖和一会那,但这个药童,实在令她讨厌,不得已出了手。

药童被放开后,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瞪着陌小云,“张大,张二,张三,张四,有人闹事。”

陌小云不解地看着药童,随即就见到四名身形健硕,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四名男子,凶神恶煞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陌小云双目圆瞪,眉梢上扬,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这……她打不过。

“就是她闹事。”药童指着陌小云,那四名男子便朝着陌小云逼近。

陌小云嘿嘿一笑,但却是皮笑肉不笑,“各位大哥,有事好商量,刚才都是误会,误会。”

“啊,有你们这样对待女孩子的吗?”伴随着陌小云的一声尖叫,她就被张大和张三架着手臂,丢出了门口。

陌小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吃了一口雪。

“哎呦,疼死我了。”陌小云吐着口中的雪,又动了动摔得结实的身子。

“姑娘,你没事吧?”一道温润如玉,宛如沐浴三月春风般的声音,忽然传来。

随即她的面前便多出一只楞骨分明的手。

陌小云在见到这手后,猛然抬头,就见一身着锦袍的男子,正浅笑地看着她。

哇!极品帅哥啊!只可惜相比萧文天那个呆子差了那么一点点。

陌小云一个翻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拍了拍衣裳上沾染的雪,笑呵呵地看着那男子说道,“没事没事。”

“姑娘,没事就好。”苏东俊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迈步进了医馆。

陌小云看着苏东俊的背影,低喃了一句,“倒是个热心肠的帅哥。”

陌小云刚说完,就觉得身子顿时被人转了一圈,耳畔传来了萧文天担忧的声音,“小云,你没事吧?刚才发生了什么?”

“没事,就是这家店的药童,狗眼睛看人低,叫打手给我扔出来了。”陌小云一脸不爽地说道,提到那药童,就忍不住想揍他一顿。

“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萧文天上下打量着陌小云,见她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

他刚去给买主送猎物,刚一回来,就见到医馆门口围了那么多人,紧忙走了过来。

“没事,他们还伤不了我,你怎么过来了?猎物那?赶紧回去,别让旁人拿走了。”陌小云说着,就拉着萧文天往之前摆猎物的地方走去。

“猎物已经买了,换了银两。”萧文天将买的碎银子给了陌小云。

陌小云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就朝着医馆内走去。

萧文天拉住了陌小云,“小云,你去做什么?”

“自然是买药,给你泡腿的药。”陌小云说罢,就进了医馆。

药童见陌小云又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萧文天,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见其衣着也并非富裕,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去去去,赶紧出去,不然我叫张大他们将你们轰出去了。”

陌小云猛地一拍柜台,眸含怒气地盯着他。

药童被吓了一跳,“你……你要干什么?” 第二章陌小云抬起了手,柜台上搁置赫然是碎银,“我说了,我一会抓药,就一会抓药。”

药童见到了银子,态度有所转变,“药方拿来。”

“药方我记着那,我说什么,你就给我抓什么。”陌小云暗自冷哼了一声,看我一会怎么折腾你。

“你说吧,都抓什么药。”药童将算盘归元后,问道。

“灵芝一钱……”陌小云说一样药材后,就等着药童抓完药,再说另一种,“桂皮八角……”

“茯苓二钱,艾蒿三钱,竹叶五钱……”陌小云在说了八种药材后,药童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方子,你要是买这些药材,你那点碎银子可不够。”

“你管我什么方子,我让你抓什么就抓什么,到时候给你银子就是了。”陌小云白了他一眼,心里偷笑着,她刚才所说的药材,并不是什么方子,只是胡乱说的。而且这几种药材相隔的都有几步远,药童来回的走着抓药。

萧文天看着柜台上摆放的药材,心里暗笑着,还真是睚眦必报的丫头,不过这相比他出手,只能算是小小的惩治一下了。

“苦参四钱,龟甲八钱……”陌小云载说了十多种药材后,便手一挥,浅笑道,“哎呀,我忘了,这些药材都不是我要的,我要的药材只有三味……”

“你……我看你根本就是来捣乱的,根本就不是来买药材的。”药童一听陌小云的话,被她气的不行。

“你既然不卖,那我们就只好去别人家喽!要是你们掌柜的在,见到你不卖药材,定会炒你鱿鱼。”陌小云说完,朝着药童做了一个鬼脸,拿起了银子,便拉着萧文天离开了。

萧文天看着这般孩子气的陌小云摇头失笑。

“你……”药童又气又茫然,完全没有听懂陌小云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陌小云与萧文天闲逛在街上,陌小云的心情好转了不少,她可是睚眦必报的主,要想欺负她,她必定会加倍讨回来。

“小云,你刚才说的,炒什么鱼的,是什么意思?你是想吃鱼了吗?”萧文天百思不得其解,陌小云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便开口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我家乡的方言。”陌小云随口搪塞着,瞧见一买着珠钗发簪的摊子,便拉着萧文天走了过去,瞧着那光鲜亮丽的发簪,一时看花了眼,她挑了一个发簪拿在手里把玩着,暗暗想着,自己来的莫名其妙,若是哪天突然回去了,把些东西带回去,那可是古董啊!岂不是发达了。

陌小云这样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板,这钗子多少铜钱?”萧文天见陌小云的模样,以为她喜欢,便问着摊贩。

“夫人真有眼光,这钗子是我这里最好的,也不贵就二十个铜钱。”那摊贩双眼放光的看着萧文天与陌小云。

“二十个铜钱,老板你怎么不去抢,不要了。”陌小云一听老板的话,便将钗子放下了,拉着萧文天就离开了。

老板的脸,骤然一变,“嘿,你这个人,没银子就别问……”

萧文天猛然回眸,眸光锐利地看了一眼那老板,那老板不由得抖了一下身子,连忙闭了嘴。

“你可知这城镇里,还有其他的医馆吗?”陌小云也不再看着小摊子,而是四处找着医馆。

“城东还有一家。”萧文天回答道。

“好,我们去就城东的医馆。”

二人直奔城东的医馆而去,快到了医馆门口,就见门口围了众多的百姓。

陌小云挤了进去,就见地上躺着一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男子,旁边还蹲着一名中年男子,在给其把脉,但因为男子不停的抽搐,难以平稳下来把脉。

羊癫疯,陌小云一看那男子的模样,就知道他这是犯了羊癫疯的病。

陌小云蹲在了男子的身旁,一把捏住了他的下颌,瞧见地上搁置药箱,对着中年男子说道,“有没有药布,快给我。”

中年男子诧异的看着陌小云,见她眸色认真的模样,便将药箱里的药布递给她。

陌小云将药布塞到了那男子的口中,又看向了中年男子,说出了医治羊癫疯的药方。

中年男子听到陌小云这也一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面露欣喜,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药方。

“还不快去,愣着快去愣着干什么?”陌小云见中年男子久久没有动,便催促道。

李仲伯应了一声,便进了医馆吩咐药童抓药煎熬。

“有谁帮我将他抬进里面去?”陌小云看向了围观的百姓。

萧文天走了过来,抬起了男子的头,随即就有另一个人上前,合力将那男子抬进了医馆里,搁置到了里屋的软榻上。

李仲伯也跟了进来,朝着陌小云拱了拱手,“姑娘……”

李仲伯正想说什么,话还没有出口,就被陌小云打断了,“有什么话一会再说,救人重要,给我一套银针。”

“好。”李仲伯连忙取来了自己的一套银针。

“萧文天,将上衣脱了。”陌小云摊开了银针,点燃了灯油,一边在火上烤着银针,一边指使着萧文天。

萧文天有所迟疑,毕竟他是不愿让陌小云看到另一个男子的半裸。

“还愣着干什么?救人重要。”陌小云见萧文天迟迟没有动手,语气有些不佳地说道。

萧文天一言不发地将那男子的上衣褪下,并将其的背部露了出来。

“你们死死按住他,在我落针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他动。”陌小云捻了一根银针,准备施针。

萧文天,李仲伯,药童,以及刚才那陌生的男子,合力死死的按住那男子。

陌小云秀眉微皱,摸准了穴位,快狠准的落针。

在施了一套针后,那男子总算是停止抽搐,稳定了下来。

陌小云擦了擦额头密布的薄汗,吐了一口浊气,“他没事了,药煎好了,就给他服下吧。”

李仲伯神情激动地看着陌小云,“姑娘……”

“有什么话问吧。”陌小云刚才就看出他有话要问,只是因为刚才的情况紧急并没有问出口。

“敢问姑娘师承何人?方才如此大胆的用药,姑娘又是如何想到的?”李仲伯一副求贤若渴的模样。

陌小云想了一下,便道,“师承李时珍。”这个朝代应该没有人认识李时珍。

陌小云口中说完后,又在心里暗暗地说着,李时珍前辈,晚辈冒名成了您徒弟,还望您不要怪罪。

李仲伯一脸茫然,并未听过陌小云口中的人,便道,“敢问姑娘……”

李仲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陌小云打断了,“不好意思,冒昧的打断您的话,我是来买药材的,顺手救了人。”

陌小云的言外之意在明显不过了,不想让李仲伯再继续问下去。

李仲伯听陌小云这也一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姑娘想用什么药材,尽管开口,在下分文不取,权当谢谢姑娘救人了。”

陌小云也没有婉拒,而是应了下来,毕竟他们银两有限,方才她还在担心银子会不会够,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

“既然如此,那便谢谢掌柜了。”陌小云学着李仲伯方才的礼,也朝着他拱了拱手。

“好说好说。”李仲伯爽朗一笑。

陌小云瞧着满满好几包的药材,满脸的喜悦。

萧文天瞧着那些药,淡笑不语。

在包好了药后,陌小云又朝着李仲伯道了谢,“多谢掌柜,以后要是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到落月村找我。”陌小云嫣然一笑。

“好说。”李仲伯拱了拱手。

陌小云与萧文天提着药材,便离开了。

正欲迈出门槛,陌小云就料到迎面走来的男子正是之前在妙手回春堂见过的男子。

“是你,好巧。”陌小云笑意迎面地说道。

“姑娘,又见面了,的确很巧。”苏东俊依旧一副温润儒雅的模样。

萧文天看了一下苏东俊,眉梢微扬,眸含疑惑。

“你这是来买药材?”陌小云随口问道。

“并非,而是家父久病不愈,请了不少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我这是特意来再请李大夫前去瞧瞧。”苏东俊说着,面露愁容。

“许多的大夫都束手无策。”陌小云低喃了一句,便道,“你不妨也带我前去看看,或许你父亲的病,我可以医治。”

“姑娘,会医?”苏东俊有所怀疑地看着陌小云,实在难以看出她会医术。

“当然了。”陌小云信心十足地说道,她不仅会医,并且中西医理,她都精通,专治疑难杂症。 第三章李仲伯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苏东俊拱了拱手,“苏公子,这位姑娘,的确会医,刚才还医治了一位棘手的病人。”

“既然如此,那便劳烦姑娘,李大夫了。”苏东俊拱了拱手,颇为客气地说道。

一行四人前往苏府,到了苏府后,陌小云这才得知,原来苏东俊的父亲是咸丰城的县尉。

着实想不到苏东俊是个官二代,进了苏府后,陌小云四处打量了一下,相比他们所住的木屋,简直是别墅和土房的差距。

不过陌小云坚信,她和萧文天迟早也会住上这样的府邸的。

想到萧文天,陌小云看向了自己身侧,从刚才到现在一言不发的萧文天,见他面色似乎有些不好,便道,“萧文天,你怎么了?”

“没事。”萧文天微微摇了摇头。

陌小云握住了萧文天手腕,指尖搭在了他的脉搏上,脉象平稳而有力,并没有生病,不由得瞥了瞥嘴,奇怪的家伙。

萧文天暗自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就没看出来,他不喜她与其他的男子太过熟络吗?

在苏东俊的带领下,几个人径直去了县尉,苏成的卧房。

苏东俊推开了门,一股汤药的味道扑面而来。

“爹,我又请了大夫来。”苏东俊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榻边。

陌小云迈步进了屋子,四处打量了一下,随即看了看榻上躺着的中年男子,依稀听到他因为难受而发出的哼声。

陌小云闻了闻,屋内除了汤药的味道,还有一股醺艾草的味道。

陌小云对于这味道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但萧文天却有些不适的皱起了眉心。

李仲伯走到了榻边,给苏成探了探脉。

陌小云也走了过去,李仲伯掀开苏成腰际的衣衫,露出了伤患处。

陌小云一瞧,唇角微扬,信心满满,还以为是什么疑难杂症那,原来就是蛇盘疮啊。

她也理解为何苏东俊会说,请了很多大夫都对此束手无策。

蛇盘疮顾名思义,像是蛇一般盘在病患的身上,而这蛇盘疮是由起初的一点逐渐扩大,到最终若是蛇盘疮盘成了一周,这人怕是要去见阎王了。

李仲伯看了看,便让开了榻边的位置,看向了陌小云,“姑娘,你来看看?”

陌小云点了点头,上前又仔细看了看,确认无疑,就是蛇盘疮,便将医治蛇盘疮需要的东西告知了苏东俊。

“就这些东西了,去准备吧。”苏东俊应了一声,连忙依照陌小云所说的,前去准备。

“姑娘,看得出这是什么病症?”李仲伯开口问道。

“这个是蛇盘疮……”陌小云毫不吝啬的将此病的病理告知了李仲伯。

李仲伯听后,恍然大悟,对于陌小云愈发的敬佩,“想不到姑娘,年纪轻轻在医术方面,竟造诣如此之深,在下佩服。”

“哪里哪里,李大夫严重了。”陌小云谦虚地说道。

很快,苏东俊便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回来了。

陌小云开始给苏成医治着蛇盘疮,大展身手,令苏东俊刮目相看。

“好了。”陌小云在拔掉最后一根银针后,便站了起来,“这个蛇盘疮需要慢慢医治,还有平日饮食……”

陌小云又叮嘱了一些注意的事宜。

“今日天色已晚,不妨姑娘和公子,就在府里歇下,明日也便于为家父医治。”苏东俊瞧了瞧外面的天色,便提议道。

陌小云一想到要来回走那么远的路,便点头应了下来,“如此便叨扰了。”

“陌姑娘客气了,家父的病,还要仰仗陌姑娘医治了。”苏东俊温和有礼地说道,随即令管家安排了厢房。

和苏东俊寒暄了几句,陌小云和萧文天就在下人的带领下,径直去了厢房。

陌小云觉得有些乏累,进了屋正准备关门,就见萧文天已经迈了一只腿进来。

陌小云挡住了他,“你干嘛?”

“回屋睡觉。”简单扼要的四个字,令陌小云瞪大了眼睛,“喂,平日在家只有一张炕,所以才会同睡,现在可不止这一件房,你去隔壁厢房睡。”

陌小云说着打了个哈欠,“我困了,先睡了。”说罢,陌小云就关上了门。

萧文天看着紧闭的房门,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去了隔壁厢房。

而这一幕恰巧被回廊里的苏东俊看在了眼里,他唇角微扬,墨眸漆黑而深邃。

萧文天察觉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猛然转头,就瞧见了苏东俊远去的身影,眉心微皱,凤眼微眯。

直到看不到苏东俊的身影,萧文天这才迈步进了厢房。

陌小云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和衣而卧。

然而躺在榻上,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睁开了眼睛,望着房梁,低喃着,“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这几日竟然习惯了萧文天在身侧,现在突然只剩自己一人在这屋里,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陌小云轻叹了一声,“萧文天啊!萧文天!我该不会是中了你的毒吧?”

想了想,陌小云似烦闷一般,趴在了榻上,将绣枕压在了头上,不知不觉熟睡了过去。

夜半,睡梦中的陌小云突然醒了过来,披了厚厚的袄子,点了一根蜡烛,拿着烛台就出了屋子。

她站在门口四处看了看,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那?她想问下茅房在哪都没有人可以问,看来只能自己去找了。

晚风习习,月色朦胧。

陌小云手里的烛火被风吹灭了,她不由得抖了抖,裹了裹衣衫,瞧着偌大的府邸,竟无一人的身影,心生一丝惧意。

陌小云想到了萧文天,便前去敲他的门,“萧文天。”

屋内熟睡的萧文天,听到陌小云的声音,双眸猛然睁开,下了榻,披了衣衫,打开了门,“怎么了?”

“我想去茅房,可这府里,没看到有其他人,所以……”陌小云微垂下了头,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想让你陪我去找茅房。”

“走吧。”萧文天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二人兜兜转转的找着茅房,陌小云憋的不行,忍不住嘀咕了几句,“这什么破府邸啊?怎么连个茅房都找不到,还有这堂堂县尉的府邸,竟然连个巡夜的人都没有。”

依稀间,陌小云瞧见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站在假山旁,背朝着他们。

终于见到人了,陌小云跑了过去,拍了那人一下,“兄台,茅房怎么走?”

那人并未理会陌小云,也没有回头。

陌小云觉得有些奇怪,又拍了那人一下,“喂,兄台。”

那人猛然回头,陌小云瞬间瞪大了双眼,失声尖叫,“啊……”

陌小云朝着萧文天跑去,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身上,“鬼啊,快跑。”

那男子嘴角沾染着鲜血,双目猩红,手上也全都是鲜血,在他刚才站着的地方,一名侍从瞪大着双眼,被咬破了喉咙至死。

那男子张牙舞爪的朝着陌小云追了过来。

萧文天目光一凛,一手搂着了陌小云的腰身,一手拿起了拐杖,重重的打在了男子的头上。

男子双眼一番,倒在了地上,萧文天刚才那一下子,可谓是卯足了劲,就差点将人打死了。

“好了,没事了。”陌小云死死的搂着萧文天的脖子,双腿夹紧他的腰腹,死活不下来。

听到萧文天这么说,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晕过去的男子,这才从他的身上滑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还好有你在。”

陌小云刚才的尖叫声,惊动了府里的人,很快,苏东俊就带着人赶了过来,几名侍从手里,各个拿着熊熊燃烧的火把,将整个黑夜映照的宛如白昼一般。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东俊不解地问道。

“他是什么鬼?”陌小云指着地上被打晕过去的男子问道。

苏东俊拿着火把凑近了一些,这才瞧清了那男子的面容,“阿允?”

“快,来人,将阿允送回去。”苏东俊朝着侍从招了招手。

随即就有几名侍从畏惧的上前,想要将阿允抬起来。

陌小云眼尖的瞧见了阿允手臂上的一道疤痕,像极了被犬类的牙齿所咬过的伤。

“等等。”陌小云制止了那几名侍从的动作。

苏东俊歉意的看向了陌小云,“陌姑娘,实在是对不住,让你受惊了。”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人有病,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而且他刚才还杀了人。”陌小云指了指不远处还有余温的尸体。

苏东俊面露难色,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既然陌姑娘,已经看到了,那我也就不瞒着姑娘了。”

苏东俊看向了地上的阿允,说道,“实不相瞒,这位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年少时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发了疯,见人咬人,像极了猛兽一般。而后我就和父亲商讨,将他关在了府邸的后院,只是今日不知怎么得,让他给跑出来了。”

陌小云瞧着阿允的面颊,年纪尚轻,实属惋惜。

“你们就没有请过大夫来看吗?” 第四章苏东俊叹了一口气,“大夫请了,可都束手无策,又因为他的疯病,咬死了人。父亲为了把这件事情压下来,才不得已对外谎称,他已经死了。”

陌小云瞥了瞥嘴,苏允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陌姑娘,可有法子,救一救家弟?”苏东俊眸含希冀的看向了陌小云问道。

陌小云犹豫了一下,正想说什么,肚子又咕噜了一下。

“等我一刻钟,我先去趟茅房,将他安置好,不要再让他咬人。”

在下人的带领下,找到了茅房,陌小云终于舒适的得到了排泄。

陌小云刚从茅房出来,就见到萧文天正等着她。

“怎么了?”

“没事,担心你。”萧文天如实说着。

陌小云心里一暖,面颊没由来的染上了一层薄红,“那个阿允被安置在哪了?”

“他们去了后院。”

“那我们也过去吧。”虽然阿允无意识的咬死过人,但终归不是他的主观意识。陌小云也不忍看阿允继续这样下去,甚至伤害到更多的人。

萧文天点了点头,二人去了后院。

刚一进后院,就听到嚎叫的声音,以及苏东俊劝说的声音,“阿允,你醒醒,你看看我,我是哥哥。”

此时的阿允醒了过来,露出自已染了鲜血的牙,双目猩红泛着幽光,恶狠狠的盯着四周的人。

四周围着他的人,均是手持棍棒的侍从,蓄势待发,准备将其擒住。

陌小云见此无奈的扶额,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将人绑起来吗?

“苏公子。”陌小云唤了苏东俊一声。

苏东俊听到陌小云唤他,便走了过去,“陌姑娘,你看这……”

“去找一个这么粗的,短一些的空心竹筒。”陌小云一边说着,一边比划了一下所需竹筒的粗细。

“这是……”苏东俊不解陌小云需要竹筒做什么。

“别问那么多,想救你弟弟,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听陌小云这也一说,苏东俊也不在问什么,连忙去准备。

陌小云瞧着阿允的症状,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而她之所以让苏东俊去准备竹筒,就是为了给阿允吹射麻醉针。毕竟她曾志愿当过野生动物救援,那些无法近身的老虎狮子,都是先注射了麻醉针,才将其抬到基地诊治的,如今她也只能有这个法子了。

萧文天不着痕迹的挡在陌小云的身前,目光停留在阿允的身上,生怕阿允会做出伤害陌小云的事情。

阿允猩红双眸陡然看向了陌小云,似乎陌小云身上有哪一点吸引了他一般,朝着她扑了过来。

陌小云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萧文天挡住了阿允,但猝不及防被他咬住了手臂。

陌小云见此张大了嘴巴,顾不得自医疗空间会不会泄露的事情,被过身去,便从其中拿出了麻醉针。

那几名侍从也纷纷上来,拉扯住了阿允,奈何阿允死死的咬着,不肯松口。

萧文天紧皱着眉头,面色低沉,另一只手紧握成拳,击着苏允。

陌小云握着麻醉针,冲了上去,大喝一声,“让开。”

那几名侍从相继让开,陌小云手中的麻醉针刺入了阿允的颈间,阿允顿时松了口,晕倒在地。

陌小云将针管收了起来,拉过了萧文天的手臂,瞧看他的伤口。

伤口不浅,险些被咬掉一块肉,一排排牙印,正淌着鲜血。

陌小云怒了,看向了地上的阿允,“将他绑起来。”

陌小云说罢,便拉着萧文天回房,准备给他处理伤口。

几个侍从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听从陌小云的话。

随即就听到陌小云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若是不想死,就按照我说的做。”

那几名侍从纷纷点了点头,将阿允绑了起来。

陌小云拉着萧文天回房之际,就见到苏东俊拿着竹筒回来了,“陌姑娘,这是怎么了?”

“看好你的弟弟,别在让他乱咬人,不然我们立刻走人。”陌小云语气不佳地说道,说罢也不给苏东俊说什么的机会,饶过他回了厢房。

“怎么样,疼吗?”陌小云秀眉不自觉的皱了起来,眸含担忧的看着萧文天问道。

萧文天薄唇微扬,故作无谓地说道,“我无妨,你没事就好。”

陌小云鼻子一酸,没好气地说道,“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真是个大傻瓜,明知危险还要挡在我面前。”

“我怎么会看着你在我面前受伤那?”萧文天看着陌小云的眸中带有着宠溺的意味。

“你呀!”陌小云背过了身子,从医疗空间里拿出了两支狂犬病育苗的药剂,又拿出了消毒的碘酒,以及纱布。

“你忍着一点疼。”陌小云动作轻柔的给萧文天擦拭着手臂的伤。

疼痛袭来,令萧文天咬紧了牙关。陌小云给他包好伤口后,就见到他的额头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陌小云直接用衣袖,给萧文天擦拭了额头的汗,随即将他手臂的衣袖挽了起来,将育苗注射进了他的静脉血管。

萧文天看着针剂,觉得很是新奇,便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

“有些事情,知道了太多对你并无好处,知道吗?”陌小云一脸严肃的模样,凑近萧文天的脸庞说道。

萧文天见陌小云突然靠近,呼吸一滞,点了点头,“好。”

陌小云瞧着萧文天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了,我要去看看苏允那个家伙了,真不想救他,竟然敢把你给咬了。”后话陌小云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但萧文天还是听到了,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着,“我陪你一起去。”

“你还是休息吧,你都伤了。”陌小云想要让萧文天留在屋子里,但萧文天并不想让陌小云一个人过去,他不放心。

“我不放心,若是他再发疯,怎么办?”萧文天一本正色地说道,语气霸道不容让人有所反驳。

陌小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的萧文天,便点了点头,“走吧。”

二人又去了后院,苏东俊以及那几名侍从都守在后院,等着陌小云。

苏东俊见到了陌小云连忙迎了上去,“陌姑娘。”

“苏允在哪?带我去看看。”

苏东俊带着陌小云进了屋,见苏允正躺在锦榻上,被绳子绑住,便走上前去,挽起了他左臂的衣袖,露出了疤痕,果然和她刚才的猜想一样,是被犬类咬伤。

“苏允以前可曾被狗咬过?”陌小云看向了苏东俊问道。

“有过,就是在被狗咬过的一年后,突然发了疯。”

陌小云闻言,了然的点了点头,将治疗狂犬病需要的药材以及药量告知了苏东俊。

“去准备吧,这个药每日膳后服用。”

“好。”苏东俊应了一声,便离开了屋子。

屋内只剩下了陌小云与萧文天,陌小云便拿出了育苗,给苏允注射了进去。

育苗刚一注射进去,苏允便猛然醒了过来。

陌小云被他吓了一跳,萧文天见此,立即上前想要拉开陌小云,就见她猛然抽出了针头,刺入了苏允的睡穴,他又安分了下来。

“没事吧?”萧文天关切地问道。

“没事。”陌小云摇了摇头,无奈地看了看苏允,便同萧文天离开了后院。

二人各自回了厢房,可陌小云却没了睡意,独自在厢房里待了一会,便去敲了敲萧文天的房门。

“你睡了吗?”陌小云的话音刚落,萧文天就打开房门。

“我睡不着,想和你说说话。”陌小云进了屋,自顾自的坐在了锦榻上。

萧文天则坐在了一旁,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不知不觉陌小云便趴在锦榻上,熟睡了过去。

萧文天看着陌小云的睡颜,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拉过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而后动作轻柔的躺在了她的身侧,闭眸浅眠。

清晨,陌小云幽幽醒了过来,就见自己又和萧文天睡在了同一个榻上,无奈的扶额,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竟然睡着了。

“你醒了。”萧文天睁开了眼睛,撑着头看着身侧坐起来的陌小云。

陌小云瞧着萧文天的样子,一时看痴了眼。

“小云。”萧文天轻声唤了陌小云一声。

陌小云猛然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看他看痴了,尴尬的轻咳了两声,“我竟然睡着了。”

陌小云正窘迫的时候,就听到隔壁传来了叩门的声音,以及一道女声,“姑娘,早膳准备好了,奴婢来服侍姑娘,起身。”

陌小云下了榻,打开了门,“我在这。”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预览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农门医女:娇妻难种田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深宫庶女诛天下小说、深宫庶女诛天下小说无广告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