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无广告

2020-10-18 11:12 编辑:橘虞初梦 指数: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10 16:41

字数: 450,229

状态: 已完结 15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简介: 她是21世纪的天才医学家,一夕穿越,竟成被弃养在乡下的侯府大小姐,这方还没缓过神来,一道圣旨又将她惊到风中凌乱,竟然将她赐婚给宣王!宣王何人?本是天之骄子,真龙命格,无奈遭人暗算中毒,沦为废物!呵!有胆子将她嫁给一个废物?是看中了她娘留给她的嫁妆还是想看她宁佳冉的笑话?好啊那她不但要嫁,还要风风光光嫁过去,不仅一丝嫁妆不留,还要将侯府的库房洗劫一空!可是,这个废物王爷怎么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人前人后两个样?明明是病弱小白脸怎么一到晚上就成了手段狠辣的主上?那些神出鬼没的暗卫又是怎么一回事?“抱歉,我们貌似不太熟。”某天才医学家抛了个白眼过去,某人邪魅一笑,“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得了?”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预览

第一章因为宁佳雨被挽殇下的巴豆粉折腾的够呛,止了泻也依旧没有力气下床,张氏日日陪着,也就都没精力给宁佳冉使绊子,宁佳冉清闲的度过了两天,每天起床看看医书,品品映棠沏的茶,吃吃挽殇做的小点心,也没有烦人的人来打扰,如果不是宁诚每天去看看宁佳冉,也没有芍药细碎的念叨,宁佳冉差点就把这里当成锦官城了。

可清闲日子没过两三天,宫里的教习嬷嬷就来了,宁佳冉每日都只能在教习嬷嬷的监视下生活,从吃饭到走路,无一不束缚着宁佳冉。

“唉....我只是想正大光明的去那宣王府玩上一玩怎么这么辛苦啊!我不去了还不行吗?”一日午饭过后,教习嬷嬷暂时退下去了,宁佳冉往软榻上一趟哀嚎道。

“当初芍药姑姑提议逃婚您不还否决了吗?怎么小姐这就受不住啦?”映棠在一旁打趣道。

“啊啊啊...映棠啊,这学礼仪可比配药练功难多了,吃个饭不能大口些吃,穿个衣服还要配一头头饰,走个路迈的步子不能大也不能小,笑还得不露齿,见人还得时时保持微笑,真真是束缚!”宁佳冉一脸痛苦。

而这时挽殇进来了,手里拿了个帖子一样的东西

“小姐,那张氏派人送来丞相府的帖子,邀您参加九月九的重阳诗会。”挽殇一边递上帖子一边说道。

“诗会?”宁佳冉坐起身。

“是,还有一事小姐,萧钰公子到京城来了,今儿早上传的信。”一听到挽殇说萧钰来了京城宁佳冉脸色先是一喜再是皱起了眉头。

“萧钰来了,老头子没跟来?”宁佳冉追问道。

“不清楚,萧钰公子只说他到京城了别的没提。”挽殇面无边请的回道。

“嗯,映棠,你去找一下侯爷,告诉他我明儿想去京城逛逛,让他帮忙备下车。”

“是。”听罢,映棠出了房门去书房寻宁诚去了。

而下午宁佳冉依旧是继续在教养嬷嬷手里被折腾了个死去活来,等到能休息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宁佳冉正坐在院里石凳上等着晚膳呈上来时,突然发现不远处回廊的转角那儿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趴在墙边上偷偷向自己这边看来,宁佳冉笑着冲那个身影招了招手,那小小的人儿怯怯的走了出来。

那孩子走出来后,宁佳冉才发现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娃,粉粉嫩嫩的扎了两个小丸子,脸圆圆的,而在那小女孩身后还跟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的女孩儿。

两个孩子几乎没什么分别,如果不是一个女孩儿左眼眼角有颗泪痣,另一个女孩儿则是在右眼眼角有颗泪痣,宁佳冉差一点以为她们分身了。

“你是大姐姐吗?”两个孩子走到宁佳冉跟前那站的稍靠前的女孩怯生生的问道,另一个孩子拉着站在前面那个孩子的手有些害怕的躲在身后。

“嗯,我是,你们是谁啊。”宁佳冉虽然已经猜到她们是谁但是却还是想让她们亲口告诉自己,因为这两个孩子实在太可爱了。

“我叫宁雅,她叫宁合。”那站在前面一些左眼眼角有颗泪痣的孩子睁着大眼睛表情严肃的回答道。

“嗯嗯,我叫宁佳冉。”宁佳冉笑着道,正准备伸手去摸摸她们的头时,宁合却是惊恐的缩了一下,而宁雅也是绷紧了神经,当她们发现宁佳冉只是摸摸她们头时也就稍稍放松了一些。

宁佳冉也早就感受到她们紧张的情绪,给映棠使了个眼色,映棠迅速搬来两张凳子。

“来,别站着,姐姐马上要吃饭了,可要一起吃?”宁佳冉温和的对两个孩子说道。

“不了,我们就是想来看看大姐姐,姨娘还在院里等我们。”宁雅看到端晚膳的婢女已经走了过来,连忙拒绝。

“若是怕你们姨娘着急,姐姐可以派人去给你们姨娘说一声的。”宁佳冉实在是喜欢这对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唔……”宁雅犹豫了,而这时宁佳冉就对映棠说道“映棠,你派人去跟他们姨娘说一声,今儿晚饭就在我这用了。”

映棠听了浅笑着就去了,宁雅一听刚想拒绝就看到映棠已经离开了,无奈,宁雅只能带着宁合一起坐下了,坐下后宁合也依旧是怯生生的低着头不敢有大的动作。

宁佳冉的晚餐一向清淡,这么些天也早已派人跟厨房那边打好了招呼,所以宁雅宁合看到宁佳冉这清淡的连点油水都没有的晚餐都有些吃惊。

“挽傷,给她们俩布菜。”因为那教习嬷嬷这两天的管教,映棠挽傷也是不敢再跟着宁佳冉一同用膳,都是等宁佳冉吃完后她们再去吃,所以哪怕今天教习嬷嬷不在挽傷也没有坐下一起吃。

一顿晚饭宁佳冉虽然无时无刻不保持微笑但却依然发现两个孩子还是比较胆怯,尤其是宁合,全程只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如果不是挽傷和宁雅时不时夹些菜给她估计一顿饭就光吃白米饭了。

“以后你们可以经常来找我玩不用那般束缚的。”晚饭过后宁佳冉温柔的说道。

“姐姐……不会打人吧?”看到温柔的宁佳冉,宁雅犹犹豫豫的问出了这么一句。

“打人?谁打你们了?”宁佳冉惊讶了

“没……没有……就……就是问问。”宁雅有些磕巴了,而宁合却是缩了缩。

“姐姐怎么会打人呢?谁打你们了告诉姐姐,姐姐帮你们教训他。”宁佳冉语气再次柔了三分,心里也是有了谱,这两个孩子平日里定是被人打过,要不怎么会问出这种话还如此的胆怯。

“没……没有人打我们。大姐姐,我们先回去了,姨娘要着急了。”宁雅急急的说道,宁佳冉也看出来她在逃避,也不再逼她。

“映棠,你亲自送她们回去。”

“是!”映棠笑眯眯的回了,然后带着宁雅宁合离开了,在离开前望雪阁时宁合拉着宁雅的手,扭过头看了一眼宁佳冉,看到宁佳冉与自己对视便飞快的扭回了头。

待宁雅宁合离开后,宁佳冉便对挽傷吩咐道:“挽傷,你去查一查是谁那么狠心能对两个孩子下得去手。”

“是!”等到映棠回来后,挽傷便离开去查宁雅宁合的事了。 第二章第二日一早,宁佳冉吃过早饭就让映棠去告诉忠义候备车准备外出,不到一个时辰忠义候身边的宁秋就到望雪阁来了。

“大小姐,马车已备好了,是现在就走还是....”宁秋躬着身子道,宁秋跟在忠义候身边也有许多年了,虽不是侯府的管事,但却十分熟悉侯府的一切,也可以说是忠义候的私人管事及贴身护卫,而这一点宁佳冉早就让人查清楚了。

“你亲自来?侯爷那边呢?”宁佳冉看到宁秋时有些惊讶,因为这么些年忠义候身边无时无刻不跟着宁秋,而今日却亲自派了宁秋过来不得不说重视。

“侯爷说让我今日护大小姐周全,做大小姐的私人护卫。”听到宁秋的话挽殇不屑的看了一眼,瘪了瘪嘴。

“替我谢过侯爷,走吧。”宁佳冉站起身不咸不淡的说道,今日外出宁佳冉留了挽殇在府中打探宁雅宁合的事,带了映棠出去。

在经过前厅时,正正巧巧的碰到了宁佳雨,宁佳冉一身素色青衣,头发也只用一根素色发带轻轻挽着插了一根白玉簪子,脸上不施粉黛,给人以清爽恬静的感觉。

“一副穷酸样,就这模样还出去招摇,真是抹黑忠义侯府。”

宁佳雨因为之前拉肚子拉的实在是厉害过了头,到今日脸色都还是有些苍白,而那脾气这些时日又因为被张氏圈着不让到府外去玩,所以脾气也是越发的大,这一看见宁佳冉能出府,身边还跟着宁秋,宁佳雨火气就上来了,话虽是对着婢女说的但声音却极大。

“呵.....身为侯府的孩子,拉了个肚子就虚弱成这样,不是更加抹黑侯府吗?”宁佳冉看到宁佳雨依旧苍白的脸庞笑笑呛了回去。

“那又如何?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又不会因为我一次生病就消失,宁佳冉你也接到丞相府重阳诗会的邀请贴了吧,这么些年在那穷乡僻壤可有人教你诗词歌赋?到时候连门都进不了可不要说你是我忠义侯府的人!丢脸!”宁佳雨一脸傲慢的奚落着宁佳冉。

宁佳冉脸上划过一抹淡淡的微笑不再理她径直出了门,宁秋在一旁虽然面无表情,可嘴角却不自然的撇了一下。

上了马车的宁佳冉寻了个舒适的姿势便窝着去了,映棠只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宁秋赶着马车当出了忠义侯府的街道时向宁佳冉询问道

“大小姐想去何处?”

“京城哪儿比较繁华能逛上一逛就去哪儿吧。”宁佳冉回忆起穿越前她也是时不时会拉上那时候她的未婚夫一起去逛个商场或者步行街什么的、

如果她的未婚夫不杀她她是不是就不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她在那个世界的尸体是怎样被处理的呢?那个男人杀人的事有没有被发现呢?宁佳冉忍不住想着。

事实上,在宁佳冉穿越过来后一直沉浸在不断学习中医药和武功上面,在锦官城几乎很少去街上逛一逛,偶尔能去看看也是在中秋或者元宵灯会。

“小姐可是要去找萧钰公子?”映棠小声的询问道。

“找他等正午再去,他那儿的厨子想来应是最和我心意口味的。”宁佳冉一样压低了声音,但映棠却听出宁佳冉语气中的喜意。

宁秋赶着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京城最繁华的街市,宁佳冉带着映棠下车后,看到眼前这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景象也是默默吃惊,虽然之前在马车中已听到了车来人往以及各种吆喝的声音,但真的等看到时却也是让人震撼,这繁荣的景象跟现代相比也是不差啊。

宁秋将马车赶到了一个专门停管马车的地方就跟着宁佳冉逛了起来,宁佳冉在这个摊前看一看,在那个店前逛一逛,可看完却都是摇一摇头继续看着别的,映棠就像早已习惯了一样,只是安安静静的跟着时不时好奇好奇,但却苦了后面跟着的宁秋,

“大小姐可是没有什么满意的?”最终宁秋有些受不了了,走上前去询问道。

“你有什么好建议吗?”宁佳冉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就随便逛逛,但是看了这么多东西却没有一件能入眼的。

“前面是皇家拍卖场,如果大小姐没有满意的可以去那里看看。”宁佳冉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一栋恢弘大气尽显皇家风范的建筑,点了点头,皇家拍卖场宁佳冉虽然没去过却也是知道,南楚每一个大一些的城镇都会都有皇家拍卖场,锦官城也不例外。 第三章“欢迎光顾,几位客官是要卖什么东西还是拍些什么。”宁佳冉在宁秋带领下一进入拍卖场一名年轻的管事就迎了过来,宁秋没有说话,从怀里摸出一块牌子递了过去,那年轻的管事看了一眼立刻恭恭敬敬的把牌子还给宁秋作出请的姿势说道:

“几位这边请。”随后在那年轻管事的带领下宁佳冉三人进了一间包厢,那管事送上一些水果就退下去了。

包厢不大却十分凉爽也不觉得闷,包厢中间是一张小型的八仙桌,五把椅子环绕桌子,正前方是一方软榻,软榻前是木质的镂空阳台,两边垂了白色的轻纱帐,阳台下方是一个环形的会场,阳台周边是半圈一样的包厢,而在会场前方正是拍卖台。

“很好的地方。”宁佳冉忍不住夸赞道。

“侯爷是一品军侯,陛下特赏的拍卖场优待,自是不错。”宁秋解释道,而在今日出来时宁诚将令牌给宁秋时宁秋还有些觉得没必要,他认为这位大小姐是不会对拍卖会感兴趣的,但事实却是中了宁诚的猜想。

“嗯,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宁佳冉在软塌上坐下淡淡的问道。

“应该是快了,否则那位管事是不会带我们来包厢的。”宁秋如实回答,而在一刻钟后在一片昏暗的会场中拍卖台开始被照亮,显然拍卖会开始了。

一位老朽慢悠悠的走上台,在拍卖台正中央站定,随后醇厚的声音回响在整个会场:

“各位来宾,拍卖会马上开始,规矩我不多说价高者得。”老者顿了一下看着第一件物品送了上来继续道:“那么第一件拍品,冰蚕丝,放眼南楚北蒙也只有这一小匹,我拍卖场偶然所得,起价五千两,最少加价一千两。”

“六千两。”

“七千两。”....

宁佳冉看着第一件拍品一点也不感兴趣,往软榻中靠了靠,而之后的几件拍品也都甚是无趣,不过都是些女儿家的首饰,宁佳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映棠在一旁适时递上一杯茶,宁秋在一旁有些好奇,那些女儿家的首饰可是引得会场上一众女子不断出价竞拍,然而眼前这位大小姐却是丝毫兴趣没有,反而还有些不高兴。

“第七件拍品,百年乌须人参,功效老朽就不说了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有所耳闻,起拍价三万两,最少加价五千两。”那老朽话音未落,宁秋就发现宁佳冉慢慢从软榻中坐起,眼中有着些许喜悦。

“三万五千两。”

“四万两。”

“五万两。”

“七万两”

“十万两”

“十一万两。”听着竞拍的价格不断上涨,宁佳冉却是一点也不急,只是静静的看着。

“十五万两。”

“二十万两”

“二十二万两。”

“二十五万两。”

当价格攀到二十五万两后便无人在继续竞价,因为大家都清楚百年乌须人参虽然珍贵但是并不是最珍贵的,后面还有更珍贵的拍品等着要钱所以不能浪费。

“二十五万两,可还有更高的价格?”老朽在拍卖台上询问着,就在那出价二十五万两的人正信心满满的认为乌须人参必入他囊中时,宁佳冉出声了:

“三十万两。”清冷的声音回响在整个会场,不光惊到了会场中的人也惊到了宁秋。

“三十二万两。”昏暗之中那人咬着牙喊道。

“四十万两。”宁佳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那人没有再继续跟价,因为在他看来四十万两买一根百年乌须人参就有些不值了。

“四十万两,可还有更高的价格。”会场中只余下老者的声音:“恭喜,百年乌须人参由贵宾三号拍走。接下来第九件拍品,前朝风流丞相所画的八美人图,起拍价五千两,最少加价一千两。”宁佳冉一看又是没什么用的玩意儿,重新缩回了软榻中。

“那个....大小姐,今儿出来属下就带了二十万两,这...容属下回府去取一趟。”宁秋此时有些尴尬。

一早出来前忠义候认为宁佳冉也就是在京城逛一逛买些女儿家的玩意儿,最多也就吃个饭买个点心之类的,所以就给了宁秋带了二十万两,但不论是忠义候还是宁秋,都没有想到宁佳冉会拍卖这么贵的东西,瞬间二十万两就不够看了,宁秋原本也只是给宁佳冉提议,他跟宁诚都认为宁佳冉到了拍卖场手里没钱也不会去拍什么东西,顶多也就是看一看。

“不用了,在这继续看着吧。”宁佳冉淡淡的说道,宁秋看了一眼宁佳冉气定神闲的样子,就连她旁边的婢女脸上都是带着浅浅的微笑一点没有慌张,顿时心中没了底,弄不清楚宁佳冉要做什么,只好敛住心神站在一旁。

之后的几件拍品都是字画,宁佳冉实在有些无趣便只是安静的看着。

“第十三件拍品,武器逍遥扇,出自武器大师李煜则之手,以精铁打制,内置十几种暗器,虽是精铁打造,但入手并不沉,实乃武器中的精品,起拍价十万两,最少加价一万两。”宁佳冉听到这件拍品时,坐起了身紧紧盯着拍卖台上的那把逍遥扇,听着耳边不断高攀的价格,并没有什么表情。

“宁秋,皇家拍卖场不会卖假货吧?”宁佳冉突然出声道。

“自是不会,毕竟是皇家开办的,卖了假货是会被陛下治罪的。”宁秋有些心惊肉跳的回答,他在心里想着这小姑奶奶不会是想拍这东西吧?

“一百万两。”听到价格被抬到一百万两,宁秋更加心惊了,不过看到宁佳冉还是一脸平静,宁秋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告诉自己这位大小姐是不会买这种东西的,可下一秒他就崩溃了。

“一百五十万两。”宁佳冉清冷的声音再次回响在整个会场。

“一百六十万两。”

“二百万两。”听着宁佳冉声音再一次响起,宁秋觉得自己真的要窒息了。

这一次会场上没了声响,人家最多都是十万两十万两的往上加价,只有宁佳冉每次十几万两的往上加。

“二百...一十万....”片刻后一道有些犹豫的声音响起。

“三百万两。”不等那声音说完,宁佳冉再次出了声,这一次会场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三百万两。可还有更高的价格?”会场上还是没有一丝声音:“恭喜,逍遥扇由贵宾三号拍走,第十四件拍品,蓝田玉心,出自.....”宁佳冉重新缩回了软榻中。

“大....大小姐,您是认真的吗?”宁秋俯下身问道。

宁佳冉没有回他,给了他一个浅浅的笑容,直到最后一件拍品都没有宁佳冉再想要的东西了,因此在拍卖台上那老者说出最后一件拍品后宁佳冉便不再看了起身带着映棠和宁秋走出了包厢,一出包厢之前那位年轻的管事就站在门口。

“这位小姐,付账这边请。”说罢便在前面引路,宁秋跟在后面满肚子的疑惑,想知道这位大小姐从哪儿弄这么多钱出来。

之后在那年轻管事的带领下走到了一小厅,四面都有守卫把守,小厅中摆满了今日拍卖的拍品,一位拈着胡须的老者笑眯眯的站在小厅中间。

“这位小姐拍的是百年乌须人参和逍遥扇?”老者笑着询问道。

“是。”

“一共三百四十万两。”老者笑眯眯的拿过两个木盒说道,宁佳冉伸手打开两个木盒看了一眼算是验了货。

映棠走上前从怀中拿出一沓银票,付清了账接过两个木盒就跟这宁佳冉离开了,宁秋跟在后面想起付账时映棠拿出的厚厚的一沓银票,就知道他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那么多的银票至少也有个几千万两了又怎么会稀罕几百万两的东西呢?看来这些年在锦官城这位大小姐是过的相当快活啊。

出了拍卖场,已是正午,宁秋去赶回马车,向宁佳冉询问道:

“大小姐,午饭您是回侯府吃还是在外面吃?”

“去君悦楼。”宁佳冉上了马车道,宁秋先是吃了一惊,但迅速就想到君悦楼是京城最大最有名的酒楼,扬名整个南楚,南楚中有一句话叫“北有君悦,南有望烟”,南楚北方京城的君悦楼和南方苏州的望烟楼齐名,这位大小姐知道也是不奇怪。 第四章宁秋赶着车约莫两刻钟就到了君悦楼,下了马车宁佳冉就看到大约三层楼高的君悦楼,门口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君悦两字。

“你回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宁佳冉对宁秋道,宁秋楞了一下。

“侯爷今日给我的任务就是护卫大小姐,此时先回去了实乃失职,会受侯爷责罚的,望大小姐体谅。”可宁佳冉不再理会他,径直向君悦楼大门走去。

“你回去就同侯爷说是我家小姐让你先回去的,有什么问题我家小姐替你担着。”映棠也不想宁秋为难,跟他说道,说完就小跑了两步追上了宁佳冉。

宁秋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看着宁佳冉和映棠走进了君悦楼,片刻后叹了一口气,跳上马车将马车赶到一阴凉地方看着君悦楼等着宁佳冉出来。

一进君悦楼,一身着蓝白服饰的小二笑嘻嘻的过来问道:

“客官要吃点什么?今儿有特推的秋霜鲤鱼可以尝尝,二位客官是楼下大堂还是二楼包间?”小二一边将宁佳冉往里迎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我要听雨阁。”宁佳冉脸上带着浅笑看着那小二说道,那小二楞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

“您请稍等,我去请掌柜的。”说罢,笑着就跑去寻掌柜的了,片刻后,一年轻的文弱书生样的男子走到宁佳冉面前抱了一拳道:

“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听雨阁被我家主子包下了,如若不嫌弃,我替您安排二楼的清歌间可好?”

“林远掌柜,可还识得我。”那男子话音落下,映棠突然向前迈了一步看着那男子道,那男子看到映棠时脸上划过一抹震惊但迅速掩去,上下打量了一下浅浅笑着的宁佳冉,随后躬了躬身子

“这边请。”之后就带了宁佳冉和映棠上了三楼,林远其实之前是在锦官城当值,后来因为精明能干打理酒楼井井有条就被调到京城来了,在锦官城时他便见过映棠挽殇一两次,知道她们是贴身跟着主子,而这一次映棠跟着的这位难不成就是主子吗?林远心里不住的猜测。

上到三楼后,宁佳冉就发现三楼三层楼其实完全不一。

一楼是大堂,招待的是一些中下层的顾客,二楼是几十个独立的包间,招待的是上层的贵宾,而这三楼只有两个房间,显然并不是向外界开放的,林远带着宁佳冉走到听雨阁门前,替宁佳冉敲了敲门向宁佳冉施了一礼便迅速退下去了。

宁佳冉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林远,不是告诉你有什么事自己处理,本公子很累别来吵我吗?”只见一身着玄色衣服的男子翘着腿躺在躺椅上摇来摇去,双手枕在脑后脸上盖了一本书,说出话的声音充满了磁性

宁佳冉也不说话,径直走到窗边,推开窗,在窗边的圆桌前坐下。

“我连好吃的都没吃到你就赶我走,萧钰,信不信我一气之下给你下药啊?”宁佳冉坐在窗边看着窗外微笑着,但是声音却冷冷的说道

宁佳冉话音刚落,那原本躺着的男子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原本盖住脸的书掉了下来,露出一张惊艳的面孔,一双上挑的丹凤眼十分夺目,而此时这张惊艳的面孔上写满了惊恐。

“那个,阿冉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提前给我个信啊?”男子收起那用来挡阳光的书,起身说道,一旁的映棠捂着嘴偷笑道:

“萧钰,你昨个儿早上给小姐传信,不就是想要小姐今儿来找你吗?怎么反倒质问起主子了?”

“诶,是吗?忘记啦。”萧钰勾起一个妩媚的笑容,冲着宁佳冉抛了个媚眼。

“收起你那风流的性子吧,我可不吃你那一套。”听到宁佳冉的话,萧钰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每次你这么说我都怀疑我的魅力了,我这容貌在江湖上好歹也是挺出名的,哪个女子不倾倒,怎么到了阿冉你这就不行了呢?”

“因为你太无耻了。”这一次萧钰彻底垂下了头。

“哈哈,萧钰,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姐的容貌与你相比可是只好不差,小姐日日从镜中看着自己的脸,又怎会被你的容貌折服呢?”映棠走到宁佳冉身边打趣着。

“真是挫败!诶,挽殇没跟你们一起来吗?”萧钰看了一眼宁佳冉。

“我派她去查点事情了,萧钰我饿了。”宁佳冉收起笑容,看着萧钰的眼睛说道。

“我马上去给你准备吃的。”萧钰知道宁佳冉的性子,她如果说她饿了那就是真的很饿了,饿着的宁佳冉脾气可不怎么好,要是给自己下个什么奇奇怪怪的药....萧钰一想到曾经被宁佳冉下药的场景,一阵胆寒,迅速叫来林远,点了一些宁佳冉喜爱的菜告诉他快些做好送上来就让林远下去了。

很快,林远就将菜送上来了,看到萧钰这个君悦楼明面上的主子对宁佳冉的态度,林远更加确信心中的猜想。

宁佳冉确实是有些饿了,饭菜上齐后就毫不留情的开始吃上了,期间一句话也不说,尽管很饿,但是宁佳冉还是很注意吃相的,映棠时不时说道:“小姐,你慢些吃。”

而萧钰却是安安静静的吃饭,虽然宁佳冉的吃相还是很斯文,但是跟萧钰曾经见识过的一下女子来说是相当野蛮了,但萧钰却觉得这样才是真实的,那些女子一顿饭也吃不了几口,感觉完全就是做作。

很快,桌上的菜被三人扫荡的只剩些残羹剩渣。

“果然还是萧钰你这的厨子和我胃口。”吃饱后的宁佳冉倚着开这窗户的窗沿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

“还能入你的眼就好,你那挑剔的嘴巴,真是....”萧钰一边说着一边叫来下人将桌子收拾了。

“一会儿我要带些点心回去给挽殇。”

“是是。芝美斋的点心,我让人去拿。”萧钰有些无奈的说道。

“映棠。”宁佳冉满脸笑意,映棠听到宁佳冉叫自己也知道是想做什么,从之前带来的一个小包袱中拿出一个木盒放到桌子上,宁佳冉推给萧钰。

“这是什么?给我的礼物?阿冉,你是良心发现了?”萧钰一脸怀疑,把宁佳冉弄的有些无语。

“打开看看。”无奈的冲萧钰说道。

萧钰伸手拿过木盒,当打开木盒的盖子时,萧钰整个人先是惊再是喜。

“这....这是逍遥扇!你从哪儿弄到的?”萧钰惊喜的抬起头问道。

“今儿早上在拍卖场看见的,正好你的武器是扇子,看着也跟你比较配,就拍下来了。”

“哈哈~我早就想要这把扇子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扇子的上端,是一个精巧的可以打开的机关,而这把扇子却在每一个不易察觉的地方都被设置了灵活的机关,按着其中一个机关手一抖,扇子的扇面立刻收起接成了一把短剑

“好扇子!真是好扇子!哈哈!”看着萧钰狂喜的面庞映棠都有些无语了,而宁佳冉早已扭过头浅笑着向窗外,从窗户往外看正好能看到远处那恢弘大气的皇宫。

待萧钰把玩够了逍遥扇才小心翼翼的将扇子收了起来,向着宁佳冉单膝跪下抱拳道:

“多谢主子厚爱!”宁佳冉看着萧钰脸上的认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突然认真起来实在有些好笑。”此话一说出,萧钰臭着脸站起了身,坐会了凳子上,又恢复了之前的放荡不羁,看着萧钰的表情连映棠都忍不住笑了。

“那宣王你是真要嫁吗?”沉默了片刻后萧钰认真的问着宁佳冉。

“皇帝赐婚,怎能不嫁?”

“你要想不嫁谁能逼你?”萧钰依旧一脸严肃。

“你这模样倒是跟芍药姑姑像极了。”宁佳冉嘴角勾着:“我说过了,反正成日呆着也是无聊,有点可以玩玩的我怎么可以放过?再说了等哪一天我若腻了,随时都可以抽身而去,跟着老头子游山玩水,到时候你可别羡慕。”

“罢了,反正这一切都是你的,就连我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有事告诉我一声。”看着萧钰越发的无礼,宁佳冉无奈的笑了笑,一旁的映棠虽然早就知道萧钰的性子,但依旧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也该回去了,之前忠义候府的那个小侍卫可一直没走,真是!”宁佳冉说道,映棠拿起早已备好的芝美斋点心盒子跟着宁佳冉出了听雨阁。

萧钰目送着她们离开,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是越来越看不懂宁佳冉了,曾经还是少年时,宁佳冉就有些少年老成,那时萧钰就对宁佳冉说过有些看不透她,宁佳冉那时只是轻蔑的报以一个微笑,如今长大了,萧钰虽然长了宁佳冉几岁,但却是越发的看不懂她了。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预览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邪王独宠:盛世医妃很倾城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上一篇: 爱倚萧墙小说、爱倚萧墙小说在线阅读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相关推荐